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锦醉得稀里糊涂的爬上了楼,借着昏黄的楼道灯光开门,可是却怎么也插不进钥匙孔。

忍不住骂了一句,然后又醉醉歪歪的拨打开锁师傅的电话,听熟练语气应该是常客。

也不顾形象,就直接瘫坐在地上,靠着冰冷的墙,头晕的厉害,脑子也十分烦闷。

她刚结束了一场明争暗斗的大学同学聚会,心力交瘁。

本来丈夫张彬说好了陪她一起去的,临了突然有紧急会议。

又不好推辞不去,这个聚会是好友阿黎借着自己生日举办的。

只是,唯独没想到他也在。

他是余立。

她的大学恋人,彼此的初恋。

大二在一起,度过了三年浪漫愉快的恋爱时光,极尽温柔烂漫的初恋,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毕业后找工作,两人挤在一间小出租屋里,两人到处投简历,处处碰壁,在大学里游荡玩闹,也没正经学到什么东西。

天天吃最便宜的泡面,五块钱一大包的那种,可以够两个人吃饱。

小锦没跟家里人说现实状况,只是说一切都好,工作稳定,工资待遇也不错。

上班后,大家都越来越忙,越来越累,两人每天回来累的倒头就睡,有时话都顾不上说几句。

第一个月发工资,余立开心的跑去商店,偷偷给她买了一个包,花去了大半个月的薪水。

本来想跟她说,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包,但是他一定会继续努力,会给她最好的生活。

可是,一向温柔懂事小锦第一次向他发了火。

天天挤在这个破房子里,我每天省吃俭用的存钱,就想在这个地方买套房子立足下来,你为了一个包,半个月的工资没了。

一个包能改变得了什么吗?能付首付吗?能当饭吃吗?还是说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了!

余立赶紧安抚她的情绪,不停道歉。

我错了老婆,是我考虑不周到,让你生气了,以后做什么都让你知道好不好?别气坏了身体。

小锦只是转过身去不理他,这是他们第一次没有相拥而眠。

爱情和一地鸡毛的生活碰撞在一起之后,碰得个稀巴烂,所有神秘新鲜的感觉都不在了。

最终,小锦选择了逃跑,做了爱情的逃兵。

那天余立下班回来,看到家里被收拾得一尘不染,他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衣柜里,只是,所有她的东西,都不见了。

小锦回到家里,经叔叔同意,去了叔叔的公司上班,后来又认识了帅气儒雅的张彬。

对张彬说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没多久两人就结婚了,张彬对她很好,她想要的尽量都给她,温柔,体贴,专情,做到了一个丈夫应该做的一切。

只是,陪伴她的时间不多,他的工作很忙。

对此张彬感到很抱歉,怕她闷,就鼓励她出去上班,说不为那点薪水,只为充实她自己。

结婚两三年来,她从没有为生活而烦恼,依旧优雅美丽。

生活的安逸让她几乎快忘了几年前和那个人的窘迫狼狈。

同学们五年不见,大家兴头很盛,推杯换盏,相互述说着这几年过得怎样,也拿以前的事来调侃。

小锦和余立当年多么登对啊,郎才女貌,可是让我们这些人羡慕不已啊!众人纷纷起哄。

她不搭话,只是笑笑,她感到有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让她坐立不安,让她想到当初的自己多么懦弱,多么面目可憎。

她努力想让自己镇静,让别人看见自己过得很好。于是她笑着说:我结婚了。轻轻伸出手,漂亮的无名指上有颗耀眼的钻戒。

果然。哇,这么大个钻,肯定很多钱吧,小锦,你命真好……

于是男同学们暗自叫苦不迭,身旁的女友纷纷逼迫什么时候也求婚也要那么大的钻戒。

她走出包间,喝了点酒,头有点晕,站在栏杆旁吹风透气。

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不知什么时候他也出来了,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她慌乱的不知看哪,几秒钟后,她抬头迎上他的眼睛。我挺好的。

我一直没忘记你,每次我想忘记,可是除了你,我再也找不到一个人去爱了。他几乎快要贴近她。

她突然很想逃离这里,逃离这个她曾经愧疚的人。

她草草说着我已经结婚了。就转身进了包间。

跟阿黎说她想回去了。

阿黎不让,说你这么着急回去干嘛啊,我这蛋糕还没切呢,你老公不是知道你过来了嘛,怎么,分开这么点时间就依依不舍了,结婚两年了还这么腻歪。

阿黎喝了酒,声音比平时更加响亮。刚好被进门的余立听到,他自己都没注意他捏紧了拳头。

又喝了些许酒,阿黎被她男朋友带回去了。

大家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三两一起,同学聚会?借着名义来聊骚罢了,心猿意马的人早就暗中涌动了,谁又知道上了谁的床!

余立想送她回去,却被她拒绝了,他刚扶上她的手,她就触电似的躲开了。

等师傅开门后,她衣服也没脱,躺床上一会就睡着了。

张彬回来后,看她模样,笑着摇摇头,给她解衣擦洗,抱着她睡了。

好像一切都没什么变化,生活的轮子依旧前进着。

一个星期后,小锦收到了来自余立的好友验证,思考两分钟后就同意了,她想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没什么不妥。

在吗?有时间吗,一起喝杯咖啡可以吗?

看着坐在面前的余立,她有些恍惚,记忆里有些青涩的脸,现在看着成熟稳重多了。

他说他依旧单身,依旧想念着她。

她冷静的说:我已经结婚了,我们回不去了。

可是,我想要我们回去,我一直爱着你。

她可能是孤单太久了,竟然没拒绝他说一起去海边的邀请。

回家跟张彬说,有点无聊,想要和朋友出去玩几天。

张彬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说那你这几天都不在,我想你了怎么办?她娇嗔一声,没个正形。张彬欺身而上,一夜缠绵悱恻。

穿上泳装的她,肤若凝脂,身材姣好,虽然以前看过无数次,余立还是没忍住叹了口气。

看到他的目光,她羞得红了脸,心里也很骄傲,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自然而然的,半推半就的,就睡在了一起。

约会这种事,从出门那一刻就做好了准备,无需辩解。

之后他们就以看电影,吃饭,展会等等各种借口出去,翻云覆雨。

张彬表现得从未发现妻子的异常,小锦和余立在一起的时候,都下意识的把戒指摘了。回家的时候再愧疚的戴上。

好几次她都想跟张彬坦白,可话到嘴边,看到他温柔的脸,又硬生生的吞回去了。

然后下定决心再也不和余立纠缠了,可是一收到他的消息,她就溃堤了。

那夜,尽兴后余立沉沉睡去,小锦起身喝水,他的手机突然亮起,可能是对她很信任,并没有设密码。小锦以前从来不会翻他手机。

好奇心驱使,她点开微信,就看到“老婆”发来消息,说老公在干嘛,儿子想他了,“老婆”头像是他们二人的合照。

突然一阵恶心,她冲进厕所呕吐,可能声音太大,余立醒了,连忙问她怎么了。小锦看这张脸,以前觉得怎么温暖现在就怎么恶心。

她说,我怀孕了。

果然,余立惊慌得大声说孩子不能生下来,要去打掉。

为什么不能生,我离婚了,我两就结婚。她冷漠的说。

他结结巴巴的说,我还没准备好。

她立即穿好衣服,出门时说你这个人渣,不配我给你生孩子。

原来,余立做了一个富家女的上门女婿,看着她的脸色行事,这些年的委屈早已磨掉了刚毅的脾性。

离婚?他敢吗?他出轨在先,老婆有的事方法让他一分钱也拿不到。为了一个前女友?他还没傻到这个地步。

他来这里是给老婆办一件很重要的差事,恰好遇上同学聚会,没想到小锦也来了。

看到她依旧美丽,而且比以前更加动人,他心里就怨恨,他恨当年她抛弃他,甚至把上门受的屈辱也恨到小锦身上。

就制造了这些让她心甘情愿的被自己睡,好久都没有享受主动权了,老婆只会让自己像个鸭子一样满足她的需求。

小锦回到家后,就跟丈夫张彬全部交代了,她说你要离婚的话,我也没有怨言,对不起。

张彬抱着她说,他其实早就知道了,可是确实是他陪她的时间少,是他亏欠她,她犯错了他也很愤怒,但是他爱她,他一直等她回来,现在回来了,我就不让你走了,好好的做我妻子。

如果你无聊,我以后尽量抽时间陪你,要不,我们生个孩子吧!

之后小锦办了张黑卡,拍了一些照片发给余立他老婆,就把卡扔了。

我负你在先,是我对不起你,可你居然用感情再来骗我,我要让你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小锦以为,这段岔就这样过去了,谁知道,这一切都是丈夫张彬设计的局。

那天早上张彬一反常态,平时作息时间十分规律的他竟然赖床。

小锦起床做好了早餐,他都还没有起床。她叫醒他,他睁开眼时一脸烦躁和冷漠。

小锦感到眼前人是如此的陌生,好像从未认识过。

他出家门后,小锦就花钱找人盯着他。

他去见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笑容满面。小锦看着一张张照片,不禁冷笑起来。

那天小锦去参加同学聚会,张彬根本不是有什么急事,而是去找了余立,把他查了个彻底。

扔了一大笔钱给余立,让余立去勾引小锦,让她陷进去,她错在先,好离婚。反正,他已经偷偷的把她叔叔的股分收购了一大部分,她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在小锦跟他坦白说自己有问题的时候,他居然那么冷静,这反应就像早就知道了一样。小锦就留了个心眼。

张彬以为她懒,什么都不关心。

女人的直觉是不容小觑的,事出反常必有妖。

只是张彬没料到,小锦先他一步将了余立一军,他只好暂时放弃离婚的想法。

小锦给叔叔说了张彬的问题,没想到叔叔也是早就知道他狼子野心。

而小锦把一沓张彬偷税,挪用公款等等资料交出去时,顺便把离婚协议书也递上去了。

至于那个陌生的女人,就是余立的有钱老婆,而她和张彬之间的恩怨纠葛,她懒得去知道了。

她知道的是,靠男人不如靠自己,所以认认真真的跟着叔叔学习财务方面的知识。

至于爱情什么的,暂时不考虑,她现在不相信婚姻了。等她足够自信足够强大的时候,男人多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