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后,你和她笑魇如花举案齐眉,续写着不离不弃的旷世佳话;我盏杯香茗笑得云淡风轻,过往于我,都只是一场自以为是的繁华。

1

“我们,分手吧。”

“好。”

“是因为她吗?她回来了?”

“嗯。”

“对不起,阿云。”

“没事啊,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如果她回来找你了,或者你想她了,那我们就分开。”

“对不起。”

“没事,祝你们幸福。”

“你也是,希望你以后能遇到比我更好的人。”

“好。”

凌晨两点,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又想起了三年前我和他分手的画面。

分手的前两天,我们还说好要一起去旅行。行李我都收拾好了,机票也订好了,结果却因他前女友的来访,搁浅了这趟即将说走就走的行程。

一同被暂停的,还有我和他,我们之间长达一年的感情。

昔日曾许下要彼此相伴的誓言还盘旋在耳畔,可一转身的功夫,身边的人却不见了踪影。

他潇洒离去,徒留我一人抱着往昔的回忆,在漆黑的夜里,就着无边的寂寥,一醉到底。

如同我们分开后三年的今天,又是无声寂静的深夜,他当初的那句“我们分手吧,她回来了”又一次把我从睡梦中拽醒。让我跌入一个仿佛永远无法爬上来的无底深渊。

掀开被子,踩着拖鞋,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望着远方他所在的城市。这个时候的他,应该佳人在侧,安然进入梦乡了吧。

三年没见了,如果再相遇,他是否还会想起我?

三年前,我们初识。那会我在大一,他在大三。

那天晚上,学校举办元旦晚会。晚会有两对主持人,我和他也是其中一对。

晚会办的很成功,台下的同学都高声欢呼,庆贺节日的到来。我也正准备回寝室,订明天回家的车票。

“嘿,同学。”有一道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我记得这声音,是刚刚在台上和我搭档的人。我转身过来一看,果然是他。

“那个,你要走了吗?待会还有聚餐。”

舞台上的聚光灯还没完全熄灭,他一身黑色笔挺的燕尾服,双手插兜站在我眼前,仿佛光环加身的骑士,熠熠生辉。

我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不了,你们去吧,我要回寝室了。”

“那我和你一起走吧,反正我也不想参加。”他嘴角擒笑,从聚光灯下缓缓向我走来。

随着他一步步走近,我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这样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

经过我身旁时,他回头看我一眼,随后先我一步,走下台阶。

走到台阶处,眼前出现了一只白净修长的手,是他的。他把手伸到我跟前,笑盈盈看着我,示意我把手交给他。

扫了一眼身上的裙子,再看看台阶,我别无选择,只能把手递给他。

嗯,他的手很暖,一如他今晚的笑容。暖暖的,很舒服。他握着我的手,一步一个台阶,直到我双脚安全着地才松开。

回寝室的路上,他问了我一些问题:年级、专业、兴趣爱好。我都一一作答,还回问他为何问这些。

他说我长的很像一个人,所以忍不住想了解了解。对于他的回答,我将信将疑,但并没深究。毕竟,这只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那时已是深秋,即将迎来寒冬,我最喜爱的季节。深秋的夜晚,寒风已然肆意横行,一阵一阵从远方呼啸而来。

正当我冷的发抖时,肩膀上多出了一件外套。我抬眼看向走在我左侧的他,他一脸笑意为我披上外套。

外套上带着他身上的气味,在那个寒冷的秋夜,如一团团燃烧的小火苗,深深温暖着我。

把我送到女生寝室的楼下,他才离开。走之前,我把身上的外套还给他,并对他表示感谢。

他摇摇头,表示没关系。在转身离去的时候,他突然回头冲我轻声喊一句:今晚在舞台上的你,很美。

看着他没入黑暗中的身影,我嘴角的笑意,在无声扩大。心里的某个地方,被填的满满的。

直到后来我们在正式在一起之后,我才恍然发觉,原来在他送我回寝室的那天晚上,我的心,已经一点点沦陷了。

2

我们正式确立关系,是在相识一年之后。那会我已经大二了,而他也已经大四,即将毕业了。

在他准备考研的那段时间,几乎每个周末,都是我陪他在图书馆里度过的。

每个周末的清晨,我们都会一起在饭堂吃好早餐,绕着操场走一圈,然后再到图书馆去。

他复习他该看的试题,我则在一旁看我的课外书。当别的小情侣去外边吃饭、看电影时,我们俩就在图书馆各忙各的。有时抬起头,视线相交汇,就相视而笑。

白天,我们会在图书馆待上一天。到了晚上,他就会带我去学校生活区的小吃街吃东西。

他吃不了辣,但每回都让小吃店的老板加辣。因为我,无辣不欢。吃完东西,我们便手牵手,在校园里散步消食。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我极少会在晚上的时候在校园里走动。学校很大,我又是路痴,白天都能迷路,更无需提在晚上了。

但自从和他在一起之后,我好像再没走错过方向。因为每次回寝室,或者去图书馆,他都会走在我左边,牵着我的手。

我以前不爱逛校园,一是怕迷路,二不想走到哪,都会遇到那些腻腻歪歪的情侣。但认识他后,不仅逛遍了学校的每个大小地方,还成了那些情侣中的成员。

虽然我们平时很亲密,但我心里一直有个问题在萦绕着。就是大一那次的元旦晚会过后,他说我长的很像一个人。我无数次想问他那个人是谁,但每回都被他一带而过。

看着他对我那么好,我有时候会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因此时间久了,这个问题也就渐渐被抛在了脑后。

时间转瞬即逝,他顺利通过了考研了,也即将面临毕业。

在他毕业前的一周时间里,我们都没有见过面。他忙着写毕业论文,我也忙着自己学习上的事。

我们每天都只是在微信上互相问候几句,便开始各自忙碌着。

记得有一回,班上的一位女同学,因男朋友的前女友回来找他,闹的不可开交。到最后,那位女同学选择退出,成全他们。

那会我试问他,在我之前,他有没有交过女朋友。他老实回答说有。我问他分手的原因,他说都过去了,不想再提了。

我说那如果有一天她回来找你了,你会怎么做?

他笑着揉揉我的头发,说我现在都有你了,其他的人再好,我都不要了。

听到他的回答,我确实满心欢喜。但我没有被他的甜言蜜语冲昏了头。我跟他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她回来找你了,而你又忘不了她,那你记得跟我说一声,我也会像我们班上那个女同学一样,成全你们的。

他把我揽进怀里,紧紧拥抱着我,把头埋在我的颈窝处。“不会的,放心吧。”

不会的,放心吧。这是他当初给我的承诺。我也傻傻地相信,相信他不会,相信自己没看错人。

只是当他打电话告诉我,说想分手的时候,我才惊醒:原来看似再坚不可摧的诺言,真的会瞬间崩塌。看似亲密无间的恋人,在下一秒转身的距离,就可能成为陌生人。

最最亲爱的陌生人。

3

在他拍毕业照的前天晚上,我正在寝室纠结明天该穿哪件衣服去和他合影。

接到他的电话的时候,我正在试衣服。我问他要不要发照片给他看,让他帮我参考参考。他却说有事想找我说,最好现在就能下楼去找他,他在楼下等我。

我赶忙换下身上的衣服,匆匆套了一件外套,连鞋子都来不及换,就往楼下跑。

当我气喘吁吁的跑到他跟前时,换来的却是他的一句:“对不起,她回来了。”

“是那个和我长的很像的人吗?”我努力平息着自己,不让自己在他面前露出一丝伤心的表情。

“嗯。”他回答的云淡风轻。

他的话,裹夹在冷风里,狠狠向我袭来。我拢紧身上的外套,却还是浑身冰冷。

“那你,是来和我告别,说分手的?”

“对不起,阿云。”

“没什么可对不起的。我当初不是和你说过嘛,如果她回来了,那我会成全你们。”

只是我没想到,一直以来,我都只是她的影子。只是代替她,陪了你一年多而已。我也没想到,离别,竟来的如此悄无声息,让我措手不及,来不及做准备。

他最后一次紧紧抱了我。我拽紧他的衣服,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独有的气味。

在一起的这一年里,正是这个怀抱和这个气味,给我带来了无数的温暖。

只是从今往后,这个怀抱,不会再属于我;这个气味,我也闻不到了。

分手后,我没有删掉他的电话,也没拉黑他的微信。只是在微信上,他的称呼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他所在的位置,也从置顶聊天,慢慢退到最后了。

毕业那年,他随她去了北方。而我,继续留在学校完成我的学业。

我还是会经常迷路,走错方向,但身边再也没人能牵着我的手,告诉我该往哪走。

在学校的最后一年,我再没有在晚上的时候,一个人出去逛过校园。我害怕在那些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地方再走一遍,也害怕在遇到那些亲亲我我的小情侣时,会忍不住想他。

如今我已离开学校好几年了。听说他去了北方后不久便和她结婚了。

我能想象婚礼上他的样子:黑色的燕尾服,一如当初我们一起搭档主持晚会的那天;干净利落的短发;英俊帅气的脸庞,还带着迷人的酒窝。

新娘子一定也很美吧,虽然我没见过。他会给她套上戒指,对她许下要白头偕老的誓言;他会挽着她的手,接受亲人们的祝福,并一一举杯回敬他们。

那当他与她朝夕相处,耳鬓厮磨时,是否也偶尔会想起我呢?

一别经年后,如果再次相遇,你是否还会像曾经第一次相遇时的那样,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嘿,同学,你长的好像一个人。”

若是真能再相遇,我想我一定会一眼就能认出他。只因此去经年,他的模样,一直深深烙在我心上,未曾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