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子和我是一个村的,比我大两岁,我两家前后院,小时侯总在一起玩。

没事时,不是她来我家找我,就是我去她家找她。英子十七岁时就嫁人啦,从此,我和她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了。英子的第一个男人我已经不记得名字了,模样也模模糊糊了,只记得他个子不高,长得还黑。他比英子大十多岁,男人是英子妈给英子挑的,英子妈挺满意的。

她可以有钱给大儿子娶媳妇了,这样,就了去了她的一块心病。

英子的大哥二十五六了,在农村可是大龄男子了。英子过门没多久就被婆婆嫌弃,数落,指桑骂槐的,原因就是,彩礼钱英子连一分也没能从她妈那带出来,别人家的媳妇多多少少都拿回一些。

这英子一分没有婆婆当然不会有好脸色了,每天变着法的使唤英子,英子要是有些不乐意,婆婆就在一旁念叨:要能把钱拿回一万,二万的,我天天伺候你。

英子只能忍着,把眼泪往肚子里咽。男人呢,十次有九次是站在母亲这边的,总说英子:没事多干点活,别总惹我妈生气。

她对英子除了有性的要求,没有别的了,英子累了,他不心疼,英子哭了,他不哄。

眼见脚前脚后结婚的其他俩家都抱上了孙子,再一瞧英子,那肚子还和当初一样平坦,婆婆更是生气,整天没好脸色给英子。

英子在这个家里得不到爱得不到温暖,英子和男人离了婚,离婚时,男人什么也没给英子。后来,英子和我说:什么东西呀,钱呀都不想要,唯一想要的就是离开那个家。

离婚不到一年,英子妈又开始张罗给英子找婆家了,这次她要用彩礼钱给小儿子娶媳妇。

和上次一样,男人还是英子妈同意的,这回的男人比英子大整整二十岁,离过两次婚,但条件可以,这也是英子妈选上他的原因。

英子只和男人见了一次面,简单的聊了几句就答应了亲事。英子这次结婚正好赶上我回家,我去看了英子,再她脸上我没有看到要做新娘的喜悦和兴奋,只看到了忧伤,我问她:你真的愿意嫁他吗?你爱他吗?雪:我找男人爱不爱,喜不喜欢都不重要,只要他能给我妈拿来彩礼钱就行,我这辈子就是给我妈挣钱的工具。我看到英子说这话时眼角的泪痕。

开始这个男人对英子很好,也挺疼英子的,可日子常了英子发现,只要她和别的男人说上两句话,或冲别的男人乐一下,回到家里男人就不高兴,有时还会骂英子几句。

有个小伙叫王峰和他们住的挺进,和英子年纪相仿。经常过来,以前男人不烦他,最近,王峰一来,男人就撵他回家。

这天,男人不在家,英子就去了王峰家,英子在王峰那待了一天,英子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么开心。她拥着王峰,王峰搂着她,他们互相吻着,笑着,就连空气都是甜的……英子刚近家门,男人就不高兴的问英子:去哪疯去了。

我去张嫂家了,英子撒着谎。怕是和男人鬼混去了吧,男人又说:我在张嫂家刚回来的。我先去的张嫂家,后来又去了王婶家。英子撒谎,说话的声音很低,。

男人突然站了起来,你他妈地撒慌,明明去偷汉子还不承以。男人说着就是一巴掌,把英子打倒在地上,还没等英子起来,男人骑在英子身上,一顿毒打,直到累了才从英子身上下来。

男人出去了,英子满脸是泪,在摸摸自已浑身的伤,英子死的心都有。

英子突然想到了爱她的王峰,英子马上给王峰打了电话,想让王峰带自已离开这里。你就是一双破鞋,我试试还行,怎么会要呢。王峰的话,像针一样扎着英子的心。

此时的荚子觉得自已没有活着的意义了,活了二十年,苦了二十年。

自己沒得到过爱,没得到过温暖,只得到了冷漠,欺骗……英子拿起了水果刀划向左手的手腕……我放假时回家,母亲给我讲了英子的第二段婚姻……我和母亲说:英子以后就没有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