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月色撩人

前几天整理文件夹,突然找到一张翻拍已久的照片,照片上的芳芳清纯唯美楚楚动人,不禁令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

掐指一算,我离开琼山县云龙镇已有二十余年了,很怀念在伊莉莎白山庄做桥梁工程监理的日子。

那几天,天气晴晴雨雨,加上各种材料不齐全,山庄桥梁建设只得缓一缓。我向工程总监黄师傅请了假,打算离开琼山玩几天。

我决定去海口,找一找在海口市开赌场大舅家的三哥,看能不能找一份新的工作。我从家里出来快两个月了,没攒下一分钱,还欠了一屁股人情债,着实有些急人。

在一个小笔记本里,我找到了三哥的寻呼机号码,联系上了三哥。三哥说:“你先过来吧,工作的事看看再说。”

与我一同出来的芳芳也想去,便跟她姑姑告了假,跟我一起去海口。也许芳芳的姑姑想:一个女孩子,总不能长期呆在山庄里,得看看外面的世界。

从云龙镇到海口市大约四十公里,往来的公交不是很方便。黄师傅又安排一辆去海口拉货的双排座捎上我们。一路上的热带雨林枝繁叶茂,此刻的我也无心观赏,我只想找到三哥。

到了海口南航路已是下午三点多,司机扔下我们径自去拉货。我和芳芳背着大包小包,沿着大街小巷一路蹒跚而行。

所幸拐过几条巷子,便来到了三哥的住处,那是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厅里堆放着一些土特产和蛇皮袋。三哥悄悄告诉我:“你三嫂娘家来人了,正在楼下的小店吃饺子呢。”

三哥又把我拉到一边,指了指门外的芳芳,问道:“晓峰啊,你女朋友吗,挺漂亮的,眼光不错嘛,喝喜酒的时候可别忘了三哥啊。”

我一阵脸红,跟三哥说:“一个村里出来的,不是女朋友呢。”其实,我的心跳得非常快,不敢看芳芳。也许越是在意一个人,就会越紧张吧。

芳芳飘逸的秀发,一双忽闪忽闪的眼睛在我心里挥之不去,占据了我多少个日日夜夜,在梦里,也在生活中。可我与芳芳相处一个月以来,竟没有单独说过一句话。

我和芳芳洗漱完毕,像洗去了满身的疲惫一样,感觉整个人精神了很多,只是过了吃午饭的时间,直觉得饿的慌。三哥说:“走吧,带你们去海鲜,绕过你家三嫂。”

三嫂和我打照面的时间不多,几乎没有单独说过话。出来打工的时候,娘交待过,不到万不得已,混不下去了才去找三哥,尽量别麻烦人三嫂。

三哥身材魁梧,虎背熊腰,在黑白两道有些手腕,深得老板信任。老板因其他业务,几乎把赌场经营交给了三哥,按理说,安排个把人进去没有什么问题。

吃饭的时候,三哥这么跟我说道:“晓峰啊,你是读过书的人,这个事儿,自己想好,三哥不强求你,开弓没有回头箭。”

芳芳用脚踩了踩我,我知道芳芳是绝对不会让我染上赌博的,就算是普通朋友也不会,我心里想芳芳是不是喜欢上了我呢。

吃完饭,差不多六点钟了,三哥说要去赌场看看,问我们去不去,芳芳说不去了吧。三哥说:“赌场九流三教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不去也行。”

三哥要去赌场,我很想去的,只因有芳芳在,我怕芳芳说我学坏。随后三哥便带我们去赌场隔壁的一家录像厅,三哥跟录像厅老板招呼了一声就走了。

录像厅是一个门面房装修而成,在云龙的时候,我们在工地上干完活,也常去逛逛,多半晚上十点多就回来,因为第二天还要上工地干活。据说录像厅为吸引顾客,到下半夜放的是三级片,有工友看过的。

海口和云龙票价都一样,都是一个人两元钱包场,白天算一场晚上算一场,茶水管够,要小吃就得另外付钱。录像厅进深十几米,能容纳一百多人,高峰期挤一挤也能容纳两百人。

来看录像的,多半是一些南下民工,海南人心中的“大陆仔”,一些本地来喝茶和寻花问柳的人。我和芳芳坐在前排靠角落的位置,两个人一条长凳子。

有三哥招呼着,录像票钱是免了。我们要了两个椰子,一些瓜子和花生,总共八元钱。八元钱的消费不少了。那时候在老家,大工一天才挣十五元钱,在云龙一天的工价也才五十元。

录像放的是一些邵氏武打片,一招一式地比划着。只见身后几个人不停地仰起脖子喝彩,一会儿又盯着芳芳看。我真想给那些人一记耳光,我摸了摸自己无缚鸡之力的手,又静下心来。

我的心跳得很厉害,很想伸过手抓住芳芳的手,又本能的缩了回来。我害羞极了,不敢伸手。我不记得录像在放些什么,我的心思根本不在故事情节。

我勾着手指,在长凳子下面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像一条蠕动的虫子,向芳芳的手靠拢。突然间,我发现芳芳也正在蠕动着手指,碰到的一刹那,像触了电一样。

两个手指猛然勾在了一起,我迅速用宽厚的手掌,紧按住芳芳的纤纤玉手,不想松开。这一刻,我等了很久却又那么不知所措。

果然,到了十一点多,录像屏幕出现了一些黄色镜头,夹杂着靡靡之音,音量放得很小。录像厅里很安静,屏幕上两个人翻滚的画面,急促的喘息声,都让我无法自已。

芳芳低下了头,靠在我的怀里。我环顾四周,录像厅黑压压一片,过道上挤得水泄不通,时不时,有一些唏嘘声向我们传来。准确的说,是向芳芳这边传来的。

趁着换片子的光亮,我牵着芳芳挤了出来,箭步如飞地奔向一片椰子林。外面树影婆娑,海风阵阵,远处的霓虹灯像失恋一般,昏昏欲睡。

此刻,我深呼吸着芳芳酮体里散发出来的清香,这种心情已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形容,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依偎着芳芳,静静地,紧紧地。

雨过天晴后的夜晚,天涯海角的月色清清浅浅,柔柔地荡漾在海面上,洒在都市夜行人的身上,照进我的心里,撩人心扉,妙不可言。

喜欢()
热门搜索
兔子酱
站长
1291 文章
15 评论
2784K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