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你一定要好好的,你一定要幸福!

1、

苏冉,我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你在最平凡的年华里遇见我。如果不曾遇见你,如果不曾对你有只言片语,如果不曾在你的世界里跌跌撞撞,你大概只是那个爱穿白衬衫,露出精致锁骨的男生吧?

人们说16岁是最美好的年龄,而纪小念,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了最美好的苏冉。初见苏冉时,她还懵懵懂懂,如同一只干净的小兽物。

那天的午后阳光很暖,斜斜地映在纪小念的身上,再透过她手中的荼蘼,落了一地的快乐。在纪小念经过篮球场的时候,苏冉在打篮球,小念惊叹于苏冉有双好看清澈的眸子,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仿佛是,安和桥下安静流淌的水。纪小念驻足停留,她看着他轻松地越过道道人墙,完美飞跃,将篮球抛出后,嘴角上扬起好看的弧度,哐地一声,他中了三分球。纪小念就这样安静地看着,看着球应声落地,看着球恰好滚落在她的脚边。

苏冉过来捡球时,纪小念竟茫然的不知所措。苏冉很阳光,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额前有碎碎的刘海。他冲她一笑:“同学,能帮忙捡一下球吗?我的腿扭伤了。”纪小念这才看见,他的膝盖有些淤青。她慌忙的捡起球,递给了苏冉。苏冉道了声谢谢,正准备离开,却又忽然转过头:“你是个很可爱的女生。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纪……小念。”苏冉将这个名字细细的咀嚼了一遍,“我叫苏冉,记住哦,我叫苏冉。”说完,他摆摆手,离开了。纪小念的世界便融入了一个新的人影。

2、

于是,当纪小念认识苏冉后,她竟有丝后悔。苏冉这个人其实很容易跟他交朋友,在纪小念面前从不掩饰,每次一起去食堂吃饭都是苏冉主动去找纪小念的,当然,小念会拉上自己的闺蜜——浅浅。但浅浅若不是冲着苏冉是帅哥这一点,打死她都不会去。纪小念平时很少说话,脸上仿佛永远是平静的表情。但是苏冉却下定了决心,他一定要看到纪小念的笑容!在午自习安静的教室里,苏冉却吵吵闹闹“小念,你就笑一下嘛!笑一下又不会死的,对不对?”纪小念却没发现,苏冉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却突然暗淡下去。她只是埋头看书。苏冉终于玩累了,坐在椅子上喘气,汗珠顺着他的刘海滴在桌子上。纪小念合上书,瞥了一眼苏冉,被他喘气的模样逗笑了。苏冉刚好抬起头,看见了纪小念的莞尔一笑,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说:“小念,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纪小念被这一句赞美失了神,也许只有苏冉,才能发现她最美好的一面吧。

知了的鸣叫意味着夏天的到来。纪小念和苏冉、浅浅,他们整天嘻嘻哈哈,在大榕树下吃冰,去食堂一起吃饭,苏冉打篮球时,纪小念和浅浅就在旁边给他加油,递毛巾。浅浅认为,就差没有拉着苏冉一起去上厕所了。也许年少没有沉重的社会包袱,有的只是单纯美好的时光。直到有一天,浅浅没头脑的问了一句:“小念,你喜欢苏冉是么?”纪小念心头一震,她和苏冉的关系,或深或浅,似近似远,既像兄妹,也像情侣。“那大概不算喜欢,只是一种依赖感吧。”纪小念说这话的时候,连自己也不相信,怎么会只有依赖感呢?见小念不再说什么,浅浅也没有再问了。

只是她的心里知道:苏冉每次有比赛,小念都会按时到达;苏冉道小念最爱吃的奶茶是巧克力味的。纪小念的世界里不能没有苏冉。那盆荼蘼在纪小念寝室的阳台上,茂密的枝叶青翠欲滴,阳光洒下一片网,网住了荼蘼,落下斑斑光影。纪小念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盆荼蘼开花,可还是细心地呵护着它。旁边的浅浅用胳膊肘碰了碰她:“自习的时间到了。”来到自习室,她一眼就看见了正在专心写着什么东西的苏冉。她凑过去,苏冉却赶紧把本子合上。“切!小气!”纪小念不满地嘟囔了一句,却还是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自习室里很安静,每个人的呼吸都能听到。

3、

苏冉用笔戳了戳正在发呆的纪小念:“小念,你生日快到了吧﹖”纪小念回过神来:“啊?你怎么知道?”纪小念虽然脸上很平静,心里却乱作一团。苏冉笑了笑:“浅浅跟我说的呗。要不要我送你生日礼物呢?女孩子大概都喜欢毛毛熊吧?”苏冉认真的咬着笔,但纪小念却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着什么。她对苏冉的了解过分的少,比如他的家庭,比如他的笔记本。纪小念回过神,强装镇定:“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能给我吗?”这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让苏冉愣住了,他没有想到纪小念会这么说,但还是拍了拍纪小念的头:“想什么呢,小丫头”!纪小念却没有抬起头来,苏冉的手就僵在了小念的头上,许久,他才把手缩回来。他们之间的气氛略显尴尬。纪小念却受伤了:苏冉大概只是把她当作妹妹吧,她想要的,就只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已,仅此而已。

转眼间,纪小念的生日到了,浅浅送了纪小念一对马克杯,而苏冉真的送了纪小念一只大大的布袋熊。纪小念的家庭是单亲家庭,而父亲长年在外工作,每月能给的也只有信用卡上的生活费,所以平时纪小念很自由。因为今天是周末,所以他们决定出校庆祝生日。他们在一家饭店吃了晚饭,提议去散步。但是因为浅浅临时有事,就提前返校了。街道两旁的路灯微弱的发出光,偶尔有几个匆匆路过的行人。纪小念现在很尴尬,因为现在就只剩她和苏冉两个人。

终于,她鼓起勇气:“苏冉,你有喜欢的女生吗?”“有啊,但不是你。”苏冉毫不犹豫,语气却很轻松。纪小念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但她始终低着头,她不想让苏冉看到她的泪水。“谁在乎你喜欢谁啊!”纪小念明显感觉自己的声音在发颤。苏冉却在这时候停下了脚步,侧过身子,低下头吻了纪小念!纪小念的眼睛瞪得老大,她不敢相信苏冉会吻她。苏冉好笑的看着她:“眼睛瞪那么大干嘛。”纪小念还没反应过来,苏冉好听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响起:“纪小念,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女朋友?”小念很呆地问了一句:“这算是表白么?”苏冉白了她一眼:“你觉得呢?”

4、

如果青春不谈一场恋爱,那么你的人生注定是遗憾的。纪小念依然每天跟苏冉一起去食堂打饭,下了晚自习苏冉也会送她到女生宿舍门口,纪小念很享受这种感觉,因为她只是个女生,她也需要有人疼。但是,她却感觉浅浅离她越来越远。下课后,她找到了浅浅,浅浅正在座位上睡觉。她摇了摇浅浅,浅浅抬起头来,已是泪流满面。纪小念慌了:“浅浅,你怎么了?”浅浅一字一句地说道:“小念,我要转学了,明天就走。”纪小念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她不相信浅浅就要离开她。“浅浅,这不是真的对不对?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浅浅却在这时候显得异常冷静:“小念,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不是么?我相信你,没有我,你也一定能照顾好自己。”说完,浅浅起身,离开座位,纪小念就看着她这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纪小念怎么也不会想到,浅浅会转学。她独自坐在那棵曾经记载着她和浅浅快乐时光的大榕树下,黯然神伤。“小念,你怎么没去吃午饭呀?”是苏冉的声音。纪小念看着苏冉,眼睛红红的,“浅浅要转学了。”“啊,为什么?”纪小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喃喃自语道:“是啊,为什么。”苏冉不由分说,一把抱住了纪小念,宠溺地说道:“不是还有我么?”她笑了,轻声说:“还好有你在。”苏冉捏了捏她的脸:“那我们去吃午饭吧!”“你怎么没吃呀?”“等你呀!”

金秋九月,校园里的落叶纷飞,惹得学生驻足停留。可是纪小念现在却没有心思欣赏着风景。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苏冉了,手机打过去也只有冰冷的女声。她很着急,她的世界里不能没有他。她想念那个可以让她依靠,无论什么事情都支持她的苏冉。她想念那个爱穿白衬衫,带有干净笑容的苏冉。终于有一天,她经过一家酒吧时,她看见苏冉搂着一个妖娆的女子从酒吧里出来。

纪小念再也忍不住,冲上前去,给了苏冉一巴掌“苏冉,你混蛋!”纪小念冲苏冉歇斯底里地吼道。而苏冉只是平静地看着她“纪小念,我们分手吧,我不爱你了。”“什么?”纪小念的眼睛里充斥着不理解。苏冉没有说话,只是推开了眼前的纪小念,消失在了她的视线。纪小念跌坐在地,放声痛哭,许久,她才站起身,跌跌撞撞地跑回了宿舍。她不知道,在她宿舍楼下的那棵大树下,苏冉就在那儿,看着她的房间灯光灭了,他才转过身,走了几步,恋恋不舍地回头一看,脸上却多了两行清苦的泪。

5、

第二天,纪小念正在收拾行李,是的,她要离开,她要逃走,她要逃到一个没有苏冉的地方。她看了看那盆荼蘼,想起了荼蘼的花语:“荼蘼是春天的最后一种花,开到荼蘼了,便没有退路,也不能继续美丽了。纪小念的嘴角扯过一丝苦笑,她和苏冉,不正是像这样么?她把荼蘼托人送给了苏冉,她要逃离,就要逃离的彻彻底底。他们在彼此的世界中,渐行渐远。

致最爱的纪小念

全世界我最深爱的女孩:

小念,你还好吗?

对不起,我能给你的,大概只有对不起了吧。小念,你要相信我,我从来都没有背叛你。至于那个女人,小念,我只是想让你放弃我,我和她只是逢场作戏。我知道你的心中埋着许多的痛和不理解。可是小念啊,我不能亲口告诉你真相。关于那个笔记本,其实里面夹着我的病危通知书。我不能为了我们一时的快乐,而葬送了你后半生的幸福。于是小念,这封信我永远都不会给你。

小念,你一定要好好的,你一定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