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不起,可能是我变坏了,我们分开吧。嗯,就这样吧~

1、

是春天了,没错。

大街上的时尚青年都在忙碌,穿着各种服饰,走在路上,风景这般不错。

此刻的王哥没有心情,因为他刚刚下了车站,心里有事,很急。

他都没来得及喝口水,就招呼了不远处的一辆出租车,师傅一脚油门开了过来。

王哥打开车门,行李扔进了后座上,来了句:“师傅,市医院快。”

师傅一听,又一脚油门踩下去,瞬间原有的地方留下一股汽油味道,王哥随着车子早已到了很远,很远。

这座城市不大,王哥来得次数不多,往日来有人接,可这次真的不好。

来得匆匆。

心急如焚。

2、

这座城市有个女孩,熟悉而又陌生。

她的名字是兰花,呵,也是王哥的女朋友。他们爱了五年了,五年还没有结婚,确实也过得不如意。

他们认识了八年,还是初四复读的时候认识的。那时的天气灰蒙蒙的,那时的心情也是沮丧的。

只是那一刻,两颗年轻的心走在了一起。

复读生的日子难,老师不认识,同学陌生。

背上还有太大的压力,心中无限悲伤。那时的兰花啥都没说,整日看书。

下午放学和晚自习有一个半小时的吃饭时间,大伙都跑出去了。

教室里有兰花,就她一个人。

秋天的落叶不知何时洒满了大地,此刻的天也开始变得暗了下来。

可兰花没有开灯,她仿佛舍不得耽误几秒钟的时间,仿佛也舍不得丢下书本。

她成绩不好,可她是最用功的人。

她不信命,也没有时间去想,能让她安心的就是看书。

哪怕春暖花开的日子依然没有收获,自己拼搏了也尽力了。

就这样,不久学校组织月考摸底考试。

听说成绩好的同学学校会专门挑出来组建一个班级,希望能够给学校一个扬名的机会,当然也算是给年轻人一种机会。

这次机会难得,谁又会成为几千名中幸运者?

大伙纷纷攘攘议论,有人觉得不公平,有人认为这就是竞争,还有人不说话,就像兰花。

她只顾看她的书,仅此而已。

至于窗外的落叶,大伙的抱怨,一切仿佛都变得若影若离。

书,没错,只有书是她的挚友。

3、

考试很快就来了,当然了,也很快就已经结束。从考场走出来,有人说卷子难,有人说还可以。

兰花最后一个出来的,表情呆滞,不开心。

那时校园里流行一首歌《老鼠爱大米》: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刚刚考完试的王哥已经在球场了,他个子高,在和班级同学打球。

只见他娴熟的双手来回运着球,一个后撤步摆脱了防守球员,自己跳了起来,出手。

不仅没进,就连篮筐都没挨着,大伙笑他。

他弯着腰,双手放在膝盖上,也笑。

那一刻,考试的紧张早就烟消云散了,有的只是太多的快乐。

不知什么时候,兰花路过了球场,她没有抬头只是听到一阵一阵篮球击地的声音。

一次,两次……

随着自己步伐的加快,刚才球场上的气氛也随之消散。

在兰花的世界里,迎面而来的,还会是书。

一个礼拜后,月考成绩下来了。

成绩单就在班主任的手里,他正襟危坐在讲台前,坐了一会儿,开始说了:“同学们,成绩单出来了,不过和大家宣布一件事,为了提高我校的升学率,学校准备组建一个实验班,共计30人。而这三十人,就是从这月考成绩里选择排名前三十名,1896名莘莘学子中,谁又会成为其中的幸运者呢?”

传说中的实验班还是成为了现实,大伙开始躁动。

和之前一样,有人抱怨,有人感伤。

每个人的命运,都在班主任手里。

那一刻开始,有人从此扬眉吐气,有人从此涛声依旧。

班主任接着说:“对于我们班而言,总共有两个人入选。这两个人又会是谁呢?”

诺大的教室忽然变得安静下来,刚刚的议论纷纷也早就无声无息。

谁?

谁又会成为这其中的幸运者呢?

答案依然在班主任那儿飘来飘去,神神秘秘。

4、

班主任说了很多,可就是没有公布答案。

他和大伙聊了很多,说了几个故事,算是缓解一下每个人心中的担忧。

距离下课还有几分钟。

大伙紧张的情绪依然没有放下,也许每个人都在期待,希望自己成为那个幸运儿?

可这世上的幸运,哪里有那么多的美好呢?

两个人的名字,终于说出来了。

第一个是班级的学霸,听说一直成绩都非常好。

第二个是王哥,复读生。

王哥成为其中的一名,大伙很是诧异。一名复读生,竟然可以进实验班。

随着班主任一声恭喜,大伙全体起立为他们鼓掌。

兰花也在鼓掌,只是她的心不在那儿,好像那一刻也不在书里。

五天以后,实验班成立了。

那时的兰花每天吃饭回来的路上都会望一望三楼东边的那个教室。

嗯,实验班就在那儿。学校为了突显实验班的尊贵,一层楼就一个班级。

和往常一样,兰花也恢复了往常。书,依然是她最好的的朋友。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一年一度的中考又要开始了。

大伙都在低头复习,希望过五关斩六将,顺利通过考试。

5、

其实,中考和往常月考一样。

匆匆忙忙,一切尽在不言中。

从考场出来,兰花脸上露出了笑容。王哥和几个朋友约好一起打球。

日子好像没什么不同,依然如故。

太阳每天升起,夕阳又会西下。

没过多久,中考成绩又出来了。

大伙来了学校,学校门口的宣传栏里贴满了喜报。

围观的人很多,王哥也来了。

只是他没有去看,而是和朋友去打球,他们说好了打累了休息回来再看。

篮球场依然热闹,只是这短暂的热闹不知啥时候就会消失?

此刻学校的广播里播放了一首老歌,那首歌的名字叫《凤凰花开的路口》。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路口,等到了路口,有人要走,有人会留。

兰花骑着自行车也来了,看到自己成绩的那一刻,会心的笑了。

那一刻笑的傻傻的,而这笑里又有多少人懂得其中的沧桑?

打完球回来,王哥他们几个过来看成绩。

中午学校门口的同学显然不多。

有人看了成绩不好,就回去了;有人看了觉得不错就留下来在校园里漫步。

有人走,有人留。

也许,学校门口就是他们的人生路口。

6、

王哥考上了,排名第二。让人不曾想到的是兰花排名第三,这个丫头忙碌了一年,也算是为自己扬眉吐气一回。

那个暑假,王哥挣回了曾经所有的尊严。

九月桂花飘香,学子纷纷背着行李去学校。

兰花和王哥去了同一所市重点高中,那一刻开始,人生变得与众不同。

高中分班,理所当然的也有了实验班。

而这一次王哥和兰花一起进了同一个实验班。这个班级60人,相比较过去,竞争压力更大了。

慢慢的,两个昔日的老朋友开始彼此亲近。

有时候不懂的题目,兰花会写在纸条上,吃饭的时候递给王哥。

王哥收到了也会及时回复,自己也不懂的就私下偷偷问老师,然后写在纸条上送回去。

后来大伙熟悉了,有人发现了这个秘密。

可当兰花打开纸条上密密麻麻的题目给她们看的时候,大伙不再议论纷纷。

就这样,两个人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7、

光阴飞逝。

三年高中生活转眼即逝,快要高考了。

那一刻大伙纷纷彼此祝福,有一天吃饭,王哥问兰花:“毕业以后喜欢去哪儿呢?”

“不知道。”

“至少有喜欢的地方吧?”

“有,不敢去。”

“为啥?”

“那儿的消费太贵。”

“一起呗。”

“不去。”

“那找个消费不高的城市读书吧。”

“再说。”

“就这样说好了,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你……”

没等兰花反映过来,王哥转身跑去了。

眼前的这个人,让人又爱又恨,可是,若是以后在一起,真的有未来吗?不敢想。兰花走的快,快要考试了,希望不要影响心情。

奋斗了三年,如今面对高考,他们已经无所畏惧。

只是觉得毕业以后的何去何从困扰了兰花,也困扰了王哥。

高考了,天气不错。

两天很快结束。

大伙彼此告别。

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桂花香。兰花没有发挥好,成绩不好。

王哥如愿以偿,全校第一,整个镇子都知道他的名字。

可他高兴不起来。

他心里一直挂念兰花,此刻如何安慰她成了王哥心里最重要的事情。

8、

后来去学校填志愿,王哥终于见到了兰花。她脸上写满了沮丧和不甘。

那天下午,他们围着操场的跑道一圈一圈的走。

一个小心翼翼的说,一个如履薄冰的听。

终于后来,兰花去了一座不远的地方,那儿有山有水,那儿一如往常。

王哥放弃了去名牌大学的机会,也陪着兰花去了那座小城。

爱情,开始洋溢在小城的上方。

两个人经常一起散步,一起压马路。

偶尔也会去学校不远处的山坡上溜达。诺大的山坡不高,可坐在那儿,至少可以看得很远很远。

他们喜欢就这样坐着,安静的依偎在一起,什么都不说,都觉得幸福感满满的。

他们计划着毕业以后的生活,希望能够通过奋斗可以买一套属于两个人的小窝。小窝不大,但是一定要有书房。书房也不一定很大,能放个书桌就好。

慢慢的,两个人开始规划未来,尽管未来还有很多迷茫和不确定性。

但他们坚信,只要在一起,再多的困难也无所畏惧。

毕业了,投简历,找工作。

日子久了,兰花开始抱怨王哥不思进取,抱怨生活总是不如意。

他们拼搏了,也奋斗了,只是不曾想到日子依然窘迫。

无奈,王哥选择去了远方,听说远方待遇不错。

车站离别,兰花哭成了泪人。

但,生活没有了依靠,没有很久,他们两个就分手了。

提出分手的是兰花,他们的分手是没有现场的。

分手就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不多:

对不起,可能是我变坏了,我们分开吧。嗯,就这样吧。

9、

王哥打电话,结果已经进了黑名单。

他赶回去,发现早已经人去楼空。

后来,听说兰花又找了男朋友,有钱。王哥不再说话,也不再打听。

再后来,听朋友说,兰花失恋了。

嗯,所有的消息只是听说,仅此而已。

王哥去了一座陌生的城市,那儿没有山,也没有风。

他努力工作,晚上也跑去麦当劳打零工。

他只是想让自己忘记悲伤。悲伤那么大,总是需要消散。

不曾想有一天晚上自己接到了陌生的电话,兰花打来的。

她病了,在医院。

她想他,很想。

10、

挂了电话,王哥简单收拾了一下,背着行李包就冲进夜幕星河中。

一夜没睡,凌晨五点到了。对,终于到了。

这座城市太熟悉了,慢慢的似乎又有些陌生。

三年不来了,车站广场上擦皮鞋的,卖水的,旅馆的大娘们举着牌子,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低价住店,有热水和无线网。

不曾想久违了几年,依然热闹。

但这热闹仿佛与自己无关,医院,是的,要去医院。

坐在出租车上,他开始给兰花打电话,可是一直通话中。

那份焦急,依然挂在脸上。

司机师傅车子开得虽快,可是很稳。王哥着急,希望早点到医院,早点见到她。

清晨的马路上似乎车子不多,也许很多人都还在梦乡。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医院门口。

王哥掏出一张一百的,和师傅说了句:“不用找了,谢谢师傅。”拿着行李就去医院。

到了前台王哥问了住院部,然后又赶紧到了住院部护士前台。

他报了兰花的名字,一位中年护士说了句:205,哦不对,606。昨天晚上一位小伙子临时给她改了高级单人病房。

王哥心里一愣,傻傻的谢了护士,到了电梯跟前,按了按钮。

六楼到了,王哥赶紧走出来,快速找着606,很快就找到了。

他刚想敲门,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里面的两个人卿卿我我。

躺在床上的是兰花,她吃胖了,笑起来也没了酒窝。

她变了,嗯,不仅仅只是胖了。

王哥抬起的手又放了回去,他转身离开,没有坐电梯,而是从楼梯跑了下去,没有回头。

11、

车站广场,他买了一张手机卡,换了号码。

时间到了,该进站了。

王哥没有回头,快速走了进去。

列车飞驰,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良久,王哥打开手机,在微博里写了一句话:

愿你风情万种,有人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