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如果有来生,你愿意再娶我吗?

荷西:不,我不要。如果有来生,我要活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三毛打荷西。

荷西:你也是这么想的,不是吗?

三毛看看荷西:还真是这么想的 既然下辈子不能在一起了,好好珍惜这辈子吧!

01 初见

三毛,那个打沙漠归来,洗去一身尘埃,走过万水千山,看过天地洪荒的女子。似乎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女人,不会守着一座长满青苔的院落,相夫教子。

在她的身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野性和孤僻。她不能循规蹈矩,不肯随波逐流,因此她这一生注定了放逐流浪。她认定撒哈拉沙漠是她内心难了的乡愁,前世的情结。于是她心甘情愿,将自己交付给那片荒凉的土地,不惧尘沙飞扬,风声四起。

都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荷西就是沧海里的一瓢净水,是岩石里的一株青草,千帆里的一叶兰舟。他用一个承诺等了三毛六年,用一份执着与三毛相守七年。整整十三年,竟是他和三毛的一生一世,再无来生。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一种注定,没有人可以知道下一秒,我们会在什么地方,以什么样的心情,遇到一个什么样的人。然而,该走的总会走,该来的总会来。

她孤身一人踏上西班牙那片陌土,不是为了去异国他乡寻一场唯美的邂逅,而是为了忘却那段令她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的初恋。可她却在这段奔走天涯的旅途中,遇到了那个陪她跋山涉水,为她抵抗人世风尘的荷西。

一见钟情,似乎总是夹杂着几份唯美与浪漫。在平安夜,三毛在一位中国朋友家过节认识了生命中的男子,荷西。那时的他只有十八岁,整整小了三毛六岁,却对这位黑头发,黑眼睛的东方女子,一见钟情,再也不能忘却。

然而不是所有的初见,都会有一段惊心。虽然三毛对留着胡子,看上去粗犷,有着忧郁眼睛的荷西有着短暂的心动。但那枚初恋的冷箭依然插在她的胸口,隐隐作痛。所以她不敢有过多的奢望,只是和他成了一对快乐的朋友,他们一起踢足球,打棒球,骑摩托车,到旧货摊购物。可这一切无关爱情,无关风月。

02  表白、离别、重逢

可三毛却成为荷西心中魂牵梦绕的女子。那时,三毛读大学二年级,荷西念高三。为了爱情,他开始逃学去找他心爱的女子,仅仅是为了请她看一场电影。三毛站到阳台上,看到他手臂里抱着几本书,手里捏着一顶他戴的法国帽,紧张的好像要捏出水来。三毛慢慢察觉到这个小小男孩对自己的爱意,简单而纯净,让她不忍说破,也无法狠心拒绝。

直到有一天,荷西郑重地对三毛说:“Echo,你等我六年,我有四年大学要念,还有两年兵役要服,六年一过,我要娶你。”面对一个孩子许下的诺言,她心生感动,可是感动不是爱,所以她必须拒绝。六年太长了,足以让他从一个男孩,长成一个男人,也足以让三毛从一个风华女子,到青春老去。这场没有结果的赌局她下不了注,所以她选择辜负。分手的那个夜晚,大雪纷飞,似乎特意为这份感情,做一次美丽而哀伤的结束。“从今天起,不要再来找我……因为六年的时间实在太长了,我不知道我去哪里,我不会等你六年。你要听我的话。不可以缠着我……”,冷漠而决绝,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真正爱一个人,就会放手给她幸福,不成为她的羁绊。而荷西就是这么做的,他爱她所以放手给她自由,给她尊重。就连离别,纵然他心如刀割,可他却依然扮着鬼脸,挂着笑,一边跑一边回头,口中喊着:“Echo,再见!Echo,再见!”而他也真的再也没有去纠缠、惊扰他深爱的女人。何等的痴情,又是何等的洒脱。

有些人,无论你怎么躲避,还是会遇到。有些事,无论你怎么强求,终究会失去。六年后她再次来到西班牙马德里,荷西的妹妹伊丝帖,来找三毛并缠着她给还有一个月兵役的荷西写信,她不好过分推辞,只好写了一份“荷西,我回来了。我是Echo”这样简短的一句话和地址。

世间还有一种相遇叫做,久别重逢。六年之后的荷西,重新见到三毛的第一眼激动的把她抱起来旋转,跳跃,三毛美丽的长裙在空中飞扬,像一只蝴蝶在翩翩起舞。三毛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再也不是那个怯懦少年,她开始相信这是命运,安排他们重逢,可是她不知道这场重逢会给她的人生安排怎样的剧情。

03寻梦撒哈拉

寥廓银河里,那么多闪烁的星子,不知道哪一颗是自己,哪一颗是我们生死相依的人。荷西的梦想是浩渺的爱琴海,三毛的梦想是辽阔的撒哈拉沙漠,可是荷西还是决定陪三毛去荒沙大漠,陪她踏过万水千山。为所爱的人,做任何的付出,都是甘愿,都是快乐。

撒哈拉沙漠,这梦中的情人,三毛与它初次相逢,有难以言出的触动,有对荒凉的惆怅,更有对未知的彷徨。但比起对自由的渴望,对大自然的挚爱,这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呢?更何况有温柔体贴的荷西,提前三个月去沙漠找好工作,租好房子,安排好一切,剩下的就是等三毛来寻梦,来了她心中的前世乡愁。

即使,三毛没有热烈的爱过荷西,但是和荷西在一起感觉让她觉得幸福和舒适,她似乎开始明白,真正的爱,其实并不是风花雪月,而是安稳的流年。所以,她用尽全身力气做了最后的决定,就是将自己在这个她梦寐以求的沙漠里交付给荷西,结发为夫妇,从此,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沙漠里,美丽却荒凉,他们必须面对很残酷的生存问题,他们开始为简陋的居所置办家具。荷西因为三毛与他共同承担经济而生气,他认为作为一个男人,就应该承担一切,承担起为这个家,为心爱的女人付出一切的责任。三毛开始觉得,自己是何等的幸运,她有疼爱自己的双亲,有一个甘愿为自己赴死的男子,并且来到她梦里的撒哈拉,尽管条件艰苦,但这一切,都值得。

荷西开始夜以继日的工作,为了挣更多的生活费,为了可以给三毛买更多的东西,为了尽快娶她为妻。而三毛只能在那个方寸之家里,独自听窗外如泣如诉的风声,或是看沙尘静悄悄的撒落。她哭着哀求他留下陪她,可是他不能,他要去为三毛的梦想付出自己的努力,为了他们可以在这个贫苦之地生存下来。这个从不懂风花雪月的男人,就是这样用一点一滴的生活,将三毛感动。他用他的真心,与她在大漠孤烟里同甘共苦。

来到沙漠三个月之后,他们终于要踏入婚姻的殿堂。没有华丽的婚纱,也没有大排场的车队,她只是着了一件淡蓝细麻布的长衣,还是旧的。没有花,她就在厨房拿了一把香菜别在头上。即使这样,荷西也觉得好看,因为只要是她,什么都好看。而她也成为沙漠上第一个走路结婚的姑娘,来到当地的法院,没有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山盟海誓,只是简单的仪式。待到仪式结束,他们总算真正结婚了。可是他们庆祝的方式就连去饭店里吃一顿好的,三毛都不舍得,还是选择徒步回到那个小小的家自己做饭吃。走在漫天黄沙的沙漠里,空阔寂寥,三毛知道,从今以后,身边这个男人,将与她携手流浪人间。

有人把婚姻比作进退两难的围城,可三毛却想做围城里自由的旅人。她心灵的全部,不对任何人开放,荷西可以进去小坐,甚至占据一席。但有一个角落,始终是她一个人的。而荷西也心甘情愿做她的影子,无声无息,伴她左右。也许有些情感就是如此寻常。因为平淡,便少了许多烦恼和心痛,亦无太多遗憾。

三毛,一个对家事十分反感的女子,却唯独对煮菜情有独钟。她总是可以用母亲寄来的食材,做出各种不同的菜肴,而且编各种搞笑的菜的由来哄骗荷西。荷西明知道三毛骗他,但他更觉得有趣,并且认为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味道。

04 逃离撒哈拉

终究是明白,所有的相逢,所有的厮守,都抵不过匆流的时间。她曾经以为有一天她会葬身在撒哈拉那片土地,等待有缘人,寻找她的尸骨,可天不遂她愿。一九七五年十月三十日,三毛和撒哈拉的缘分,就这样走到了尽头。撒哈拉发生战乱,她和荷西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荷西为了她的安危,帮她买好了机票,先将她安全送走,自己却坚守在岗位,继续工作。真正的男人总是在最危险的时刻保护自己最爱的女人。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生活,似乎从来不属于这对恩爱的恋人。短暂的相聚等待他们的是更长久的分离,诗和远方的梦想终究抵不过苟且的现实,本来就拮据的他们,偏偏三毛又出了车祸还得了宿疾病,荷西不得不放下工作照顾她。

山穷水尽,莫过于此。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是三毛从遥远故乡挣来的零星稿费。失业的荷西,焦急而抑郁,靠妻子的稿费来养家糊口,他更是惭愧万分。这不仅仅出于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更是源于他觉得没有实现给她幸福与安稳的诺言。

多想做一对平凡的夫妻,一生一世封存在这座岛上,打鱼为生,看夕阳晚照,听潮起潮落,就这样活到白发苍苍,再一起慢慢老去,慢慢老去。可是命运那把无情的刻刀,在他们好不容易勉强过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时,就这样残忍的插进荷西的身体,鲜血淋漓。

相爱的人总是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默契,更别说是痛彻心扉的死别。从除夕开始她的内心就不再宁静,她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荷西换了工作,他们来到了拉芭玛岛,那里山水明秀,杏花遍野,有着中国江南水乡的韵味。可是她却一点都感觉不到欣喜,反而心里有种无法言喻的闷,这闷,压倒了重聚的欢乐和期待。

结婚纪念那日荷西用外快给三毛买了一只罗马字的老式女用手表,双手环在她身后,说出一句人心惊不详的话:“以后的一分一秒,你都不能忘掉我,让它替你来数。”三毛感动的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没有说出口的话:“荷西,我爱你。”这几个字荷西等了十多年终于如愿以偿。六年的夫妻三毛竟为这句话泪流满目。

可是那天,三毛心口却总是绞痛,平静下来她对荷西说:“要是我死了,你一定答应我再娶,温柔些的女孩子好,听见没有——”荷西听后惊慌失措,自是不依,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三毛总以为离开的是自己,每一天,都充满恐惧,不舍与牵挂。频繁的噩梦,不断地给她启示。

 05 生离死别

那时,三毛的父母从台湾远道而来探望他们的女儿女婿。在拉芭岛游玩了一个月,三毛,陪父母去伦敦旅行。在拉芭玛岛机场,荷西为他们送别。三毛没有想到,这次挥别,竟是永诀。她离开的两天后,荷西在工作中,意外丧生。

这就是人生,不能如人所愿的人生。三毛得到噩耗,随父母回到拉芭玛岛。她跪倒在海外,痛苦的呼喊,乞求上帝让荷西能够回家,哪怕是尸首。可回应她的只有汹涌的海浪涛声。可怜的三毛,一夜白头。

荷西多么爱她,他不忍心让三毛一个人孤独地心伤,选择在她有父母的陪伴时,离开人间。她亲手为他挖坟,在墓碑上写下几个简单的铭文:荷西·马利安.葛罗。安息。你的妻子纪念你。

她的父母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孤独地留在这个岛上,哀求她回台湾。走之前,三毛趴在荷西的坟上痛苦。她拼命挖土,让十指挖出鲜血,希望可以把他挖出来,再紧紧拥抱一次,直到一起烂成白骨。

他走了,从她的生命里永远的离开了。谢谢他,陪她走到这里。从此,这个叫三毛的女子,只能带着一种残缺的凄美独走天涯。但是,她不会害怕,因为,她知道他永远都在一个她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地保护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