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希望,我们是都真的真心忘记了彼此吧!

1、

我曾经很喜欢你呀!

或许是因为你的笑眼,或许是因为你的酒窝,或是因为你的眼睛不经意的扫过,就扫进了我的心底。

初秋的校园,有一丝可以被轻易感知的微凉。绿叶随风,在枝头晃啊晃,它们还不知道一个月后,归于尘土,是自己的宿命。

我们学校有一个特殊的规定,在初二结束后,要重新分班。因为在初一初二时候,很多或是叛逆或是不爱学习的孩子都选择了去学一门技术,有的更甚,直接退学回家。为了平衡各班的人数,学校就要进行班级调整,打乱所有班级的顺序,重新分班。

那时候我是住校生,起了一个大早,把大包小包的行李搬回了新宿舍。

我的心里一直很忐忑,以前的班级有一个我很好的朋友,我不想和她分开。最重要的是,那里还有一个人,我想每天上课下课,能看见他就好。

虽然早就得知了要分班的消息,和小伙伴也进行了很久的心里建设,但是在真正要面对这件事时,还是紧张的双手冰凉。我以东西还没收拾完为借口,拒绝了和新舍友一起去看分班情况的请求。

不一会儿,我的好朋友小佳就来了,手舞足蹈着告诉我:“千,我们分到了一个班!”

“真的吗?”我惊讶道,激动地冲上去拥抱她。

“咱们班的还有好几个和咱们分到了一班,真是太好了。”小佳一边说一边拉着我往外走。

是吗?有他吗?有我心里一直想着的那个人吗?

应该没有吧!小佳没有说,肯定是没有了。

小佳是这样一个人,跟谁都玩儿的很好,在那个男女界限逐渐分明的年纪,她可以和男生和女生都打成一片。

我一直以为只有男女之间才会吃醋,但是我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看到她和别人关系也很好,我心里真的有些嫉妒。我每天都和她一起吃饭上课,有好几次我都要忍不住问她,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因为我一直,都好像只有她这么一个好朋友,其余的人,在我看来,也就只是同学罢了。

扭捏的性格使我一直没有问出口,直到我们高中分到不同的班级,上了不同的大学,我也没有问过她。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晒日常生活的载体逐渐从QQ空间转移到了微信朋友圈,在她告诉我她的微信里只有我一个初中同学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么多年,那句没问出口的话也就再也没有说出的必要了,我也在嘲笑当初的自己多么幼稚。朋友的意义,不就在于相互陪伴吗。我没有权利去干涉她,只要她像从前一样陪在我身边就好。许多年来,我们都没有断了联系,至今我想要在淘宝上买一件大衣,还要截图让她来帮我出主意。

我们从来都没有缺席过对方的青春,我们也见证了彼此的成长。

话又说回来,我被小佳拉着去看分班名单。两张纸随随便便的贴在了布告栏上,外边却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要不,我们先别看了吧,根本进不去。”我看向伸着脖子往前看的小佳,她这姿势倒像是她没有看过而我已经看过了似的。

“刚才我没看见班主任是谁,这可得赶快看看,不然心里不踏实。”小佳拉着我挤进了人稍微少一点的一个角落。

和人群抗争了半天,我们终于挤到了前两排。

三班

高越天

刘子欣

孙平

苏筠

……

2、

是他,下一个是他。我的心脏不由自主开始猛烈的跳动,一瞬之间,我从指尖到掌心,凉的可怕,我赶紧放开了小佳的手。

“班主任是数学老师,又是个认识的老师。”小佳在旁边碎碎念。

“是啊!不过数学老师挺好的,你不是还是她的课代表吗?肯定更照顾你的。”我极力掩饰心里的高兴,但是却好像连说话都雀跃着。

小佳在旁边点点头,认同了我的观点。

大体的看了一下我们班的名单,我们就挤出了人群。一直被挤着也不好受,我新买的鞋都被踩了好几脚。也要给别的同学让位置不是。

“你们看了分班名单吗?”我一抬头,就撞上了那个熟悉的面孔。

“冉哥啊!我们又一个班,我们三个,又一个班,三班。”小佳和他关系也好,赶紧把从前线得到的情报传递给宋冉。

“班主任是咱们数学老师。”我在旁边搂着小佳的胳膊,这时候不说话会显得很尴尬。

“那挺好,有熟悉的人,以后还得多多帮助啊!”宋冉笑着对着我们俩说道。

我也对他笑了一下,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

外边的阳光很是灿烂,秋日的光线却温柔的多。照在我的身上,暖暖的。

升初一的第一天,我见到了他,高高瘦瘦的男孩子。一双狭长的眼睛,他和身边的同伴在聊着些什么,笑的可爱。那天的阳光和很温暖,很柔和。

出乎意料,我感觉这个男孩子不太一样。不调皮,不淘气,有与别人不一样的稳重。

他和我一样,也是住校生,所以在白天,在晚自习,我都能看见他。

晚自习他坐在我的旁边,我们之间隔着一条过道,我写作业的余光,就能够看见他,一个一直都很认真的男孩。

一天上课老师检查作业,批评他的字写的难看,他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挠挠头,憨憨的笑了。那时候的男孩子,又有几个写字好看的呢!只是他学习好,老师对他要求严格罢了。

那时候朦朦胧胧的情感我自己也不懂得是什么,只是每天都能看见他我就很高兴,即使不和他说话,只有一个背影,都能让我开心半天。

初三的晚自习闹得火热,作业像小山一样堆在课桌上,压的人喘不过气。一下课,许多同学都跑出教室散步。

一连好多天,宋冉一下课就会跑过来问我问题。宋冉学习很刻苦,但是每次成绩却都没有我高。他趴在我桌子旁边,有时候问我英语,有时候问我数学,大多数他问我的题我都不会。他就笑笑,我们俩一起研究。

我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不一会儿就得出了结论。我想,也不是不会,还是很聪明的嘛。

慢慢的,下课来问我问题似乎就成了一种约定俗成。他要是不来问我问题,我还会觉得有些不习惯。

初三的课业负担也挺重的,晚自习我都在认真写作业。一天我用余光不经意之间瞟到了宋冉,他好像正在看着我。是吗?我有些不敢动了,正在写字的手一顿一顿的。

过了一会儿,我下意识的向右看了他一眼,他真的正在看我。他一看见我偏过头来了,就马上装作没发生的样子,继续写作业了。

我感觉我的脸正在发烫。

后来,好像多了许多的不经意。

和我选择同样的实验。

做实验时买通我的同桌和我坐在一起。

上计算机课时每次都会坐在我的对面。

喜欢借我的笔和橡皮来用。

依旧每天晚上都会问我的问题。

……

3、

在那样一段青涩的时光,我们之间的许多许多,都被我当成了不经意。没有挑明,也越来越糊涂。

后来,我们猝不及防的毕业了。那天你在QQ上问我:你觉得我怎么样?

问的我一头雾水:挺好的。

我是觉得他挺好的。

那和别的男生比怎么样。

我说:挺好的,你什么意思啊?

那和我在一起吧!

一切的朦胧归于现实,他是真的喜欢我,我所感觉到的那些不经意,我听到的那些同学的传言,是真的。

我没有拒绝他,也没有答应他,时至今日,我已记不清我当时的话语。

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怯懦的人,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我没有答应他,可能是是因为我没有胆量,可能是是因为他是一个很努力的人,而我配不上这样努力的他。

他说:我等你。

我没有回答。

后来我们考上了同一所高中,那时候为了父母的期望,为了前程,我们拼命的学习。有时候见了面,我却装作没看见。有时候,只敢远远的看他一眼。

再后来,他学了理,我学了文。我们的班级就在彼此隔壁。却像远隔重洋与千山万水,再也没有交集。

4、

上了大学的第一个元旦那天,我给他发了一个消息。我心里一直觉得,是我愧对了他,让一个少年在美好的青春里遇到了一个像我这样怯懦的人。不管怎样,我还是想向他道歉,我向他说了对不起。

听说过这样一段话:十六七岁时候爱上的人,会是你这辈子最爱的人。

好像真的是这样哎!

有一次小佳问我:你还记得宋冉吗?他高考好像没发挥好。

我说:他那么努力,会有好结果的。

时间真的可以抹去一切,更何况是一段没有开始的爱情。

此时我们相距了三百公里,你在远方吹风,我在京畿吸霾。我真诚的祝愿你,我心底曾经深深喜欢过的你,前程似锦。缺席了你的青春,会是我心底一个永远的痛吧!

还有,希望,我们是都真的真心忘记了彼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