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奋不顾身,不留后路。

1、

室友在水房打了整整两个小时的电话。

回来的时候,眼睛红的不像话,很是吓人。

寝室一下变得异常安静,因为大家都可能猜到了原因,电话是和他对象打的。

“我们结束了。”

他很小声的说了句,像是说给我们听的,又像是自言自语。

可能我平时就喜欢胡思乱想吧,第一反应是觉得事情应该不是很简单,应为他没有说“我们分手了”,而是说结束了。 这句话,明显包含着很多失望,甚至超过了伤心。

如果仅仅是恋人分手,伤心难过是正常的,但失望,就意味着发生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

室友来自一个比较传统的农村家庭,父母对他谈恋爱结婚的事很是上心,所以给他造成的影响很直接:他想要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

这种想法,客观来说没问题,但搁在现在这个社会,很难实现,人们面临的诱惑困扰太多,根本不会去考虑太长久的事,都喜欢走一步看一步,还想方设法的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可能人们信奉的,就是饭吃七分饱,说话留半分,凡事留一线,后路和余地好像是从我们几千年文化传承的骨血里渗透出来的,我们不得不去这样做。

爱情不行,相信“爱别太满”的人往往都会重蹈覆辙,爱情本身就是一件难求圆满的事。

前人告诉我们凡事留一线,但也告诉我们,爱要奋不顾身,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爱情里,不能时刻想着给自己留后路。

2、

寝室熄灯了,室友借着昏暗的床头灯,半是回忆半是不解的和我们说着事情的原委: “我有时候会不经意的和她提到未来的事情,她也总是回避,每当她说未来又不确定别想太多的时候,我都会心里一凉。”

“我妈问我对象的时候,我把她介绍给我家里人了,父母亲戚都挺满意的,她这时候到没什么不乐意,我还以为事情有转机。”

“我觉得快要毕业了,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聊一聊婚姻的事情也没有什么问题,但她就是不想聊,那种感觉不是对我没有感情,而是有些东西藏着掖着。”

“我不能理解的就是,她都没有告诉她的父母,她有对象这件事。”

“后来我听到她的闺蜜说,她还对我不是很满意。她这么做,只是给自己留个后路罢了。“

于是到这里,我大概听明白了他们的纠葛,不过是一个想要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的人,遇上了一个不想过早的付出全部的人。

一个想要毫无保留,一个想给自己留下余地。

理性告诉我,两个人都没有错,左右是对爱情的看法不同,做法和价值观也不同,所以最后分手用一句“我们不合适”结局,最常见不过了。

但感性和我说,这样不对。

3、

爱情不能留后路。

昨天新世相有一篇文章,标题是这样的《如懿传:为什么像她一样的女人在爱情里总失败》,怎看怎么变扭,因为我不明白,如懿哪里失败? 耐着性子点开看了看,题不对文倒也罢了,就是不知道作者到底是想替如懿鸣不平,还是在告诉女性,婚姻和爱情就是这样的,你争与不争都很无奈。

且不说爱情和婚姻是不是都是如此悲哀,但我们怎样做才是正确的,便像如懿的所作所为,才是一个最好的爱情态度。

新世相认为如懿的痛苦就在与“坚持原则,死不服软,不肯放低标准”,这其实恰恰是一个最美好恋情的前提,可惜我们绝大部分人做不到像如懿那样坚决。

但有一点,我们可以像如懿那样,不给爱情里的自己留后路。

爱就竭尽全力,不爱也果断脱身。

是,我承认如懿的确经历了一段并不如意的感情,我们也都知道她受尽委屈,在岁月搓摩中散尽了和弘历最后的情分。

人们觉得这是如懿的问题,要强倔强甚至固执,固执到有一些天真了,皇家里本来就没有纯粹的爱情,可等到她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青樱红荔”早就衰败在旧日的时光里。 但如懿的执着,和每一个在爱情里挣扎的人何其相似,而像乾隆这个大猪蹄子一般的人也屡见不鲜,这是每个被我们叫做“大猪蹄子”的那部分男性的问题,而如懿们何其无辜。

如懿被打入冷宫,没解释,没给自己准备后路;如懿替太后背锅绝育汤的事,被皇帝打骂,没给自己留后路;如懿断发,更是自己了断所有的后路。

年华老去,我们渐渐都会面对像如懿弘历那样不堪的往事,可回想起来,我们应该不会后悔,当初自己那么疯狂,没有给自己留半分余地。 因为爱情里,只有不留后路,才不算对得起自己,可能会后悔,但绝不会惋惜。 04.我们姑且认为,小说电视剧里讲述的太绝对和极端,那回到现实里来。 室友这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了,睡没睡着我不知道,但我想如果将来,他依然碰到这种问题,他会怎么解决,是妥协还是将就? 怎么想都不公平,一个人全心全意的付出了,为爱情倾其所有,另一方却时刻想着将来“如果不在一起了会怎样”。 这是爱情该有的样子吗?即便考虑到将来,那也应该是“我想象的将来都是有你的”。 可你分明没有,只想着如果分离,自己怎样才能全身而退,怎样才能把这段感情对你的影响降到最低。 这样的感情,又有什么意思呢? 两个人在一起,不能什么都不想,要共同规划未来,共同寻找契合点;但也不能各自胡思乱想,你自己为逃离这片战场寻觅到了一条小路,却没打算带上那个还在为你奋力厮杀的人,这何其残忍?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愿意相信,爱情是可以奋不顾身的了,那种“情深何以死句读”的旷世爱情都只在小说中出现了。

是爱情变了吗?没有。

是我们对爱情的处理方式越来越市侩,越来越理智化了,我们甚至可以把爱情和某些东西等价,爱情连本质都被你换掉了,但最后,我们却要去责怪爱情,怪它不理解你。

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些过分理智的东西,不要再给爱情加一些条款,不要考虑后果,不要给自己留任何余地,制造任何后路。

就你和我,两个人,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意中人。 奋不顾身,不留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