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们之所以没安全感,是因为在意识到的领域还有诸多自己不能够控制的,凡是不能掌控的一定会带来危险,从而引发恐惧与焦虑,为了降低恐惧,人们不得不继续前行,运用各种资源探索未知领域,控制危险。

1、

我们先聊聊大环境,人类集体的安全感。

作为地球最高级物种,人类时至今日已足够强大,我们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变得更高、更强、更快。

我们可在万米高空以千公里时速穿行,我们可以居住在云端,十几秒就可上升到几百米栖居地,我们的武器可以瞬间毁灭一颗星球,我们可预测变幻莫测的天气、可入地几千尺、可捕食世界上所有物种、可以改变后代部分基因、可以不断变换华丽衣裳、可以远距离看见彼此、可以瞬间拉近与他人的物理距离、可以告别双脚无限行走,甚至可以杀死很多致命细菌,以此来延缓我们的生命。

但这一切似乎并没有让人类感到持续的安全,人们还是没法控制突如其来的海啸、地震,还是会有交通事故、还是会受到环境污染、还是会爆发战争同类厮杀、还是会死于癌症,我们没法控制自己的死亡。

于是人类仍然在努力,依然追求更高更快更强,我们之所以没安全感,是因为在意识到的领域还有诸多自己不能够控制的,凡是不能掌控的一定会带来危险,从而引发恐惧与焦虑,为了降低恐惧,人们不得不继续前行,运用各种资源探索未知领域,控制危险。

终究,我们追求的都是外在一切,人本身力量并没增长多少,没有飞机我们不可能飞向高空,没有大厦我们无法住在高处,没有交通工具也不能瞬间移动,甚至都不如几千年之前的祖先行走更快,种类繁杂的食物也不能不生产细菌,我们不借助药物连生命都保证不了。

对自身来说,我们和茹毛饮血年代差别并不大,我们自身的发展远远落后于科技与文明。

而在关系中,我们依然会背叛、暴力、抛弃、伤害,我们依然会伤心、痛苦、绝望,科技与文明并没有让人变得更加幸福,依然会挣扎在安全的边缘。

这就是整个时代背景的不安全,因此,每个人都不会完全满足,而对于范围大大缩小的家庭和亲密关系,更是如此,如果你认为世界的发展和你关系不大。

那么,你的爱情亲情你的人际关系就和你息息相关了,而这就是这个系列我和你分享的主题。

之所以先谈人类的背景是要让你清楚,在大的环境下我们区别并不大,真正让我们难过的是亲密关系,是在关系中的不安全,是你的徒劳与无助,是你在关系中的失控和为此而做的努力。

2、

那么,缺乏安全是种什么感觉呢?

我们总在说安全感不足、安全感低、没安全感,那么安全感究竟是怎样的体验呢?

安全感就是全能控制感,最早来自婴儿,准确点说从母亲子宫就开始了。

可以想象:一个包容有爱胎教有方的母亲和一个抑郁多病烦躁不安的母亲,她们孕育的婴儿从一开始就有了差异,最坏的那一端是活下来成了婴儿的主要目标,谈不上什么安全感。

随着出生和养育环境,婴儿不停遭受各种挫折,每种挫折都会造成不同阶段的创伤,都在破坏控制感。

在著名的“全能自恋”阶段(从出生到一个月)尤为重要,母亲恰到好处的照料让婴儿产生了全能控制感,无论是吃喝拉撒还是喜怒哀乐都受到外界全能影响,这时,“完全失控”和“完全控制”同时存在。

温暖养育环境和有爱的照料会让婴儿产生“无所不能感”,内心感受到的是自己能够完全掌控这个世界,这就是安全感良好的基石,相反,创伤性养育环境带给婴儿的就是“失控”,依据创伤程度大小,不安全感也随之变化。

笼统来说,发生创伤的年龄越小,安全感越低,父母人格缺陷越明显,安全感越低。

比如遭受养育者的暴力是一岁和十岁,产生的影响可能是天壤之别,一岁的婴儿被抛弃和十岁被分离产生的安全感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同样面对危险养育者的态度也有直接影响,稳定的父母和惊慌失措的父母给孩子的感受完全不同,这种不同直接造成了孩子对安全感的认知和内化。

因此,安全感是一个综合因素,但总和“失控”相关。

一个对周围关系和环境有足够控制感的人,我们就说他的安全感较好,反之我们说他的安全感就比较差。

家豪是位30岁的男性,困扰他的是无所不在的强迫念头和行为。

比如,他会严格按照既定路线上下班,在哪里吃饭、吃什么、从路的哪边行走、工作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办公桌的任何物品摆放在哪个位置等等,都有严格的规定。

当然,这个规定是他给自己的,若一旦出现任何偏差,他便会十分慌乱,大脑短暂性空白,继而焦虑、恐惧,必须强迫性的重复,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再比如任何的会议、出行、演讲等都要提前好多天准备,他总是提前几个钟头赶到火车站、总会对发言内容倒背如流、总会严格考察各种交通工具和线路,以及住宿位置和出行线路。

任何准备都会十分小心和反复核实,即便如此,最后他还是很焦虑,有时因为“自己还没准备好”放弃了计划,失去了很多机会。

对家豪来说,任何违反既定计划的突发事件都让他惊恐,有次开车在高速上临时修路,他居然把车子仍在高速道,独自一人跑回家。

我知道,家豪诸多强迫行为背后是安全感的丧失,他很害怕与他相关的一切失去控制,所以用这样的强迫行为,一次又一次巩固自己的信念:“我是可以控制的,外界并不危险”。

即便不知道家豪的过去,我们也能推测出他的早年一定有过“危险”状况发生,要嘛是一个大的创伤事件,要嘛是频繁的小的伤害。

事实也是如此,家豪是姥姥带大的,姥姥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人,她经常把家豪一个人留在家,这样的情况在1到3岁期间几乎都在上演,白天还好说,农村的深夜特别阴森恐怖,每当家豪梦中醒来总会发现自己一个人在黑暗中,而且还有很多风雪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

我只是取了一个情景,我们不必去管家豪的父母去了哪里,也不要管姥姥深夜出去干嘛,单单是这样的行为本身对于一个幼儿来说,就是很大的创伤。

而这恐惧自己是完全没有办法掌控的,他不能阻止姥姥外出,也不能召唤父母在身边,或许迎接他的只有无尽的黑夜。

而这样的发生整整三年,我在想,如果不是强迫症状,家豪很难活下来,你可以清晰看见,强迫是为了抵抗更大的恐惧。

恐惧让他不安,强迫行为让他心安,但无论强迫行为多么缜密都无法弥补早年姥姥不断离去所带来的恐惧感,因此,他总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从而加倍补偿。

3、

因此,对于安全感的弥补,最好的方式就是增强控制感。

你是否也有这样的行为:

和爱人之间:总粘着他、事无巨细都要过问,或嘴上不说心里各种怀疑,或各种作,甚至用吵架方式推开对方。

和孩子之间:各种检查作业、不间断报辅导班、吃饭睡觉看电视各种规定、吃零食上网各种监督、交什么朋友考什么试你比他都紧张。

和工作之间:都要计划、事无巨细准备、对一次失误耿耿于怀,从而否定自己、总猜忌同事、顶撞领导。

也或者你和家豪一样,陷入了强迫或者焦虑之中,无法自拔。

以上所有行为都在显示你正在试图让关系变得可控一点、再可控一点,好让自己不那么害怕和紧张。

但总会事与愿违,你越是加强控制,越是失控,你和爱人孩子之间会发生争执、和同事领导各种冲突、对工作各种拖延等等。

这是因为你并不了解你害怕的究竟是什么。最大的恐惧来自未知,所有的行为只是缓解对未知的恐惧。

你正在与隐藏的敌人作战,当你不知道恐惧根源时候,行为本身就带来痛苦,越痛苦越不可控,就越会失控,越出乱子。

当这样的行为无效或适得其反,你必须要停下来,深思行为背后意义,否则只会把关系搞糟,进入恶性循环。

如果家豪不知道强迫性行为的源头,就不可能获得安全感,行为也会越泛化,一个行为本身是为了保护,同时也会陷入另一轮痛苦,这便是冲突。

强迫行为让家豪增加了掌控感,但同时也带来了无尽痛苦,当一个人明明知道没有必要,但又控制不住,这本身就是痛苦。

一旦掀开行为的面纱,看到背后的动机,行为频率就会降低,随着一点点的探索和体验,让他看到强迫补偿的是什么,缺失的又是什么,体验每次行为后的各种感受,唤醒早年未被满足的愿望,那么,症状自然会消失,安全感自然会重新建构。

4、

值得注意的是,缺乏安全感,更深层潜意识往往是被压抑的攻击。

家豪压抑的可能是对姥姥的愤怒,因此,唤醒的不仅仅是被不断分离的体验,那里充满了绝望和悲伤,也要唤醒被压抑的委屈和愤怒,而后者往往不被意识到,因为“对亲人的攻击会引发内疚和羞耻感”

翻译过来就是:“我怎么可以去恨我最爱的人呢”,仅此一点就足可以让一个孩子情感隔离,或启用更加原始的“分裂”机制。

当巨大的爱与恨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时,幼儿除了用幻想中的分裂,保留亲人“好”的部分,隔离“坏”的部分,别的并没什么办法。

而心理治疗就是要整合这两个部分,“好”与“坏”可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让你知道,最爱你的那个人也是伤害你最深的那个,伤害你最深的也是你最爱的。

如若不然,“坏”的部分就会被潜意识变形为其他方式,伤害另外一些人

比如家豪,他会将这种愤怒丢给自己的爱人和孩子,他会用“突然消失”的方式伤害他们,潜意识是要让家人品尝自己早年的滋味,而这样的发生属于无意识,家豪不自知,家人也不知道,关系的破坏在所难免。

而不安全的根源在哪里,它又是如何影响着亲密关系,又是怎样变形的通过其他渠道增强掌控感的,而人们除了痛苦一无所知。当无法用现实手段缓解痛苦,除了探索内心,别无他法。

接下来,我会一点点告诉你,在亲密关系中各种表现方式,你是如何无意识破坏着关系,又在里面得到了什么好处,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