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小哀的爱情,在花未开时早已注定凋零,如此而已。

失去所爱的人确实很可怕,然而最可怕的是未曾与之相遇相知。

——马克·李维《第一夜》

1、

她叫宫野志保,也叫灰原哀,而我们,习惯于称她为小哀。

转眼已经20多年了,初次邂逅她时,还是个跟她一样背着双肩背,剪着齐耳短发的小女孩。那时看不懂她躲在黑暗处的瑟瑟身影,自然也无从知晓她看向柯南时,时而欢欣时而隐忍的眼神。

渐渐的,关于她的一切随着剧情的推动浮出水面。

我们才一点一点地知道,这个外表酷酷的姑娘其实也只是一个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想念父母,想念姐姐的脆弱少女,不比小兰成熟多少。

2、

20年来,新兰一步步从懵懂走向坚定,工藤新一再也不遮遮掩掩,在伦敦街头喊出:“你才是真正棘手的事件啊。掺杂了不该有的感情,就算我是福尔摩斯也没办法推理……把喜欢的女生的心事……正确地读懂这件事啊!”

小兰泪眼婆娑中,如释重负。

多符合命运和等待的契机,在新一最崇拜的人的故乡向自己最心爱的人表白。

可是这样的时候,谁还记得那颗让新一变成柯南的APTX4869?以及那颗药的背后,每次都默默地助他一臂之力,让他以新一之身回到小兰身边的小哀?

3、

还记得“震动警视厅的1200万人质绑架事件”吗?犯人为了替几年前死去的同伴报仇,在东京塔安装了大量炸弹,爆炸的前一刻,会在炸弹屏幕显示关于下一个炸弹爆炸地点的提示。

换言之,如果有人拆除了东京塔里的炸弹,另外一场超大规模的爆炸就无法阻止。

在柯南踏进东京塔的那一刻,他转身回眸,已经开始算计,祈祷另一个炸弹千万不要在小兰考试的帝丹中学。

这一刻,他对小兰的感情从青涩朦胧的初恋变成了最世俗却最美好的挚爱。而渐行渐远的小哀,在面对真真切切的死亡时,也开始明晰心中所爱。

可她难过的,却是根本就无从将自己的担忧说出口。她没有资格光明正大地说“工藤你不能去”,因为她不是小兰,工藤新一甚至不知道她的心意。

就像马克·李维在《第一夜》中说的那样:“失去所爱的人确实很可怕,然而最可怕的是未曾与之相遇相知。”

说到这里,大概在没人的时候称呼柯南为“工藤”,是小哀对于她的爱恋所唯一能坚持的事情了吧。

在这样的时刻,他不是小兰面前挺拔傲娇的“新一”,不是众人面前身材短小的“柯南”,只是她的“工藤”,所有人都见不到的关于工藤新一的独有的一面。

4、

在每一次柯南满怀欣喜地吃下暂时的解药,变回新一跟小兰见面的时候。

在他出现在校园祭,从天而降变成小兰的王子时。

在他带着小兰去到他父母定情的餐厅时。

在他将脸上的泥土抹干净,将小兰纳入怀抱躲避追杀之时。

在每一次柯南和新一的身影重合、声音交叠之时。

新兰之爱破茧而出,而小哀,却隐在黑暗的角落里,目睹着自己心爱之人的爱情,无从言说。

“失去所爱的人确实很可怕,然而最可怕的是未曾与之相遇相知。”

小哀的爱情,在花未开时早已注定凋零,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