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想想自己的人生故事。我只能说小时候我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可是我很会背书,也很会记旧考题。然后那个时候的我,是非常非常的内向,而且很安静。所以每次只要有这种户外活动课程的时候,我都会躲到我自己宿舍的衣柜里,躲起来,翘课不让老师发现。

好不容易,在我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迎来了我人生的初恋。那时候我心里觉得,哇,我的美好人生就要开始了。我可以当个老师,然后结婚成家,听起来很顺遂吧。

然后开始工作以后呢,有一天,老天爷突然给了我一个很大的礼物,就叫作“知名度”。我其实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它。我可以说是误打误撞,进入了演艺圈。而且大家都会说,三十岁,哇,成名甚晚。我自己也觉得太晚了。可是现在的我想一想,我觉得这样的时间点真的很棒。如果再早一点,在你年轻的时候完成了所有的梦想,那不是也有一点点的可惜吗?我们可以在不同的时间点,把不同的乐趣,找到不同的感受。

很快的,在老天爷给了我一个大礼物以后,在同一年,他也给了我一个巨大的考验。2005年,在某一个广告的拍摄现场,早上六点钟,那时候我已经在一个大草坪上stand by要拍广告了。然后导演就走过来问我说:“你这个镜头虽然有点远,可是马在飞奔的镜头看得出来是替身。你要不要自己来试一试。”

我想都没有想就说:“嗯,我试试。”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回答了“我试试”这三个字。这三个字,让我从马背上重重地摔了下来。那个时候地马完全不受控制。它没有照原本规定走的路线,直奔到另外一个路线。另外一个路线面对就是一片森林。我发现我完全没有办法抓住那个缰绳的时候,它一直冲一直跑,越跑越快。那时候我心里觉得,我就是要撞树了,要不然还是会被它甩下来。我一定要立刻下一个决定。于是我下的决定就是,我要跳下来。就在我跳下来的同一瞬间,被马狠狠地踢了一脚。于是,真的是一片空白。

等到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动不了,我受伤了。还有很巨大很巨大的疼痛。这个伤,它是在心脏以下一公分开始,有六根肋骨,七个地方的断裂性骨折。也就是说,如果再偏上那么一公分,就没有现在的我。

当我到了医院的时候,医生说肋骨断裂会是身体最大的疼痛。他叫我你一定要忍。我就问他说,这会好吗?他说会,然后,我再也没有喊过一个痛,也再也没有流出一滴泪。因为我要让我全部的精力,都来修复我自己的身体,即使那时候是连呼吸一口气都觉得好疼好疼。然后接下来的日子,我疼到快要没有知觉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要和这个痛共存,我要和它共存。也许睡了一觉明天就会好一些。

我们还有另外一个训练,就是很用力地咳嗽。因为这样我才能把自己的痰咳出来,才不会引发肺炎。等到我的骨骼长得稍微好了一点点,我开始可以离开床,然后开始可以练习走路。开始走路以后我就觉得好快乐,可以自由行动时你会发现你真的是最快乐的。在养伤的那段期间,我的家人都陪着我,我的爸爸很像我的一双眼睛,因为我不能移动,他们会用画笔记录下病床外的点点滴滴,给我看,让我看到的不会只是四面的白墙。而我的妈妈就好像我的一颗心脏一样,她都会在我旁边说,你会好的,你会好的,一定会好的。这种无比乐观的能量,给了我很多的氧气。让我可以呼吸,所以我觉得老天爷摔了我是要考验我够不够坚强。有没有这样宽阔的胸襟,可以面对未来的一切。

我花了半年的时间,回到了原本的自己。我也谢谢这样子的一个考验。因为在那时候的日子,我对每一个每一个事情,还有机会,都觉得像绝世珍宝一样地珍惜。又会觉得哪有这么多的时间,来患得患失。如果当时只差一公分,可能一切都成为零。

于是我人生的下一个转弯,就是电影赤壁。在那么多那么多优秀的演员中,选到了我这个新人,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所以像这样的一个新人,可想而知的就是要面对许多质疑的声音。其中当然包括了所谓的花瓶说。其实我脑袋里有个空间,很想把那个花瓶砸碎砸碎砸碎。可是我会告诉自己,我何必呢,我何必因为他人的言语来左右我的前进呢?在上一个阶段,老天爷已经赋予我了一个柔软又坚强的心脏了。现在的我应该不要再怕这些言语,我要用柔软的力量,让时间推移,然后用女人如水的姿态。我要温和但是很坚定地走出我自己的道路。我不要因为他人的声音来决定我的价值。我要用我自己的行动来决定我自己的价值。

我想在座的很多朋友们,在生活中也可能会受到很多的质疑。你也许会愤恨不平,觉得为什么要这样质疑我?可是如果我们太在乎的话,我们就会活在他人的言语当中。而慢慢,慢慢地失去了自己,我觉得人生的第一课就是学习接受,然后呢把话说小,把事做好,是进阶课程。再来就是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价值。也是每一个人的必修课。

到现在,你们已经听了我讲了几分钟的娃娃音,不晓得有没有人有一些抱怨吗?谢谢,谢谢你们的包容。这个娃娃音的讨论有一阵子我真的被讨论到我觉得我的声音太不对了,是不是我需要改进。我应该要改变一下我的声音。然后有一天我在机场的时候,我就把自己乔装得很好,你知道就是从头到脚包的很好,我觉得一定没有人会看得出我了。成功!然后就在我在排队的时候,我就说了一声不好意思,然后我旁边的婆婆立刻抓着我说;“志玲姐姐你好瘦,你要吃饭,你有没有吃饭,你要照顾身体照顾身体不然婆婆心疼。”我觉得这个婆婆的关心真的好真诚好发自内心。然后她是因为我的声音听出了我。我的声音其实就是一个有辨识度的理由。也是可以拉近我和大家之间距离的原因。我为什么为什么一直想把它丢掉呢?它好像是我的一个标记,就好像如果你要把标记丢掉,就像把胎记挖掉一样。我办不到。我的弱点也许就是我的优势。因为这样,你们记得了我。

我很感谢到现在为止所发生的一切,一切的一切。今天来到这里,我想要和大家分享的就是,如果我们都可以转个念,换个态度,结果也许就会不同。不要用愤怒的情绪阻止了你前进,我们可以用温和的言语去沟通。我很多的朋友都会告诉我说,你就最喜欢传递那种什么,快乐正面的能量了。我说这很重要啊。当你可以传递快乐的能量,你就会有这种善的互动。当人们有了这种善的互动,你会发现当你付出,你就更喜欢自己。于是你就会拥有长在心底的善良,以及这种快乐的能量。今儿拥有长在骨子里的坚强。

我把它送给你们。希望在将来,我们都可以一起用温和的力量,去改变。不要用愤怒的力量,来遗憾。在每一次每一次的挫折之后,绽放出属于自己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