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曾起来如之早,自己就是一个没有规律的甲壳虫生活在自己的小小铠甲中,耕织者自以为是的幸福生活。常想起我曾守护的是什么,曾经的那个她又是怎样的容貌,眼前迷蒙是他人阻挠还是自我封闭不去碰触心底的一波荡漾,每次看见你或相关物品心中总会浮起一丝异样。

时间真是一样极好的东西,忘却一些不曾舍弃的东西,修复一些妄想的事情。悄无声息的驻扎在每一个能接触能感触的地方,一点点攻占每一寸高地。

一年又一年 —— 还是那一念-Graymii 小灰

灰还记得那年冬天吗?

不久的将来我们都会彼此忘记,忘记那个美好的冬季,忘记那个雪花飞扬,白雪皑皑的寒冬,我已忘记我曾经对你承诺了多少未来的憧憬,但那个承诺我从不曾忘记也不曾放弃,也不曾怀疑在不久的将来我会将她实现。

这段时间来过一些人,却未能将我心中位置的那个你移去,也未曾占据过那个位置,也许在时间的长中总会有个人适合那个位置,她、她还是那个你,其实我不是算命的谁又有能力把控未来呢!命运是自己选择的怎样的路不能后悔也不应后悔,既然走上了那条路又何须又岂能靠后悔重新选择吗?走怎样的路需要自己来承担,三十而立我已二十九,人生道路还有很多需要去抉择。

草长莺飞的日子好久不曾看到,记忆中的那个家总是春意盎然,满满的草绿色昆虫的嘶鸣声,院边马儿的嘶叫。

枯荣败落的现实总在眼前,翻看家中冬日照片覆盖整张的黄色,这就是曾经的那个家也是现在的家。

一年又一年思绪的增加了一些又减去了一些,对你的那一念不却从不曾减少。

嗨!

最近怎么样了!

还好吗?

不二的兔子

2015年6月8号(四月廿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