1、

最近几年,唐蓉性情大变,原本活泼爱闹的她越来越喜欢独处。

要不是前一天跟高强吵架,她不可能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

去了以后更觉惆怅:同学相见,分外眼红,互相说着年轻、漂亮、一点没变之类的话;可是,隐约的白发、淡淡的皱纹和沧桑的表情却时时刻刻提醒每个人——岁月不饶人。

毕业二十年,都差不多四十岁了,怎么可能不老呢?

当然有人装嫩——以孙玲玲为首的四大美女花枝招展,在人群中穿梭着,刻意夸张的动作、表情、声音,像刷了绿漆的老黄瓜。

大家很快发现,她们总是围着何飞宇——班级最帅的男同学、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总,也是聚会的赞助人。

中午聚餐,四大美女排着队和何飞宇喝交杯酒,孙玲玲几乎吊着他的脖子……

晚上的舞会更过份:别的女生都等着男生请,四大美女却轮流主动邀请何飞宇。

“为了个有钱的男人,连矜持和自尊都丢了。”想到高强在外面可能也这样,唐蓉心冷至极。

何飞宇拨开莺莺燕燕向她走来,伸出手,“小仙女,请你跳个舞。”

“啊?我不会跳。”唐蓉很意外,很慌乱。

“没关系,我带你,你那么聪明,保证一学就会。”他不由分说拉起她进入舞池。

看着孙玲玲们怪异的目光,唐蓉的心底忽然升起一丝畅快,她不再忸怩。

何飞宇数着节拍带她走步,确实不难。

“何老板,你怎么不和四大美女跳?”跟上节奏的唐蓉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

“不要叫我老板,”他凑近她的脸低语,“什么四大美女,你才是真正的美女……”他的手在她腰上用了点力。

“我知道你为什么能赚大钱了,原来会骗人。”唐蓉发现自己的笑怎么像孙玲玲。

“你和她们不一样,超凡脱俗,永远的仙女。”何飞宇的呼吸冲击她的耳膜。

小仙女是唐蓉高中时的外号,因为她乖巧伶俐又活泼,比四大美女还受同学们欢迎。何飞宇这一说,勾起了她的心酸,无情的岁月早已把仙女变成巫婆了。

一曲终了,何飞宇没有放开她,“等下,再带你跳个慢三。”

“一会慢四、一会慢三,再跳下去成不三不四了……”唐蓉的话逗得何飞宇哈哈大笑,众人一起看他们。

“还是那么淘气可爱,真好。”他搂着她一圈圈旋转,唐蓉的头很晕。

跳完回到座位,孙玲玲立刻凑过来:你们说什么了,那么开心?

“我们说有人不三不四!”看着她一脸懵,唐蓉又开心地笑了。

总有双眼睛在看她,是何飞宇。她和他对视片刻,立刻收回目光——那双眼亮得人心慌。

聚会结束,都忙着告别,唐蓉叫的滴滴快车先到了。十一月的深夜有点冷,她上了车,关上车门升起车窗。

何飞宇跑来时,车已经发动,后视镜中看到他若有所失地站着。

“再见……”唐蓉在心里说。

手机响了一声,她以为是高强,打开手机,又是何飞宇,“到家说一声。”

页面上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他一直在输入,得写多少字?

“你很美好,像个久远的梦……”这几个字,让唐蓉的心又砰砰跳起来。

她没回信,去翻他的朋友圈,都是有关房地产、城市规划之类的转发文章。目光停留在他的头像上,那是荒野中的一座孤城,像她的心。

到了小区门口,唐蓉删除了信息,把铃声改成振动。

因为儿子住校,她的手机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最大音量。

高强躺在沙发上玩游戏,抬头扫了她一眼,“开心不?”他问。

“很好。”这是真话。

她怕他继续问,他却已经低头回到屏幕。

都不再说话。

他们这样已经很多年……

桌上是空的泡面碗,收拾了进厨房——今天是他先说话,唐蓉心里又藏了鬼,得做点什么。

洗好碗去洗澡,出来看高强还是那个姿势,她轻松了,拿着手机进卧室。

有三个“?”,都来自何飞宇。

真有趣,唐蓉回了一个“!”

没有再回信,嗯,他真是善解人意啊。

夜里做梦,一会是高强一会是何飞宇,乱七八糟又心惊肉跳。

2、

第二天,唐蓉早早地醒了。

借着微弱的晨光,她看枕边熟睡的高强,十五年的光阴把这张脸变得那么陌生。

当初他们是自由恋爱,结婚时她是制药厂的小会计,他是中学后勤部小干事。

两人在父母的资助下买的房子,立刻轰轰烈烈地投入新生活。

工作、学习、生活、造人……他们很忙,很恩爱。普通、忙碌的日子因为一束花、一个吻或拥抱、一番甜言蜜语而充满幸福。

结婚第十年,制药厂变成医药公司,唐蓉升为财务主管;高强则成为重点中学的后勤部副主任;儿子八岁,在当地最好的小学上二年级。

结婚纪念日的晚上,疯狂之后,唐蓉躺在高强怀里满足地说:“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咱俩好像没有。”

“怎么没有?我经常痒,但是我的好老婆会帮我挠呀。”高强的手又不安分起来……

“臭流氓,就知道这个。”唐蓉打他。

“你们女人都会装,除了张爱玲。”

高强说的是张爱玲的《色戒》,里面有句话:通向男人心的道路是他的胃,通向女人心的路则是阴道。

她很反感后一句,和他讨论。

“我觉得对,你要是不会做饭,我肯定会失望;我如果性无能,你也不会嫁给我。”高强说。

“你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逻辑混乱。”唐蓉发现跟他说不通。

那时她一直坚信,女人是因为爱一个男人,才愿意跟他上床。

后来才知道错了:没爱的两个人,也可以有性,就像现在的她和高强。

他们的爱是被虚拟的网络抢走的。

有了微信以后,高强就慢慢变了。他忙着加入各种群,然后就是聊天、聚会、抢红包、玩游戏……

难得在家的晚上,他为了抢几分钱抱着手机到半夜,家务以及孩子的学习、练琴,落到唐蓉一个人身上。

他们开始吵架,她说他自私、堕落、不求上进;他说她没情调、像怨妇……

吵架……冷战……和好……吵架……

直到都累了、厌了,家终于安静下来,成了一座孤寂的城。

去年儿子小升初,唐蓉送他去国际学校就读,她怕家庭氛围影响孩子心理健康。

高强同意了,他以为唐蓉轻松点,脾气可能会变好,他有什么活动也方便。

结果,情况不仅没有改观,反而愈演愈烈:唐蓉不放心孩子,越想越怨越看他不顺眼;最后,高强仅有的一点内疚变成了无言的反抗——我行我素。

一座孤寂的城,锁着两颗寂寞的魂。

3、

唐蓉发现日子变慢了。

她以聚会为起点计时,一天、两天、三天……才过去三天,怎么好像很久了?想到有关她和何飞宇,总觉得不真实。

他好像喜欢自己,再想想又觉得不可能。

唐蓉有自知之明,虽然面目清秀、身材匀称,可是永远的素颜和黑白灰的衣饰,在文科班那群妖娆艳丽的女生中,实在太不起眼。

而且,这些年高强不只一次抱怨她没有情调、不会取悦男人,因为她不妖不媚不会撒娇。

何飞宇说她是永远的梦,她的梦又是什么呢?

她本来只有些乱七八糟的梦,这几天她的梦具体了,关于何飞宇。

唐蓉开始时刻关注同学群,群里热闹依旧,四大美女尤其活跃,他却一直没有现身。

一个成功的商人,哪有时间闲扯?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是自己自做多情了,唐蓉决定忘记。

第七天,就在她差不多成功的时候,何飞宇发来两张照片:她的、以及他俩跳舞的合影。

一个人的她有点落寞,跳舞的她很妩媚;何飞宇正俯身看着自己,深情款款。

“谁拍的?哪来的?”她赶紧问。

“你是我拍的,我俩是别人拍的。”

“赶紧删了!”她说。

“舍不得,怕啥?”

“让人看见不太好。”

“怎么不好?是不是看起来我们像……”

“什么?”

“像亲密爱人……”

“你这个……坏人!”发出这几个字,唐蓉后悔了——真肉麻,像调情。

“确认过眼神,我们是一样的人。”

“我哪里跟你一样了?”

“寂寞和渴望……”

唐蓉懵了。

“干嘛呢?”半晌之后,他问。

“没干嘛,正要睡觉。”

“他呢?”

“睡了。”是晚上10:30,高强还没回来,唐蓉不知为什么要撒谎。

对方正在输入……

等好久,提醒没了,也没有信息进来。

她叹了口气,一遍遍看照片和他们的聊天记录,她的心欢喜地怕着。

他说得很对,她寂寞,她渴望……

第二天中午,何飞宇又发信息了:“干嘛呢?”

唐蓉喜欢这三个字和问号。

“准备午睡。”中午她在单位吃饭休息,下午接着上班。

“怎么一问你,总是睡啊、睡的?”

想想还真是,唐蓉笑出了声,“本来就是啊,你干嘛呢?”

“我在想你……”

他在撩她,唐蓉不回话。

“怕了?”他又问。

“嗯。”

“我也怕……”他说。

“以后不要再说这些了,我们都……有家的……中年人……”唐蓉找不到合适的词句表达内心。

“有家的中年人,就没有资格谈情说爱了?”何飞宇好像激动起来,“饿了困了,可以吃饭睡觉,因为身体需要;可是,如果精神有需求,为什么不能让它满足?聪明的仙女请你回答。”

唐蓉无法回答,她也想知道答案。

“你真会狡辩,不跟你说了。”又发了个害羞的表情——欲擒故纵的鼓励。

她是聪明的仙女,一个被冷落太久的女人,很寂寞,很渴望。

4、

何飞宇开始每天中午给她发信息。

“干嘛呢?”

“午睡,你干嘛呢?”

“想你……”

这是他们的开场白,固定的几个字,充满暧昧和诱惑。

这时候,唐蓉是不接话的,何飞宇于是说个生意上的笑话。然后开始回忆20年前的时光:她的辫子呀、衣服呀,哪天上课迟到了,哪次跟人吵架……

“你怎么记得这么多?我都忘了。”她问。

“因为喜欢,所以记得……”

她喜欢看他用省略号,省略的内容她会自己想象着填补。

他们用了两个中午、三个小时完成了回忆、以及回忆的再创造。

他们多么享受这样的过程啊,唐蓉真的变成了元气满满的仙女,俏皮话一句接一句,两人在虚拟中认真地表演。

世界也变了:这个冬天一点也不冷,周围的人很可爱,账本上密密麻麻的数字不再乏味。

高强还是那样,满身酒气回家,抱着手机微笑,唐蓉也不觉得他讨厌了。

他们又用了一个中午说起各自的家庭,从对方的描述中看,过得都不错。

“真好,二十年前怎么能想到今天这样?汽车、楼房、手机、网络……”唐蓉感慨。

“是的,没有想到的都有了,想得到的却……”何飞宇发了个哭脸。

“想得到什么?”她问。

“你……”

终于来了,所有的铺垫就是为了这赤裸裸吧?

虽然唐蓉早已想到,中年人的暧昧不可能有多少耐心,但她仍然觉得遗憾——太早了。

接下来他该约见面了,再以后……

她想义正言辞、声色俱厉地警告他,可是她怕吓跑了他。

“又胡说!”她敲打他。

“你不爱听,那我不说了,上班。”何飞宇当真没了下文。

他好像不高兴了。

果然,接下来的两天,何飞宇音信全无。

暧昧如毒,一旦上瘾,无法戒除。

唐蓉在回忆、期待和失望中忐忑。

5、

下了班,唐蓉在路上缓缓走着,走向那座寂寞的孤城。

今天高强却先回来了,“我明天出差一个星期,去苏南几个城市参观学校食堂和浴室建设。”他进屋整理行李。

晚餐后,高强又拿起手机,躺到沙发上。

客厅是他的,卧室是她的,唐蓉看着电视,心里想着何飞宇和那些删除的信息。

11:30,高强还在玩手机,唐蓉走过去忽然抱住他哭起来。

“怎么了?”这忽如其来的热情的悲伤,吓了他一跳,“是不是想儿子了?再过两个月就放假了,忍忍。”他放下手机,帮她抹泪。

唐蓉开始吻他,撕扯他的衣服……

前所未有的凶猛和饥渴让高强又惊又喜,起身抱起她,走进卧室。

一场完美的床上运动。

两人都瘫软如泥,唐蓉不敢睁眼,她怕灯光通过眼睛照亮心底的秘密。

她的秘密变成眼泪,汹涌而出。

6、

高强的出差,让唐蓉轻松,不管怎样,有他在总是多了几分心虚。

中午12点,唐蓉把手机拿起放下无数遍,她总怀疑是不是手机坏了。

可是,一切都好好的,像死一样,好好的。

“何飞宇不会出事了吧?”这个念头让唐蓉高兴,终于找到了主动的理由。

“我得问问,要是他没事,我也不理他。”

想到这里,她又拿起手机——

“干嘛呢?”她问。

半天没有回音,想撤回,已过了时间。正后悔着,手机振了一下。

“午休,你干嘛呢?”他问。

他还在,他没事!唐蓉看着何飞宇的头像——那座荒芜的孤城,笑得红了眼圈。

“想你……”

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