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记得吗?我记得啊!

那年,小城还没有电影院。我在网上查到那天上映《非诚勿扰》。

那时候手机还不是智能的,用的台式电脑。我在网上订了票,打电话给你。让你赶紧请假,我这边有急事。

你惊慌失措地请假,开车来我这里。我神秘的说去一个地方,你问,我也不说。

小城距离那个有电影院的城市七十公里,那时候没有导航。我们一路打听着找到,坐下后电影刚要开始。

这是第一次跟你在电影院看电影。时间:2008年,12月,18日。

我们在黑暗中拉着手,冬天里,我们的手和心都是火热的。

电影到孙红雷的葬礼那一段,我哭得一塌糊涂。突然想到,万一我哪天离开你,你会怎样的不舍。我也怕哪天我离开你,你会怎样得难过。

你也流泪,应该为电影情节和身边哭成泪人的我。

我们是最后两个离开影院的。从那以后,我看所有的电影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影院。那个冬天格外美好,我们因为找到彼此而狂喜,我们因为生命中的遇见而心跳。

那年,我们刚刚找到。我们以为,往后余生不会再有分别。

那年冬天的雪很大。那个大雪纷纷的冬夜,我们一起走了大半个小城。总是一路走,一路说,一路笑。路灯下雪花飘落,我抬头说“雪花是老天爷的头皮屑”。你笑得直不起腰。

总有一些话成为我们的经典回忆。

在青山公园走,一种不知名的兰花。我问是什么兰?你脱口而出“刘胡兰”。被你笑疯。

总有一些外人看似疯狂的事,我们在做却不觉得疯狂。

遇见不久的一个午后,你拉我去海边。店里还有弟妹在玩,就那么跟你走了。一个下午,聊不完的前世今生。我穿一套黑衣里面是白色背心,你说我的黑白配像喜鹊又像企鹅。我们聊着,那个下午把余生都托付了。

直到弟妹打电话,带着哭腔。竟不觉得冷落了她。你把包里所有的物件都给了我。进口的口香糖、索尼袖珍收音机。我傻傻地接着,无言以对。

那时候的我们,十年前的我们。我的日子清苦,你来了,带来了我没尝过的甜。

日子仿佛三年一个轮回。我们在一起形影不离的三年,弥补了我缺失了几十年的温暖。后来又分开三年,又弥补了几十年没有尝过的想念。

我离开,是为了不成为你的负担。我知道离开你会受苦,但因为有你给我的底气,这次离开我知道不是永别。我有每个月去看你的勇敢,你也有每个假期来看我的义无反顾。

一个下午,突然想你。给你打着电话出发。高速公路上的长途电话,两个半小时没挂。等我到你楼下,叫着你的名字。你的惊喜从四层落下,生生把我的长途疲惫一扫而光。

有的是力气,有的是激情,有的是鲜衣怒马的少年心境。

一起走吧!去乌镇看黄磊眼里的船和风景。一起走吧!去山里看看,下雨刮风都不怕,我们是彼此的伞。一起走吧!一天往返六百公里,我是你的司机,你是给我擦汗给我吃东西的副驾…

都记得,那些欢声笑语的日子。

也记得那年新店开始的那把火。

开业第二天,忙碌一天的晚上。亏得你闻到味道不对,我几乎爬着上楼。二楼的房间着火了。被子呼呼燃烧。我惊慌失措地拨打119。你却像将军一样淡定。冲在第一个的是你,来回接水的是你,慌而不乱的是你。等火灭了,我抬头看你一脸的黑灰,笑出眼泪。你看着我一脸的黑灰,抱着我笑。

那一夜我烫伤了手,你脸都没洗带我去急诊。那一夜你拉我回家。看我疼得睡了醒了,你在一边,心疼得没睡。

你一定记得,我也记得。

你还记得那首阿桑的《叶子》吗?“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

那年,应该是深秋,你的妈妈走了。我知道你会怎样的难过。我去不了,在店里着急。我如坐针毡地来回踱步,看着时间慢慢到了天黑。我在你必经的路口等你,直到你出来。你的车在前面悲伤地奔跑,我在后面闪着大灯猛追。你发现我以后停在路边,见到我的刹那你抱着我哭了。我知道你需要我的陪伴,我知道我该出现在第一时间。

我拉着你去了海边。车里,是我早准备好的这首《叶子》。阿桑的声音最适合当时的心境。我们在海边坐了一个小时,静静地靠着,不说话,也不用说话。

那片海,后来成为“我们的海”。

这样的陪伴都记得,只是一时写不完。

你记得吗?我都记得。

我设想过很多我们的结局:

我在外面,累了,病了。你接我回去,我在海边,在你的身边,在你的目里闭上眼睛。我想我是幸福的。

几年后,我回到海边。余生太长,还有好多带着光芒的日子,我们没有那么多白发,还有硬朗的身板和矫健的步伐。我们去很多地方,你的牙齿依然牢固,笑我只生了喝粥的胃和牙齿。

未来也不远,需要跨越一千个时日。

有些约定,你记得吗?我都记得啊!

喜欢()
热门搜索
兔子酱
站长
1291 文章
15 评论
2784K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