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

Graymii昨天发简讯给我说:

“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从头到尾都把他放在了一个比任何人都重要的位置,直到昨天见到他,我才幡然醒悟。他是我第一个宁愿就这么若即若离、就当做朋友,也想一直陪伴下去的人。就算只是偶尔想想他、看看呀的照片,都会觉得我还可以挺过去任何难过的日子。他给我的约定他遵守了,我也想遵守我对他放在心底的约定。他说过在他走之前会再来看我一次,这句话真的对我有着莫大的意义啊。昨晚我拍了他很多视频,因为知道会有好久好久都不能见面了,这些视频够我天天看着了念着了想着了。不就是两年嘛,不就是不能经常跟我聊天打电话嘛,反正早已习惯跟他没有太多对话却很心灵默契的交流。我会等的,我能够等的,相信我。哪怕不是他女朋友,哪怕这两年等完之后仍旧不是。”

这段话其实本来是第一人称、Graymii发给那个男孩子的,我改成了第三人称,易懂。

1、

Graymii有多深情可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同道中人,有多脆弱、难过、钟情我们都从来不会放在脸上、摆在表面上来。我们在所有人面前都装出一副坚强得像花木兰一样、阳光得像向日葵一样、滥情得像大海一样的人,而实际上的我们,可能只有同类才会明白。

Graymii曾经用了四年时间深切地爱着一个男孩,真的是爱着,不是喜欢。就是那种走到哪都可以想到这个人,睡觉睡到一半醒来、看看他有没有回自己,拒绝了很多人的追求只因为心里住着一个他。Graymii说过:“我腾不出这个地方给其他人了,这里已经满满当当的了。”

然后Graymii又用了一年时间迫切地从这其中走出来,她抱着我哭过、一个人在家里打我电话哭得撕心裂肺过。但是从头到尾,她都说:“我从来没有怪过他,他不喜欢我是他自己的事,不是我能控制的。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而已。没关系。”

后来啊,Graymii就学坏了,开始抽烟酗酒,她还去纹了一个花臂。她纹身的时候,疼到直流泪,还是咬着牙忍住了。她看着那个针一点一点刻在肉里面,有一丝丝血冒出来,她没喊过一个疼字。纹身师问她要不要停一下再继续,她边红着眼,边坚定地说:“不用,继续吧,死不了。”

过了三个月之后,Graymii给我打电话,这是她头一次用一种惊喜的语气对我说:“我好像遇到一个可以喜欢的人了!怎么办!”我很开心,她能够走出那段阴影、重头再来。

Graymii带我去见那个男孩子的时候,一路上跟我说了好多他们那天晚上遇见的情景。我看她像个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激动得不像话。我回想到之前她的样子,简直分别两个人呀,这样开朗的她,多好。

男孩子长得很干净,眉目之间都很清秀。他看Graymii的眼神很温柔,但是我看不到宠溺。他没有跟其他女生有过任何肌肤接触,甚至别的女孩子要跟他玩游戏、喝酒、要他微信,他都拒绝了。他捏着Graymii的脸开玩笑,Graymii反手过去轻轻的一巴掌,两个人像是情侣一样的举动,让我却莫名觉得不安。

Graymii在他们认识了一个月之后跟我说,“他只有一个前任,谈了三年,分手了,就在我跟他认识那天的前一周。”话语中有苦涩,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拍了拍她的肩膀,跟她一起坐在江边喝着啤酒,坐了一晚上,什么话也没有多说一句。

2、

半年之后,Graymii突然有一天跟我说,那个男孩子答应Graymii 19号来我们城市找她。他们已经半年没有见面了,“他还没有忘了我哈哈哈!我好激动!”然后在见面之前Graymii试了十二套衣服,画了四十分钟的妆。她去一家奶茶店买了她记得的、那个男孩子最喜欢喝的口味。

我是陪着Graymii一起去见他的。我看着Graymii在电梯上发抖到话语都说不好,在见到他之后笑成傻瓜。

这么喜欢吗?喜欢到,半年之后见面,开心成这样。我没懂。直到她给我发了文章开头的那道简讯之后。

很喜欢,不是爱,就是一种:只想跟你做朋友,但是又不想仅限于朋友的感情。

因为Graymii深知,恋人总有一天会分道扬镳,最可惜的是分手了之后还不能做回朋友,更有可能永不相见、见面如陌生人、如仇人。而朋友不会啊,她可以永远陪在他身边,看他喜怒哀乐,看他如何从一个男孩成长为一个男人。

我问Graymii:遗憾吗?

她答:遗憾、可惜。我跟他分开之前的那个拥抱,我可能会用两年时间去回忆。可是我宁愿他向他的朋友介绍我的时候,说的是最好的异性朋友,也不愿在未来的某一天,他说的是,前任。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我好不容易花了一年时间摆脱那个噩梦,我不愿意再毁了这个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