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等他好了,我要让他清醒的求一次婚。

这已经是半年来第三次,睡到半夜,她被沉重的轰咚一声的撞门声吵醒。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已经不像第一次那样怀揣着强烈的不安,她小心翼翼的顺着猫眼往下看,躺在地上一大团黑影折射在门廊的墙壁上。

又是他,这个人她认识,住在隔壁。她熟手熟脚的把他拖进了浴室,把他摁住,轻轻在他腹部顶了一拳。

哇的一声,大口的污秽从嘴里和鼻子里同时喷射了出来,升腾出来的酒气立刻弥漫了整个狭小的空间。

1、

第二天早上,飞飞又很尴尬的发现自己睡在了隔壁女孩家的地板上,正对着浴室的门。姿势是很标准的侧躺。衣服只有外套被解开了。法兰绒的毯子舒适的包裹着他,旁边还有一双粉红色的毛绒拖鞋。浴室里传来了细密的流水声,是水大面积打在肌肤上的弹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很顺耳。

一会儿,水声停了。女孩裹着粉色的浴巾出来。飞飞第一次仔细的看她,呆呆的有些晃神。

“你知道吗?”女孩看了飞飞一眼,边认真的擦着齐耳短发上的水珠,边叹了口气。

“你昨晚是第三次向我求婚。”

“哦,这个求婚千万别误会啊,嗯,除了求婚,我没有做什么别的吧。”

“没有,你睡着了。不说这些了,赶紧洗洗,还要上班呢。”女孩听到厨房里煲粥的锅刺耳的叫了一下。赶紧跳过飞飞钻进厨房了。

飞飞艰难的爬了起来,他看见,和第一次一样,在洗手台上放了一套一次性牙具和毛巾。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我可以支付赔偿的费用给你。”飞飞快速刷了牙,洗了把脸,从浴室里走出来,脸上是大写的尴尬。

“快来喝点粥,暖暖胃吧。你已经向我求婚求了三次,我总可以知道你是谁了吧?”女孩给飞飞盛了一碗粥,顺手拉开了身旁的椅子。

飞飞又偷偷的看了一眼她。女孩笑笑的,现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这是他们的相识。飞飞其实早就知道她叫花花。

2、

他们的关系不紧不慢的向前发展着。

互相认识了以后,飞飞总有事没事过来坐坐,有时候带来一本书,边看书边偶尔看一眼正在做家务或是在一本正经看欧巴的花花;遇上过节的时候飞飞会带一瓶百丽甜酒,花花拿出一些花生瓜子话梅,他们会找一部热映的烂片,看着笑,看着哭;花花有时候会叨叨一些工作的烦恼,飞飞总是看着天花板,看着四周的墙壁,貌似努力的听着,可是有几次居然都在沙发上听的睡着了。

慢慢的从一两周偶尔来一次,变得一到两周必然来一次。

花花对飞飞的感觉有些变化了,以前从不期待,也不拒绝,来就来,走就走。现在超过了一周没有看见飞飞过来,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总想到隔壁敲门问问。但是她不敢去,因为飞飞,至今还没有问她要过联系方式。

花花努力的告诉自己,爱情太伤人,我是爱情绝缘体,我不要恋爱不要恋爱不要恋爱。可是心里又难免升腾起一股好奇:他在做什么呢?他会不会喜欢我呢?他是试探我吗?他是不是在等我主动给他联系方式啊?等等等等,他应该是喜欢我的吧?他会不会过来跟我表白呢?

一转念,花花又狠狠的告诫自己:别傻了,他要是喜欢我早就问我要联系方式了,大家不过就是萍水相逢,相互取暖而已。

一会儿,她又觉得不是这样,脑海里沈腾出另一个声音反对道:你真傻,他肯定偷偷喜欢你很久了,要不然怎么会借着醉,大声的叫着花花嫁给我呢,都3次了呢!你勇敢点,问问他呗,又不会少块肉,怕什么?大不了再重新租个房子住。

想到大不了重新租个房子,突然花花想起了这个季度的房租还没有交呢,想着房东肖老师虽然没有见过,但是貌似还挺好沟通的,赶紧支付宝转了房租过去,顺便还给房东浇了浇植物。

3、

对于飞飞来说,这里住着一个女人,给旁边的这座房子赋予了家的意义。虽然,他知道,这个家只是他的梦想。

这座房子,是他读大学的时候经常来的地方。肖欢欢是这个房子当时的主人,她也是个爱笑并且一笑起来就有两个酒窝的女子,她腼腆而知趣,虽然看起来傻乎乎的,总让人忍不住想为她做些什么。她有好几个闺蜜,可是一有好吃好喝好玩的经常也带着他。

肖欢欢一开始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何况还是别人的女朋友,他只是觉得肖欢欢傻傻的。

他说的很多东西肖欢欢都不是很懂,从不懂到懂都要比别人慢个半拍,一度他都怀疑欢欢的智商;他甚至有时候吹嘘个事情想在同学面前逞逞能,最后也只有肖欢欢会当真。

是的,那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厉害,说什么肖欢欢都信。他告诉肖欢欢自己要考研所以转了夜电影给肖欢欢,还手把手的教她,把她当时给高兴的。

其实,他当时迷上了一个夜总会唱歌的姑娘。他每晚像个绅士去献花捧场,那个姑娘教他怎么用男人的眼光来看待世界,并让他真正从男孩成长为一个男人。

飞飞没有想到,一个学期结束,这个傻乎乎的肖欢欢,居然挣了之前他要费心费力一个学年才能挣到的钱!

飞飞更没有想到,那个会唱歌,夜里总是很温柔的姑娘,居然偷偷拿了他一学年的学费,从他的住处,消失了。那张写着“别来找我,我们是对等交换”的字条像一记耳光,抽得他从里到外——生生的疼。

肖欢欢不是个寡恩的人,虽然被男朋友甩了,但她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像他那样到处哭诉。她租了这个房子,静悄悄的住了出来。

在帮肖欢欢粉完最后一面墙的时候,欢欢定定的环视了一圈,感叹了一声:

“终于完成了!有钱真好呀!真想也有这样一个窝啊!”

说完,他们对视了一眼,笑了。因为,那真真切切也成了飞飞的梦想啊!

飞飞看着一脸幸福的欢欢,他当时觉得肖欢欢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懂他的人,他愿意为了欢欢达成她的梦想。

他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这是不是就是爱啊?

4、

在飞飞还沉沦在回忆里的时候,不知不觉他又喝光了一瓶威士忌,他知道自己必须睡了,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就会悔得睡不着了。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起了断片。

可能是那个会唱歌的女孩离开他,他醉酒时不小心按了欢欢的电话,她赶过来照顾了她一晚上。他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因为吐的到处都是,欢欢只能临时买了一次性牙具和毛巾在他旁边。

而欢欢,居然坐在沙发里睡着了,手里还拿着一条清洁用的毛巾;他醒过来,觉得头也不疼了,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很多,一口清水喝下去,从舌根滋生出的甜味,让人回味。

也可能是那次欢欢背他去校医院,医生给他进行静脉注射的全身麻醉,那感觉比断片更纯粹,现在想想如果醒不过来有多好。

在去医院的路上他虽然疼得趴在欢欢背上忍不住哭,可是他的心又好雀跃,他觉得跟欢欢在一起第一次贴那么近,原来是那么安心和踏实。他轻轻的吻着欢欢的耳后的头发,他的眼泪和欢欢的汗水交融在一起。虽然痛,但是值得。

这一刻,他才知道他想给她的是一个家。

5、

花花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敲了敲隔壁的门,还没有敲门呢,就听到了飞飞的哭声。嗯?怎么了?花花又使劲敲了两次门,还是只听见哭声,没有听到脚步声。花花慌了。

想起飞飞无意中提起过,如果有紧急情况,在门垫下面,是他家的备用钥匙。

花花想也没有就取出钥匙,把门打开了,他看见飞飞躺在地上,半醉半醒的哭,嘴里说的不是很真切。

花花想帮忙催吐但是失败了,因为地上太脏,这次花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飞飞扶到床上,飞飞突然一下搂住了花花的脖子,边哭边喊到:“欢欢,我恨你,我恨你,我不是小孩子,我不是!你为什么不嫁给我?一点机会也不给我?一点机会也不给我。你现在让我去哪里再找你?去哪里找你啊!”

花花突然石化,这次她听清了,原来飞飞每次求婚的,不是花花,而是欢欢。

花花踉踉跄跄离开飞飞住处的时候无意间踩到了什么,花花弯腰下去,看到旁边飞飞的手机上赫然亮着两条信息:

——您的朋友花花为您的植物浇水50克,今天您总共可以收取10克能量。

——已收到来自房客花花的房租10000元,已经自动为您转入余额宝进行理财。

花花突然想起来房东肖老师大名就叫肖欢欢,她记得房产中介跟她签租房合同的时候,见过这个名字。

尾声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飞飞零星醉酒后的记忆片段提醒着他,该向隔壁那个女孩说明一切了,也是他该自己去独自面对的真相的时候了。

而真相是:

飞飞爱上了欢欢,欢欢却只当他是个孩子。飞飞知道自己的一厢情愿落空以后,自尊心受不了打击而一气之下去了M国深造。

本来一颗心再无波澜,一直到一年前在同学会上偶然听说欢欢,她过得并不是很好,还被同学目睹被老公家暴。

飞飞的心里放不下欢欢,他以欢欢的名义买下了她当年租住的公寓,并帮她开了电子账户,同时加紧转移自己的事业回国。他想再追求一次欢欢,用一个成熟男人该有的方式,他想给欢欢一个他亲手粉刷好的家。

可是飞飞还没有全准备好,就看到了欢欢因为产前抑郁而怀着孩子从楼上一跃而下的新闻。

“花花,对不起了。”飞飞解释完一切,深深的给花花鞠了一个躬。

“我没有刻意隐瞒你,你是个好姑娘。以后会是一个有福的人的好太太。只是我还没有准备好跨出这一步,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跨出来。”

“走!我带你去看心理医生。”花花这次一刻也没有半点迟疑,坚定的握住飞飞的手。

等他好了,我要让他清醒的求一次婚。花花暗暗的在心里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