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昨晚为什么那么晚才回来”

“公司有个应酬”

“呵,你总有应酬,刚结婚时没见你那么忙”

“我说了有应酬,你还想怎样”

“我想怎样?是你想怎样吧,每天回来的那么晚,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算了,懒得和你说,公司还有会,我先走了”说着,苏哲面色冷淡的打算离开。

“你今天要是走出这个门,我们就离婚”声音有些声嘶力竭,姜娴的眼眶微红,吼完这声后整个人无力的靠在沙发上,显得无助而柔弱。

“那便如你愿吧,待会儿离婚函会发给你,我走了”苏哲没有看姜娴,语气冷淡的转身离开。

……

1

类似的争吵已经不知道进行过多少次。唯独这次,姜娴鼓起勇气提出离婚,却仍然没有留下这个已经变得让姜娴陌生无比的男人。

“也许,是时候彻底放手了”瘫坐在沙发上的姜娴捋了捋凌乱的头帘,煞白的脸上却没了刚才的柔弱,那种神情大抵和刚才苏哲脸上那种冷漠一样吧。

爱了这么久,姜娴真的累了,说出离婚两个字,对姜娴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第一次,姜娴觉得自己的灵魂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太久的委曲求全早已让她忘却了那种做自己的感受有多美好。

没有经历过那种死心塌地的投入到爱情中,最后却只能遍体鳞伤的选择退出的感受,就没有资格叙述那些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有多浪漫、美好。你永远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被所谓的爱情伤的多彻底。

最陌生的人,大概就是不爱了的两个人吧,明明最熟悉,却又最疏离。

缓缓起身,姜娴强打着精神洗了把脸,冰冷的水洗下滚烫的眼泪,也洗去了关于那个男人最后的一点温存。

化了个淡妆,姜娴驱车前往律师所,这一次,姜娴下定决心要主动起来,为什么非要等着他的离婚函发到自己的手上,凭什么不是自己主动踹了你。姜娴的想法很多,却全是给自己鼓劲的话,谁都无法想象这个柔弱的南方女子今天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做出这一系列强势的决定。

“苏哲,这一次,是-我-不-要-你-了”到了律师所,姜娴不禁再次潸然泪下,这个柔弱的女子流着泪近乎声嘶力竭的一个字一个字喊出这句话。

2

许多爱情,也许一开始就意味着结局惨烈。两个人都曾选择为彼此低到尘埃里,却在中途互相杀害,消磨着彼此仅剩的那份温存。

“明轩,你经历过那种开始恨不得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其中,最后却觉得连多看对方一眼都嫌费力的爱情吗?公司顶层最阔气明亮的办公室里,苏哲褪去脸上的冷漠,略带些悲怆的冲对面的律师陆明轩说道。

“苏总,有些事情明轩不好评论,但是我始终相信,两个人曾经那般美好的爱情,是值得怀念和思恋的”

苏哲苦涩的笑了笑,“曾经的美好,呵,过了这么久,我都快忘了当初的她,是什么模样了吧”揉了揉肿胀的额头,苏哲靠在椅子上,合上眸子开始回忆和思考。

“明轩,你先按我的要求作一份律师函,剩下的待会儿再说吧,我自己待会儿”

“好的,苏总”

随着办公室的门缓缓合上,那段漫长的回忆开始在苏哲的脑海里回荡。那时的苏哲,还是个穷小子,却遇上了花一样美丽而优雅的姜娴。也许是苏哲孜孜不倦的追求打动了姜娴,在那个苏哲一贫如洗的年代,姜娴竟然不顾家人的反对选择和这个穷小子交往。

虽是清贫了一些,但两人一起为生活努力奋斗,便也不觉得日子有多难过。每天早上,两人吃着一起做的早点,然后苏哲骑着那俩从二手车厂买回来的自行车带着如花似月的姜娴去上班。晚上,下班比较早的姜娴坐在公司楼下的长椅上,翘目以盼的等着苏哲来接。周末,两个人雷打不动的带上帐篷和衣食用品,前往郊外的云星山,互相依偎着欣赏晚霞,品位初阳,互相诉说着彼此一周来的欢愉和郁闷,漫天的晨星,是两人长达五年的恋情的见证者…

后来,苏哲的公司终于从小打小闹走上了正轨,当初那个穷小子凭借着一腔热血,终于摇身一变成为姜娴母亲所要的那种青年才俊。两个人的恋爱长跑也终于有幸找到了最终的归宿。直到现在,那场婚礼的每个场景都在两人的心中挥之不去,那一天,是苏哲最兴奋的一天,也是姜娴笑的最多的一天,一切都看似那般美好,却不曾想这一切的美好到了今天,早已成为支离破碎的迷梦。

许是公司的事情太忙,苏哲也忘记了自己到底多少个晚上熬到半夜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开始姜娴只是温柔的等着自己回来,有时候实在坚持不住,姜娴会把煲好的汤放在床头才睡。后来,大约过了三年吧,具体数字苏哲也忘记了,只记得过了很久,公司越做越大,自己也越来越累,忍耐已久的姜娴终于受不了这种白天黑夜都几乎看不到苏哲的生活,于是两人开始争吵,彼此之间的间隙也越来越大,时至今日两人不知道早已吵了多少次,却每次都没有一个合格的答案。

想着想着,苏哲的嘴角从开始的微笑变成了后来的凝重,脸上的表情也从最初的放松变成了现在的纠结。

“我们都没错,但是却输给了时间”

“也许一切回到从前,你和我都彼此做着一些轻松的工作,然后我能常常陪伴着你,会更好吧”

“我有了一切,却不得不失去你,说到底,我还是失去了一切”

苏哲张开眸子,眼神变得明亮而灵动,里面有了一些一个成熟商人所不具备的被人叫做感情的东西。

3

“苏总,姜娴小姐的离婚函发到了公司,您要看一下吗”适逢其时,陆明轩的敲门声和说话声传来。

“明轩,进来吧”苏哲眉头微皱,那句姜娴小姐的离婚函让苏哲的心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原来有些事情自己处于被动的角色时,是那样的难过。

“苏总,我们的律师函也做好了,要不要发过去”陆明轩拿出一沓文件,递给苏哲,同时把姜娴的离婚函也递给了苏哲。

“****双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达成如下协议:

一、协议双方自愿离婚。

二、财产处理:姜娴女士自愿放弃一切财产,一切财产归苏哲先生所有

……”

苏哲的心在看完这份离婚协议书后,又是一阵绞痛,“原来一切,和钱无关”苏哲突然间明白了一些东西,而这东西,是以前的他,从未意识到的。

“她开始选择我,本就不是因为钱,她对我的好,也并不是因为我现在的成功,现在她决定放手,也不在乎我的钱。原来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她爱我”苏哲的心里在复杂的想着一些他羞于承认的事实,转念想一下自己刚才决定把自己的财产分一半给姜娴时所表现的大义凛然,苏哲有些羞恼的把陆明轩做的那份离婚函狠狠撕碎。

“明轩,帮我备车”苏哲用手拍了拍头,以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却发现脑海里仍是一片混乱。

陆明轩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快速的动作起来,通知助手准备了一辆车。

苏哲离开公司,拨打姜娴的手机,却显示关机,本打算驱车回家的苏哲仔细想了想,决定前往那个曾经属于他和姜娴最常去的地方——云星山。

4

南方佳土,最好的一点大概就是寒冬腊月依然满园春色吧。云星山是一座海拔1000米的小山,虽然小了点,但是山上的风景却很秀美,虽是寒冬,山上的兰花和茶花却开的茂盛,满山的清香让人闻之便心生愉悦。

苏哲和姜娴经常去的地方,在云星山顶端的一处平台上,那里有两人用石块堆成的一个矩形石台,供两人坐在上面赏日赏月。

以往两人爬山,都是苏哲牵着姜娴的手,不紧不慢的徐徐爬上去,路上两人会在半山腰处停歇片刻,这时苏哲便会摘几多小花戴在姜娴的头上,然后嬉戏打闹一番。

虽是郊外,但云星山离市区倒也不远,驱车一小时便可以抵达。只是这次苏哲穿了一身西装搭皮鞋的装备,以往可以轻松爬上去的云星山,这次却是个不小的挑战。

走了半个多小时的辛苦山路,路上精心挑了几多艳丽的小花,苏哲终于到了两人常常来的那处平地,只是这里,却并没有那道苏哲期待和熟悉的身影。

落寞的摇了摇头,苏哲的心情多少有些复杂,有些事情一旦想通,便如同洪水泛滥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只是眼前这场景,却让苏哲满腔的话语无处倾泻。

“也许错过一次,便是永远失去了吧”苏哲坐在石台上,看着手里的那束小花微微叹了口气。

山腰处,却是另一番情景。

姜娴回家找出以前的爬山装备,虽然不是太大的牌子货,但是这套爬山装备却成了姜娴数年都没有更换的宝贝。因为这套装备,是苏哲省吃俭用半个月,才买回来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

和苏哲一样,姜娴也摘了几多小花,本想戴到头上,手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姜娴眨了眨眼,收回了有些抑制不住的眼泪,把小花扔到地上继续往上爬。

山上,等了十几风中的苏哲苦涩一笑,起身打算离开。那束小花,苏哲并没有扔掉,带回去插在花瓶里,也不枉此行,至少还为以后留个念想。

苏哲准备走了,刚走到平台和山路的交界口,迎面而来的那张脸却让他瞬间呆在了原地。

姜娴尚有些红润的眼睛还没有恢复如初,此时却也和苏哲一般呆立在原地。

两人就这样互相凝视着对方,大概过了一分钟吧,姜娴本就要溢出来的泪水终于止不住的决堤而出。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两人同时说话,一道声音有些哽噎,一道却呜咽着有些模糊。

“苏哲,你个混蛋,你记住,这次是我不要你了”姜娴呜咽着,声音却越发模糊,倔强的她转身想要离开,却被苏哲有力的大手牢牢环住。

“你不要我,那我岂不是没人再要了”苏哲双手抵抗着姜娴的反抗,牢牢的将其抱在怀中。

“你就该没人要”姜娴的声音越来越小,整个人的气息也有些不平稳。

“所以我才来找你啊,也只有你要我了”苏哲平日里的养成的那股子霸道的气势在此时才彻底的被最初的那股子不要脸的劲儿所代替,整个人伤感中带着一些不要脸,拼了命的把怀里的女人往紧里抱。

5

许久,待到姜娴放弃了反抗,苏哲强制性的把姜娴抱起来,放到石台上坐下,同时自己也坐到姜娴的左手边,伸出右手紧紧的环抱着姜娴。

“以后,我们每周还来这里看星星好吗”

“不好”

“那我就把公司卖了,找人把你绑架到这里来,天天让你看星星”苏哲揉着姜娴的丸子头笑道。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那就勉强陪你看吧”姜娴的琼鼻微微的动着,带着哭腔幽怨的看着苏哲道。

“娴儿,我今儿想了很多,当过往的经历向我袭来的时候,真的是挡不住的想要笑,仔细想想,我应该好久没笑了吧”

“反正我没见过”

“当初一直认为,我这个穷小子有一天可以让我的爱人过上衣食无忧的有钱人生活,就是我对你最大的礼物。可是我却忽略了,我们两个从来没有因为有钱没钱而争论,却因为我没有时间陪伴你而争论不休。原来我心中那种很累的感觉,并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了,而是因为我逐渐的忘记了自己曾经想要追求的那份感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每天可以抽出时间来和你聊天,陪你说一下自己的喜怒哀乐,我便不会那样忙碌和心累,原来一切的一切,是因为我忘记了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有多快乐。我也忽略了,现在的你有多难过”

“我打算把自己的股份转让出去,以后我们两个开个花店怎么样?要个小宝宝,平时卖卖花,逗逗孩子,然后周末一起来这里看星星”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姜娴止不住再次哭泣,但却主动抱住了身边的苏哲。

苏哲的手紧了紧,没再说话,只是眼眶也不由得湿润起来,大概很久没笑过的他,更不曾哭泣过吧。

两人的头靠在一起,又像从前那样,互相依偎着对方,互诉这些时日的悲欢离合……

爱过,便是永恒;不爱了,便回忆下过去。转来转去,你会发现那个人,依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