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初秋的天,微风一阵一阵,露露挽着母亲的胳膊,一步两步的向前走,不曾回头……

1、

大学,露露学的法学。家人不懂她,甚至是极力劝阻,可露露不管,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没错,这个选择是自己定的。

她不后悔,哪怕真的毕业找不到工作了,也不会后悔此刻的决定。

也许,法学专业的男孩子多一些,可那又怎么样呢?自己喜欢,从小就爱。

大学距离故乡其实不远,可露露却不经常回去。有时,一段长假,室友们各自回家,宿舍里只有露露,她买了泡面,打了开水,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翻着书,不知白天或傍晚。

自从来到大学,露露心事多了。班级里的男生很多,最近不少都在追求自己。

有的偷偷的给她发短信,有的偷偷的给她写情书。

就在前几天,竟然有个男孩挡住了她回食堂的路,大声的告诉她:“露露,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露露吓坏了,赶紧回头就跑,跑的时候什么也没有想,生怕被人追了上来。

那天中午她没有去食堂,而是直接回了宿舍。

室友们还没有回来,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鞋子都没脱,就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无声的哭。

此刻,只有她自己。

此刻,她最难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其实她不想恋爱的,但也不想被人打扰。她不止一次的拒绝来自四面八方的表白,却不曾想被人当面表白,她有点不知所措。

其实,在她内心深处,早就有一个属于她的白马王子。

2、

那个人是她的小学同学,只是他没有读大学。过了几天听朋友说,中学没有读完就回家了。

他的名字是陈朋,大伙都叫他朋哥。朋哥不仅成绩不错,人也帅气。平日里喜欢帮助人,逢人就笑,只是最近不知怎么,忽然就不读书了。

露露有点难受,她想去找他。

然而,在那段时光里,有些东西无法触碰,只能远远的遥望,留下来的只有背景。

不过她还是打听到了,朋哥家穷。

这是个比较严重的问题。若是穷肯定能够说明这一切了。有时她也恼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抛弃一切去看看他?对啊,只是去看看。

这个想法一直藏在她的心里,无法自拔。

那段时间,成绩不好,也不怎么吃饭。家人看到露露,有些担心又有些着急。

露露似乎也感觉到自己最近的表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得去看看他,哪怕被人说成不好也无所谓。

她没干什么,只是去看看而已。

就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初秋,凉凉的。她裹着一件外套就出去了。

母亲想跟着,她回头看了眼母亲,母亲明白了,女儿不让跟着,站在门口,在风中凌乱的望着。

露露赶紧转身离开,是的,她打听到的朋哥家就在隔壁不远,只是一次也没有去过。

村子里的道路其实很难走,一点也不好。刚刚下过的雨,走起来路来深一脚浅一脚的,露露顾不得这些,她只记得往前走。

偶尔对面来了一辆机动三轮车,可是也没有大灯,露露只能站在路旁,等车子过去了再接着走。

她不清楚自己这样做的目的,她有点情不自禁。

傍晚的风,一阵一阵的吹过来,不禁让露露打了几个寒颤。

3、

走了一会儿,已经走出了村子。她有些害怕,对于村子外的世界,似乎变得越来越陌生。往日除了读书,其他的地方没有去过。

老师安排她去县城参加考试,她也没去。倒不是自己害怕,而是担心考上了要去远方。

她没去过外面,胆子一直小。

此刻不停的走着,路上坑坑洼洼,不开心。她从家里拿了一个手电筒,不过很快就没电了。两节电池也没用多少,仔细算了一下也就半个多小时,不过却要花费四块钱。

此刻这样想着,竟然来到了一个村子。这儿是不是朋哥的家呢?不清楚。不过自己打听来的消息是离自己家不远,算了一下差不多就这儿了。

她慢慢的走着,在路的交叉口遇到两个孩子,露露开心,走上前去问了一下:“你们好,小朋友,我向你们打听一下,陈朋家住在哪儿呀?”

有个孩子活泼可爱,回了句:“对不起姐姐,我们没听过这个名字。”

那一刻露露灰心了。若不是在这儿,会在哪儿呢?她有些难受,其实自己没想奢望太多,只是想知道朋哥的去向。

她没有回头,而是接着往前走。此刻的傍晚,微风阵阵,很是凉爽。

露露想哭,借着这黑黑的夜晚,无人看到。就让悲伤偷偷的随风飘荡,让自己变得不再孤独,不再回味过往。

喜欢一个人,真的好难。要是自己再大一点,该有多好。那个时候自己想要的去追求,喜欢的大胆说出来,无谓家长,也无谓于朋友。

这样走着,又到了一个路口,而这个路口似乎就像村口,不远处隐约站着一个老太太,露露有些害怕,但依然坚定的走了过去。

4、

走近了一看,的确是位老奶奶。露露激动的走上前,轻轻的打了招呼:“你好啊,老奶奶。”

老奶奶转过身,抬头看看她,笑着点着头。

“我就想和您打听一个人,他的名字是陈朋,您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露露迫不及待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老奶奶愣了一下:“听过,就在我们村子里。”

露露激动,赶紧接着问:“那您能告诉我他家在哪儿吗?”

“孩子啊,不瞒你说,告诉你也行,不过他已经离开了,好像就在前天晚上。他们一家人全都搬走了,你找不到他们了,家里就剩下一处院子,空空的没有人。”

露露站在那儿。有些纠结,又有些彷徨。

“老奶奶,能告诉我他去哪儿了吗?”

“哦,你不知道啊?朋朋这孩子有出息,去英国读书了。他们家条件好,朋朋聪明,他母亲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带着他去英国深造。”

“哦,那您可知道他们啥时候回来呢?”

“听说可能大学毕业吧,大学毕业后就回来了。”

“哦哦,那我能不能也去英国啊?”露露这才发现,其实自己打听的朋哥家穷不是真的,她不难过,随之而来的竟然是开心。自己也可以去英国啊,多好呢。

老奶奶摇着手说:“应该不行,人家朋朋家有钱,去外国要花钱的,不然咋过去?坐飞机需要很多钱,还有吃喝拉撒都要钱。除非有个办法不花钱。”

“什么办法,老奶奶,你快和我说。”

“除非啊,你好好读书,等到大学毕业就有机会出国留学,那时候有奖学金,基本都是不花钱的。”

“可是时间太久了。”

“那只好花钱了。”

露露低着头不在说话,家里情况不好,出国不是小事,不能这样不懂事。她谢过了老奶奶,转过身,朝着不远处的村子走去,那儿母亲在家等着自己,不知不觉,她哭了出来。

此刻,她想母亲了。

5、

喜欢的人忽然不见了,露露心痛。她有点后悔遇到那位老奶奶,虽然期待的答案全都知道了,可是迎来的却是失望。

她想母亲,想母亲做的手擀面,想母亲亲自做的粥。

就这样踉踉跄跄的走着,慢慢的越走越快。刚才的一瞬间仿佛如梦一场,看不到希望,又多了些许迷茫。

自己回去了不能让母亲知道,绝对不能。她故意的让自己的脸上多了笑容,母亲最喜欢的时光。

走了一会儿,到家了。堂屋里亮着灯,露露偷偷溜了进来,没有人,母亲不在。

她来到窗前,透过窗户看厨房,母亲来来回回忙个不停。此刻她有些难受了,母亲才四十出头就开始驼背了。

家里不富裕,这些年,父亲张罗着挣钱,也没剩下多少钱,而母亲却为了这个家,一直都在默默的努力着,她不识字,听说嫁给父亲的时候房子都没有。村里人都笑她傻,可她不在乎,穿着自己做的嫁衣就嫁过来了。

这些年,风风雨雨,遇到很多的困难,也总算是盖了三间自己的房子。白手起家,不是说说而已,这其中又有多少酸甜苦辣,谁又能懂得呢?

想到这儿,露露眼眶又湿润了,她赶紧找了湿毛巾,轻轻的擦了一下脸,生怕母亲看到。

她偷偷的在心里下了决心:吃口馒头争口气,好好读书。

6、

那天晚上露露吃的很多,不知是她饿了还是母亲的手艺好,一口气吃了三碗饭,母亲坐在一旁不停的说着:“吃慢点,不要慌。”

是的,那顿饭以后,露露安心的躺在床上,她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打气,一定混出个模样来。

中学毕业,露露以全校第二的成绩考上了县城重点高中,村子里很多乡亲都过来贺喜。

没错,在露露心里,她还有一个愿望,曾经的老奶奶说过,要去国外读书就得好好读书,大学毕业就能去。

为了这个梦,高中三年,她很少回家,为的就是实现儿时的梦。

皇天不负有心人,高考成绩下来,露露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心仪已久的重点大学。

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时,母亲坐在院子里哭了。女儿有出息了,真棒!

那个夏天,阳光灿烂,院子里熙熙攘攘,暖暖的时光荏苒。

7、

一晃而过,三年的大学生活已经结束了。到了大四,露露似乎比过去更忙碌了。

她也心烦,最近的男孩子特别多,常常能够收到不请自来的纸片,上面写着浓浓的情话,她心里有人了,不能再这样下去。

国庆放假,她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老家。到了家母亲高兴的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父亲蹲在院子里抽着旱烟,不停的笑。

露露走进了厨房,母亲嚷嚷着让她出去,可她没有,自己坐在地锅跟前,安静的看着母亲来来回回,她想把心里的话说给母亲,不过此刻她忽然看到了母亲的鬓角竟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花白,藏在心里久违的话不再激动。

饭后,她想去田里走一走,母亲笑着说好,和过去一样,母亲送她到门口,就留住了脚步。露露转过身,走过来挽着母亲的胳膊,拉拉扯扯的走了出去。

路上人不多,遇到了,母亲就和她介绍,快叫三叔,快叫五婶。

娘俩就这样一路笑着有说有笑,走到村子里的桥头,遇到了一个工人拉着板车,车上都是砖块,砖块上坐着一个娃娃。

母亲忽然低着头不说话了,露露仔细一看,这不是朋哥嘛,怎么在拉砖啊?

她跑过去,喊了声:“朋哥,朋哥。”

没错,眼前的这个人是朋哥。可是,十多年前的晚上,一位老奶奶告诉自己朋哥出国留学了。

朋哥没有吱声,笑笑就匆匆的低着头,拉着板车快速离去。

桥上,留下她们娘俩。

8、

母亲先说了句:“闺女啊,是我不好,那年夏天,你出门了,你啥都没说,可是娘心里都明白。你喜欢朋朋,娘我是没办法啊,趁着你走没多远,我赶紧骑着自行车跑去隔壁村子,那儿有我熟悉的一位婶子,找她帮帮忙,也就是那晚上你遇见的老太太,我们给你编了一个谎。”

露露站在那儿,傻傻的愣着不说话。

“都怪娘不好。”母亲一直自责,

露露缓过神来,忙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轻轻的披在母亲的身上,随口说了句:“妈,没啥的。别冻着了妈。”

“闺女……”

“哎呦,妈别说了,走,咱们回家。”

初秋的天,微风一阵一阵,露露挽着母亲的胳膊,一步两步的向前走,不曾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