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1、

王丽没有读过高中,在她读书的那个时候,高中对于她们而言很是奢望。

她们村子同龄的孩子几乎都是读完了初三就算是毕业了。有的出门打工,有的在家务农,反正也算是读过书了,毕业了总是要找个活干。

王丽也是一样,她没有出门,毕业以后哪儿都不去。母亲和她聊了几次,她总是笑着说想留在家里。

母亲最懂她,王丽的成绩非常好,可是性格内向,平时不怎么爱说话。毕业了,她没有读高中,总觉得心里遗憾。

母亲担心她在家里闷着,生怕她天天郁闷病了,所以经常拉着她聊聊。

王丽是真心不想出远门,她从小最远的就是去了县城,她不想去远方,虽然书里曾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她想留在家里陪着母亲,只是觉得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有点小小的惆怅和不甘。

从小学到初中,她的成绩总是排在班里前三名。可毕业了,一切都结束了。

高中也不是不能读,只是名额太少,学费太贵。回头想着家里的状况,她不敢多说,只是觉得自己的读书之路算是告一段落了。

初夏,蝉声鸣起。

母亲和邻居拿着手电筒出去抓知了的幼虫去了,留下王丽一个人。

是夜,月光皎洁。

王丽偷偷走到院子里的一颗槐树下,她竟然情不自禁的抱住了树干,抬头仰望星空,偷偷在想着:要是家庭条件好一点,该有多好啊?

可又有一个声音在她心里回荡:不能这样,母亲为了这个家已经够努力了,这样的要求太过分了。

她心里有种浓浓的负罪感,为刚刚的想法后悔,可她真的想读高中,很想很想。

那晚她抱着树干偷偷哭了,哭了很久,很久。

2、

就这样,王丽开始跟着母亲到地里干活。

她哪里干的动农活呀,不一会儿,就累得满头大汗。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不忍心自己的女儿这样受苦。

她让她回去了,不要再来地里了。可王丽不干呀,她知道这些年读书全靠母亲一个人辛苦着,父亲走的早,家里大事小事都是母亲张罗着。

一年到头,也不见得她休息过几天。如今王丽拿起了手中的锄头,才发现,这些年母亲的不容易。

她坚持不走,跟着母亲在地里除草;汗水不停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可王丽也顾不得擦汗,只顾着手中的锄头。母亲不忍心,说了句:“好了,咱们回去吧?天太热了。”

看着母亲要走,她才放下手中的活。母亲心里很痛,她懂女儿,她知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不是王丽的,她做不来,自己也不忍心女儿这样受苦。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让她干过农活。

可她也不愿和村子里同龄人一起出门打工,听说她们去了深圳,那儿可以挣很多的钱。

作为母亲,她着急,整夜的睡不好,总在想着给女儿找个出路。

有天邻居张婶来到家里,她和王丽母亲聊着,不知不觉聊到了王丽。张婶说:“小丽她妈,这小丽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啊?”

“有什么打算呢?还没有,呵呵。”

张婶接着说:“哦,我想和你说件事,你看我表哥家有个孩子也是中学毕业,没能考入高中,你要是不介意,问问小丽愿不愿意,两个人处处呗?”

“哎呦,她张婶,这孩子才多大,刚刚18呀,也太快了吧?”

“哎呦,小丽她妈,处处呗,不合适就算了。”

王丽母亲想着,是啊,女儿不愿出门,在家务农也不是事,处处要是合适,还能在县城留下,该有多好。要是回家也很方便。她准备晚上找女儿说说。

3、

母亲说了之后,王丽愣住了。她最害怕的事情竟然提前到来了。可母亲都说了,见一面就见,反正早晚都要嫁出去。

不过几天,张婶安排在自己家里,王丽见到了凯子。不曾想,凯子这人高高的个子,很是帅气。王丽心里很是喜欢,可表面还是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凯子和她聊了会,两人挺合得来。后来,两人彼此同意了。不久,凯子家竟然来提亲了,他们想早点把王丽娶到家,也打算早点抱孙子吧。王丽心里犹豫,母亲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可最终还是答应了。

凯子带着王丽来到了县城,县城和过去不同了,曾经的回忆一点都找不到了,如今到处都是高楼耸立,从小到大就来过县城一次的王丽,此时此刻看得眼花缭乱。

半年以后,他们俩结婚了。村里人都是很羡慕呀,瞧瞧,她是有多幸福呀,一时成了村子里羡慕的焦点对象。王丽嫁到了县城,更重要的是嫁给了自己喜欢的凯子。

不曾想结婚不到两个月,凯子慢慢变得脾气火爆,动不动就朝着王丽发脾气。开始王丽以为可能是处于磨合期,等过了这个阶段就好了。可没想到凯子看到王丽忍气吞声,后来变得肆无忌惮了,每每喝完酒回来都要吵一会。

王丽只能偷偷的摸着眼泪,她曾以为的幸福原来只不过过眼云烟。

后来,她是在忍不了了,就偷偷的给她婆婆说说。婆婆倒是痛苦,直接说:“我们家凯子比你小,你要处处让着他,不要和他一样。”

那一刻, 王丽不再说话,转身离开,反正心里失望极了。

是啊,爱需要包容,可爱更需要相互理解。

她收拾了东西,回到了乡下母亲那儿。

4、

见到母亲,她走过去一把抱住母亲,大声哭了起来。也许只有这样的时刻,她是幸福的,心中所有的委屈一下都发泄出来了。不用她说话,母亲已经猜到什么事情了。

母亲轻轻的说:“闺女啊,你受苦了。是不是凯子欺负你了?”

王丽早已泣不成声,她依偎在母亲怀里,就像小时候一样。过了一会儿,她把内心的委屈统统说了出来,仿佛那一刻她已经暂时解脱了。

母亲听了以后气不打一处来,她出门去了邻居张婶家,把情况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张婶也很生气,她打电话给凯子,凯子竟然挂掉了;她又打给凯子母亲,凯子母亲不好意思的说一定好好的教训凯子,一定。

过了几天,婆婆来接王丽回家了,说了很多凯子的不是,可毕竟是一家人,俗话说的好:家丑不可外扬,小两口过日子难免磕磕碰碰,你的委屈妈知道了,也狠狠的训了凯子,就差打他一顿了,小丽你就消消气。

王丽没同意,她说:“妈,对不起我不能回去,要回去可以,让凯子自己过来道歉。”

婆婆看着没有办法,只能回去了。又过了两天,婆婆带着凯子来了。

凯子当着张婶,两家人的面给王丽道歉了,然后大伙去了饭店聚了一下,下午王丽就跟着凯子回去了。

是啊,过日子也许这样。到了县城,婆婆真的是对王丽很好,大都是百依百顺。而凯子,也和过去不同了,他没有再像王丽发过脾气,他只是整天不知在忙什么,好像没有时间陪王丽。

一瞬间,幸福来的有点突然。

王丽整天在家无所事事,只能做做家务,把家收拾的与众不同。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有一天,凯子又喝酒了,他回来了,王丽又是倒水,又是拿着毛巾,可就在那一刻,也不知凯子在外受了什么刺激,也不知他心里怎么了,他竟然冲着王丽自己的老婆扇了一耳光,是的,他打了她,嘴里还不忘振振有词:“哥们整天都说我怕老婆,唯老婆是从,就连我妈也开始向着你,让你来当家,切,怎么可能?这个家,永远还是TM老子说了算。”

王丽愣住了,那一刻她不知是该愤怒还是怎么,她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了。

安静了一会,她决定回母亲那儿。这一次,她决定不回来了。

5、

后来,任凭婆婆如何劝说,还有凯子如何道歉,王丽决定离婚了。一时间,她又成了村子里纷纷议论的对象。

母亲不再说什么,她知道,与其看着女儿整日受委屈,不如分开让她解脱。离婚的时候,她什么都没要。

再后来,她和母亲说了声,独自来到了武汉。武汉是座大城市,曾经的她不想出远门,而经历这些,她毫不犹豫的走了出来。

她进了一家生产玩具的工厂,每天拼命的忙碌着。不久,她挣到了钱,但她没有寄回家。她拿来买了书,又在厂子不远处租了套房子。每天下班都回来她都会挑灯夜战的看书。

有天下班回来她在小区门口遇到了有人在卖小狗,大都是泰迪,她看着呆头呆脑的小家伙甚是可爱,于是买了只回来。

从此,房间里不再是她一个人,还有泰迪。她还给泰迪起了一个名字,就叫小小丽。在她看来,不是她收留了它,倒像是它收留了自己。

后来,她读了夜校,慢慢的提升了自己。

再后来,她成了一家公司的白领。她从曾经的一居室,搬到了新租的房子里。她自己租了两室,一件是自己的,一间留给小小丽。

离婚六年,离家六年,她变了,变得坦然;唯独让她揪心的就是对不起母亲;她曾暗自发誓等到事业爱情双丰收,再去看望老妈妈。她是这样倔的孩子,从小就是。

她的微博一直置顶着这样一条微博:

我希望有个如小小丽一般的狗儿,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屋;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去年春节放假她回去了,开着自己刚刚买来的新车,带着不久前遇到的男朋友,还有小小丽,就这样回去了。

车子停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只见母亲拿着扫把在门口扫地。车窗慢慢降了下来,母亲低走头看了过来,看到女儿的那一刻,她竟然一下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王丽跳下车,普通一声跪在了老人家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