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盛夏认识何言的时候,那年她高二,而何言已经大三了。

在网上看到一篇何言写的文章后,盛夏忽然有兴致尝试添加何言在个人介绍中留下的微信号,没想到还真加上了。

盛夏一阵窃喜,飞速在微信对话框摁下一长串文字,在准备发送的时候,又快速点着删除键,最终只发过去了一个‘嗨‘字。

嗨。

对方的光速回应,给盛夏来了个措手不及,害盛夏手指僵在手机键盘上方,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哪位啊?

手机震动,屏幕上跳出几个字来。

盛夏一愣,略做思考后,才不慌不忙地回复到,我看到你一篇文章,在个人介绍里看到了你的微信号,就随便一加,没想到还真加上了。

哦。

盛夏看到一个字的回复,忽然又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继续接话了。对方也没有再说什么,第一次聊天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2、

盛夏以为他们的对话也就这么一次了,但没想到在似乎很久后的第二天,她又收到了何言的消息。

昨天真的很抱歉,因为有事,所以没能和你继续聊下去,不过很感谢你能看我的文章。

盛夏以为何言是个极其高冷、话极少的人,也没想到他还会再主动发来消息,所以也不在意何言昨天是不是真的有事,就果断原谅了他。

何言问盛夏对他的文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价,盛夏说很好,然后没做任何点评。

何言问那你加我不是因为我文章啊,盛夏说是因为很喜欢何言个人介绍里的那句话——如果可以,我将远行;如果可以,与我同行。

何言哈哈一笑,说那句话就是随便瞎写的。

盛夏说很喜欢,还问何言笔名为什么叫侧颜如何。何言又笑了,说也是根据自己的名字瞎起的。

何言告诉了盛夏自己的名字,盛夏没犹豫也告诉了何言。

3、

后来何言发表的文章盛夏总是第一个读者,点赞评论,也总是忽然在微信中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学长,你觉得亲情、友情、爱情哪一个更重要?

学长,你会选择爱你的人还是你爱的人?

学长,三十几岁还遇不到爱的人该怎么办啊?

……

学长,你有女朋友么?

之前盛夏问的问题,何言总是很认真的回答,但最终都归给时间,说时间会帮你回答所有的问题。忽然问道女朋友,何言倒是一惊,半晌才回答说没有。

那天很晚盛夏说睡不着,想听听何言有关青春爱情的故事,何言不太想讲。盛夏就哀求着,学长,讲讲呗,我就单纯地想听听你的故事。

何言最终还是没有讲,只是说,有些人注定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几秒后,又补充道但是那个人确是最重要的那个过客。

4、

盛夏问何言打算多少岁结婚,何言说三十吧,等事业稳定,有足够资本再结婚。盛夏说她应该会在二十六七岁结婚,因为她觉得那个时候自己应该是最好的状态。

何言开玩笑说,你不会是掐着我的时间来结婚的吧,然后另一半可能是我。

盛夏说那就看缘分了呗,如果真的有缘那也没办法啊。

何言笑笑。

盛夏说大学想去南方上,想离家远一点,这样才能锻炼自己。

何言回答说,离家远点好,不像他学生时代都在一个地方度过。

何言问盛夏干嘛老是学长学长地叫他,叫得他浑身不舒服。

盛夏说不叫了,不叫了,结果又问,学长你喜欢看什么书……

5、

在与何言聊了大半个高二,进入高三后,何言劝盛夏好好学习,不要老是看小说、玩手机、聊天,不然真的考不上自己想要上的那个大学了。

盛夏听了何言的建议,就真的丢掉了手机,一头扎进知识的海洋里,冲刺高考。

再次联系,是高考的前几天,盛夏说自己准备的很好,准能考到自己的理想大学。何言鼓励,说他也马上就要逃离大学了,还说大学就是牢,有人出去就有人进来。

高考结束,整整一个暑假熬过,盛夏终于要迎来大学生活,何言也已经初入社会,不过还是没有走出那个城市。

九月初,何言接到盛夏的电话,电话那头说,学长,你说我如果志愿填错,来到你的城市上大学,那你会不会来接我啊?

那是盛夏第一次见到何言,除了还是忍不住叫了声学长和一路上几句简单的交流外,剩下的时间,盛夏更多像是一个羞涩的小女生一直盯着窗外出神。而何言则盯着另一边的窗外发呆。

6、

以后的日子里,何言作为盛夏的私人导游,带着盛夏玩遍了整个城市。何言说盛夏就是个幼稚的小孩,盛夏则说何言是个非成熟的大叔。

何言忽然说,盛夏该有自己的大学生活,不该总和他这个已经毕业了的社会人接触,不然会影响学习的,更何况现在何言也有了自己的女朋友。

盛夏沉默,没有说什么。

日后归于平静,何言投入工作和自己的新感情,盛夏努力上课学习,除了偶尔会通过手机聊天,两个人也没怎么再见面了。

大二时候,盛夏告诉何言她谈恋爱了。何言送上祝福,还一个劲地问那个男生怎么样,长得怎样,人品好不好。

盛夏笑笑,说抵挡不住对方甜言蜜语的狂轰乱炸,最终败在了那一场浪漫的告白仪式上。

高二的盛夏在与何言聊天时,说起过学校和父母都禁止学生恋爱,不过那个时候她真的挺想拥有一场单纯青涩的初恋。

只是不知道现在的这份恋爱是否也能如同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且美好。

7、

何言依旧会去不定时发表文章,盛夏也是唯一一个坚持在何言每一篇文章下留言的读者,从高二留到了大三。

那天何言看到文章下的一个留言,学长,我分手了,好难受。

何言第一时间打电话过去,电话里有轻微的哭泣声,何言安慰着盛夏,没事的,等着我。

何言出现在盛夏面前的时候,那天天很晚,盛夏一个人在学校旁的小酒馆尝试喝酒,喝得满脸发红。

何言本来想大骂盛夏,分了就分了,喝酒有个屁用啊,坚强点。但最终变成了坐在盛夏对面陪她一起喝,听了一晚上的哭诉,递了一晚上的纸巾。

因为何言也在不久前和女友分手了。

那晚过后,盛夏变回了以前的样子,还发消息告诉何言,学长,第一次喝酒,好辣啊!

何言记得盛夏以前问过他,喝酒真能解愁,忘掉想要忘记的吗?何言回复说能。

以后盛夏不再提起自己的初恋,何言也从未问起过。何言在心里祝福盛夏在将来能遇到最好的那个人,疼她爱她。

8、

盛夏毕业后,工作签到了南方,说本来大学就要去南方,结果现在只能用工作来弥补当时的愿望。

那天盛夏离开这个城市,何言来送行,就像四年前一样,两个人走在一起,话很少,何言拉着行李箱看着前方,盛夏走在一旁低着头。

盛夏说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来到这个城市,不过总要感谢何言四年的照顾和陪伴。

何言笑笑,将所有东西交到盛夏手里。

离开时盛夏忽然回头,学长,你都二十七了,赶紧找个女朋友吧。

何言抓着后脑勺的头发,一阵傻笑。在真的看不到盛夏身影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真的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有的人或许只是生命中的过客,但那个人确是最最重要的那个过客。

9、

年近三十的何言自上次分手后就再没有谈过恋爱,之后在父母的安排下相亲了好几次,不过都没成功。他忽然想起几年前盛夏问过他的那个问题,如果遇不到真正想娶的人怎么办?

那个时候何言说,会将就,找个差不多合适的过一辈子就好。现在何言才觉得会等,等真正爱的那个人出现。

三十岁生日那天,何言看到新文章下多了条留言,如果可以,我将远行;如果可以,与我同行。

与此同时电话响起,学长,公司把我调到了你的城市,你会不会来接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