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尽全力的每一个五公里只因幻想终点有你。                                                                                                                                    ——楔子

这日,豆哥请假外出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花妹妹,心情顿时也从刚刚一个小时山路颠簸的负值顿时上升为百分百的正值。当然还有好多好多在山沟沟里吃不到的美食啦,像牛扒、烤肉串、口味虾、绝味鸭脖、石锅鱼等等。豆哥把自己能想到的美食都过了一遍,嘴角不自觉地弯成了月牙的弧度。

“豆哥...豆哥...你在那里傻笑什么呀!瞧,你那一脸的馋相,肯定又是在想什么好吃的了!”花妹妹双手抱胸嗔怪道。“额...有吗?我怎么没发现?一定是你看错了。我就算是想,也是在想待会儿带我的好妹妹去吃什么好吃的啦!”豆哥一脸谄媚的笑着说道。“哼!明明就是自己想吃。”花妹妹小声地嘀咕道,自知他巧舌如簧自己争辩不过,便不再与他争论。转过身向前走去,边走边留意有什么好吃的。

“豆哥,你看吃……”花妹妹边回头边说道,后面人山人海哪有豆哥的影子。这下可把花妹妹急坏了,这么大的一个人怎么会跟丢呢,心里想着便往回找去。于是三分钟后,花妹妹一脸黑线地在一家围着很多人水果摊前面,找到了目不转睛地盯着一种没见过的长相很奇怪的果子的豆哥。他竟然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刚刚跟丢了,也许感受到了此时此刻站在身后花妹妹的幽怨地目光,豆哥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豆哥,你在看什么呢?”身后突然响起花妹妹的声音,把豆哥下的肩膀一颤。“没……没什么呢?我的好妹妹,你说我们要不要买一个这个尝一下呢?”豆哥试探地问道。“不买!你知不知道我们刚才走散了呢。你怎么老是想要尝试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呢?看的时候也不叫我一声。”花妹妹佯怒道,边说着边把豆哥往外拉走。“有么,我不知道诶。我的好妹妹,我们买一个尝一下吧?”豆哥边说还边瞅了那个奇怪的东西一眼祈求地问道。“不行!”花妹妹坚决地摇着头说道。“我得让你改改这强大的好奇心。”说着就强行把豆哥拉走了。边走着看见前面有间火锅店,没有吃到那种奇怪水果的遗憾立马一扫而空。豆哥一脸讨好的表情说着:“好妹妹,我们就去吃火锅吧!”说着就把花妹妹拉进了店里,花妹妹看着豆哥这丰富的面部表情忍俊不禁起来。

店里在火锅氤氲的雾气中,看着对面的花妹妹笑靥如花,豆哥陷入了无尽的遐想中......

初识花妹妹那年正值高一,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豆哥经过花妹妹所在的教室,走廊上花妹妹和同学聊天时的嫣然一笑却直直地落在豆哥心里。那一刻,没有周围的人声鼎沸,没有空气的流动,却有种春风吹进了心里的感觉,很暖很温柔。豆哥只能听见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和目之所及之处的明眸皓齿的美丽女孩儿。为了避免被发现,豆哥很快的收起了目光并迅速地离开了。虽然不奢望能够守护这个笑容,还是很多次刻意的经过花妹妹的教室假装不经意的一瞥,只为看一眼她在不在。高中的学业繁重,豆哥知道自己不能松懈。每一次的名列前茅,就离她近了一步,至少.......有机会让她听见自己的名字(年级会有表彰大会),连豆哥自己都不会想到这会是一个契机......

高中毕业暑假那会儿,豆哥终于有时间看《海贼王》看小说看电视和上网。登上注册了却许久没有在线的QQ,通过朋友网的校友找到了花妹妹的朋友网。一日正在日常浏览花妹妹的朋友网首页,被突然推门而入的表妹小Z瞥见了。小Z就坏笑地问道:“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豆哥假装沉着的收起了手机说道:”脸上捏起来有肉,身材匀称的。”只是小Z不知道的是,豆哥这么说不是因为花妹妹长成了他喜欢的样子,而是她的样子他都喜欢。

相知于大三那年,之前由于即使一门之隔也是异地恋,害怕被拒绝等种种原因,豆哥始终没有主动 去找花妹妹的联系方式。多门的理论知识学习和大强度身体素质训练没有压垮豆哥,却在多少个夜晚辗转反侧,脑海中浮现出花妹妹的那嫣然一笑。大三下时, 可能是缘分没有多一分也没有少一分,  QQ可能认识的人推荐了花妹妹的QQ给豆哥,豆哥觉得自己不能在等了。于是下定了决心去加了QQ,想了很多被拒绝的画面,竟然通过了.......后来豆哥才知道,通过是因为他验证消息填的自己的名字,花妹妹觉得在哪里听过就同意了。

相恋于大四那年,彼时豆哥和花妹妹还没有面对面见过面,仅仅是电话、QQ聊天和视频。花妹妹经常说自己像是网恋和手机谈恋爱,豆哥对此也很愧疚。时间很零散,经常发了一句消息后面就没有回了也是常有的事情,打电话视频也是需要花妹妹来迁就自己的,所幸花妹妹很理解自己。即使条件很艰苦,但是感情还是很好。

此时,豆哥已经下部队一年多了。当初为了能够在一个城市,花妹妹辞掉了之前已经做了2年多的工作,而豆哥选了一个花妹妹父母都在的一个城市。之前豆哥很想去边疆像西藏那样的地方,还不停地给花妹妹洗脑那里有怎么好怎么好的,却终究还是舍不得她一个女孩子为了他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还是离家那么远的。虽然还是异地恋隔着一座山,但距离大大缩短了。打车一个小时就到了,有假的时候就可以出来看自己心心念花妹妹了。

“豆哥,豆哥......你傻笑什么呀?菜都烫好了,快点吃呀!不然就煮烂了。”耳旁传来花妹妹略带催促的声音。“没什么呢!"豆哥略带羞涩的说着,边给花妹妹的碗里捞了勺子烫好的菜。看着锅里的美食和身旁的美人儿,幸福也大概是如此吧,豆哥心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