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邓光亮刚去大学的时候,报到,缴费,领东西,按部就班的来到了宿舍。宿舍除了他自己,没有其他人,这座宿舍楼听学长说今年刚刚建成,就被光亮他们这一届用上了,真的很幸运。

不得不说,光亮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幕,的确如此。宿舍里的床都带有木屑味道,窗台上的油漆也还格外耀眼。他拿着扫把开始打扫卫生,就在这时,王晓生进来了。

光亮的宿舍是六人宿舍,他的床位是A;正好,王晓生的是B。彼此介绍认识以后,俩人开始配合的默契,把宿舍打扫的干干净净。到了晚上陆陆续续来了其他室友,小强,小全都来了。

后来宿舍评选宿舍长,大伙纷纷投票,其实也都是自己几个人一起合计合计。可这一笔画,大伙都异口同声的让光亮来当。

他在宿舍最为勤快,经常卫生都是他来打扫。几个人笑着闹着,希望以后继续保持,光亮傻笑着不说话。

不曾想后来评选班委,光亮竟然得了一个学习委员。大伙几个对他刮目相看,原来真的是傻人有福气,真的如此啊。

没错,光亮不仅仅在宿舍,在班里也是这样。经常偷偷帮着辅导员跑跑腿,周末大伙都在睡懒觉的时候,他起来去参加义务活动。

这看似傻傻的一举一动,辅导员都记在心里。竞选班委,他也很努力的为自己努力了一把,辅导员早就心里有了答案,只是把一些事实给大伙分享一下。

就这样,光亮成了班委一员,还是宿舍长,整个宿舍里,几个人都在偷偷的策划着一场活动。

为了犒劳这位领导,王晓生偷偷的提议,大伙AA制请光亮吃顿大餐。以后有什么困难也可以巴结巴结他,哈哈,这都是玩笑话。主要一个宿舍有一个优秀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

王晓生把这一切安排的妥当,周五下午下课,他就拉着光亮走着。光亮哥也不知到底什么情况,被他推着到了校门口。

2、

那是他们第一次聚餐,第一次聚餐你想不到他们吃的什么。

由于晓生是东北人,小全是海南人;一个喜欢吃馒头,一个喜欢吃米饭;就这样,两个人杠上了,非要打赌吃面条,看看谁的饭量最好。

没错,他们来到了一家面馆。面馆不远,就在学校对面,走几分钟就能到。光亮不仅仅是宿舍长,在几个室友里面他年龄最大,所以大伙都喊他亮哥。晓生最小,也都直呼他的名字。

亮哥和晓生先到了面馆,不一会儿,宿舍其他人也都来了。他们在外面买了点啤酒,还有花生米,小全拎着一个大袋子,里面都是刚刚买来的卤菜。

就这样,一人一碗面;哦。不对,除了晓生和小全,其他人都是一碗面。啤酒打开了,没有开始喝。大伙都在期待一场不错的比赛。亮哥是裁判。

随着他的一声开始,俩人开始狼吞虎咽吃了起来。第一碗面条吃的有滋有味,不相上下,到了第二碗,小全有点慢了;可晓生不管,喝着第二碗的汤,还在摇着手要第三碗。

晓生第三碗吃完,小全第二碗的汤还没能喝完;一会喝了一小口,一会停下看着大伙。亮哥平日里比较严肃,看到这个场面都已经忍不住笑了。那得有多难受啊,不能继续比了,不然两个都要吃多了。

没等亮哥发话,小全自己认输了。晓生赢了,他高兴,那晚聚餐虽然吃着面条,可大伙彼此之间有很多的话要说,每个人都有很多感人的故事。

那晚,啤酒喝了不少,面条也吃的很饱。亮哥笑着问到底是谁的主意?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指向晓生。那一刻,亮哥端起啤酒罐,敬他一个。

晓生虽说喝得不少,可看到老大哥敬酒,还是猛的站起来端起酒杯。

回到宿舍都已经十点多了,晓生可能吃了面条,又喝了很多啤酒,出酒了。他也许认为他的年龄小,于是坐在宿舍的地板上无拘无束的吐着,嘴里还不忘唠叨着老子以前在家也就这样,室友听了都笑了。

唯独亮哥把他扶起来,又烧了开水,倒在盆里,接了点凉水,他还试了试生怕烫着面前这个傻小子。晓生喝多了,亮哥给他拖鞋和袜子,然后把他的双脚放在盆里,晓生不干,马上把脚拿出来。

就这样几把折腾,才算老实。亮哥赶紧给他洗了又洗,晓生只管口里说着老子怎么怎么样,亮哥笑了,心里默念道:

你小子算幸运了,老子长这么大,没给爹娘洗过脚,倒是先给你洗了。

3、

第二天一早醒来,晓生得知昨晚的窘相之后,赶紧给自己打圆场,慌着跑到食堂给大伙买了早餐,还专门给亮哥买了俩鸡蛋。

亮哥说:“以后还是少喝点,你酒量不好就不要喝那么多嘛,又伤身体。”晓生使劲的点着头,仿佛那一刻,亮哥说什么都是对的。

再后来,元旦到了。大伙距离家不远的都回去了,小全喜欢上网,独自去了网吧。晓生就把亮哥喊上,说是一起去市里的公园溜达溜达。

亮哥心想也没什么事情就跟着出来了,不曾想到了学校门口,一个女孩子站在那儿,朝着他俩微笑。高高的个子,一身牛仔,长长的头发,笑起来漏着酒窝,绝对的美人胚子。

晓生转身和亮哥说:“亮哥,这是我女朋友,李兰月。晓月,这就是我和你常说的亮哥。”

“你好,晓月。”

“你好,亮哥。”

就这样,他们一起去了市里的公园。公园不大, 但竟然差点摸不到方向,问了好几个路人才问到了地方,走了一段弯路,不过还好,没到中午的时候就到了。

他们仨坐在湖畔旁的草坪上,柳条儿虽然没有过去的葱绿,但也飘飘洒洒,格外耀眼。太阳照在湖面,到处都是金子。偶尔一只小船游过,金子仿佛到处挪动着位置。

晓生和亮哥说着他们的爱情故事,他和小月在一起六年了。这六年,吵过,闹过,也爱过,风风雨雨这样路过。

他不想来读大学的,只是她喜欢,然后他就跟着来了。毕业了哪儿都不去,他们准备回老家,找一份工作,到时一起奋斗买一套小房子,有一个小宝宝,就这样一辈子平平淡淡,安安静静的走过。

亮哥祝福着他们,也很希望晓生未来不管如何都要一如既往的爱着晓月。一辈子不长,很多时候都是需要太多的理由来爱,可若真爱,不需要任何理由。

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遇到一个一直陪着自己的人更不容易,爱情不容易,且行且珍惜。

那天亮哥为了以后增加彼此的美好回忆,为他们俩拍了很多的照片,在湖畔,在凉亭,在游乐场,在小桥旁,都有他俩的影子。

就这样,他们俩的爱情,在亮哥手中的一张一张的照片中见证。

那天,亮哥请他们吃了大餐,没喝酒。

4、

慢慢的,在后来的聚餐中,室友们有对象的都带来了,后来几个没有的也谈了带来。唯独亮哥没有,还是一个人,他们都在为他找一个,可不知怎么亮哥不愿意。

就这样,周末,假期,他们带着亮哥一起爬山,一起篝火,偶尔也会去K歌。

毕业了,亮哥拿到了奖学金,还有很多荣誉证书。晓生挂科严重,可能要留级。亮哥找了辅导员说了情况,千万不能让晓生留级啊,那对他打击该有多大啊。

只要可以补考,其他的怎么商量都可以。为了让晓生补考,亮哥前前后后找了辅导员好多次,最后辅导员还是通融了。

晓生看不懂,于是亮哥就借了很多资料辅导,那段时光很枯燥,可也很充实。最终补考顺利通过,一切都已经烟消雾散。

亮哥找了工作,暂时离开了学校。而晓生也开始找,过了两个月,亮哥接到了晓生的电话,说是没工作,不好找。亮哥就又拖朋友给他介绍一份不错的待遇。

不曾想,还没过两个月,晓月闹着要和他分手。平日里懂事的她不会如此的冲动,亮哥打了电话给晓生,才发现他不好好工作被人赶走了,结果整日里在家混吃玩游戏。

也难怪晓月会走,他狠狠的说了晓生一番,可却发现晓月已经离开了。

晓生一时接受不了,找了她求了很久,可她竟没有回头。

亮哥最后知道,她回老家了,晓生说的,他也跟着回去了。

5、

可直到亮哥收到一条短信,他才明白,晓月没回去,她只是骗了晓生,这孩子。

更让他不知所措的是她给他发的一条短信:“那个,亮哥,我们俩可以好吗?”

沉思了良久,他犹豫了。可又在那一刻他清醒了回复:“我们一直都很好啊。”

“我是说,不是平日里的好,恋人那种。”

亮哥故意回避,可怎么还是回避不了。

“这肯定不行,你是晓生的朋友,而晓生是我兄弟。”

“对啊,关键是我现在和他分手了啊,不算欺负人了吧?他有他的幸福,我有我要的爱情。我只是觉得特别爱想你,我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我们已经分手了。”

“要是可以,你们还是在一起吧?晓生不错,你应该珍惜。”

“他是不错,可我爱你。”

“对不起,我肯定让你失望了。”

“为什么?”

“那是我兄弟。”

“可我们已经分开了。只要你是简单的,这世界就是简单的。我们彼此相爱总可以。”

“那也不行。”

“那你要怎样才会同意?”

“不可能,就这样吧,再见。”

6、

那晚亮哥纠结,睡得很晚,他做了一个梦。

晓生哭着闹着找到他,用手指着他说:“亮哥啊,亮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兄弟?”

亮哥说:“我没有答应啊。”

“她怎么会找你呢?”

“你个傻小子,你瞎想什么,大学四年我在你眼里是什么人了。”

晓生不再说话,坐在地上哭个不停。

哭着哭着,亮哥醒来,发现自己也哭了。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有那么一瞬间,亮哥不知怎么,心开始隐隐作痛。

泰戈尔曾说过: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而在亮哥内心深处,最远的距离一边是爱情,一边是兄弟。

是啊,有些爱情,从一开始就不对。倒不是因为不好,也不是因为不真,只是没能遇到合适的时光罢了。

幸好自己没有答应,不然就算在梦里也真的不知如何面对晓生了。

7、

就这样,又过了三年。

有一天早上亮哥收到一条短信,晓月发来的:“后天我就要结婚了,我想你能来。”

亮哥没有回复,也没有通电话。很多人不需要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

他打开支付宝给她转了1000块钱,外加一行字,良久才发了出去:恭喜,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