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那一刻,他摊跪在了地上,双手不停地拍打着地面,悔不该当初,泪水早已朦胧了他的双眼~

1、

计哥认识平姐的时候,竟然是在网吧。

说实话,自从读了大学,计哥仿佛就迷上了游戏,整日逃课都在网吧里。他抽烟,喝酒,样样精通。

平姐也是玩游戏才去的网吧,日子久了,他们俩竟然熟悉了。

就这样,计哥开始带着平姐一起打游戏,每天中午他们也不去食堂,只是叫了外卖,随便吃吃就可以,仿佛他们的肚子很好伺候一样。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不曾想,转眼到了期末考试。

室友都泡在自修室里整日的看书,而计哥和平姐,依然躲在网吧里过着属于他们的游戏人生。

打打杀杀的场面确实过瘾,偶尔疲惫了,他们会坐在一起看一部电影,也会彼此聊上一会。不过还是游戏让人着迷,总能给人无限惊喜。

考试了,计哥坐在教室里,看着眼前,一阵茫然。

是啊,平日里就没有读过书,考试之前更没有复习过,此时此刻,他才觉得原来“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若是多一点时间看看书,那就好了。

结果很残酷。

十门功课,计哥挂了八门,辅导员气的一直劝退,不想让他继续留在班里了,简直就是影响班级形象。

可计哥还是恳求着老师给他机会,不得已,毕竟师生一场,辅导员答应给他一次机会,但是希望他能够把握住。

平姐的情况比计哥好一些,不过也挂了两门。

过年快要回去的时候,计哥拉着平姐跑到了公园溜达。他说:“小平,咱们得好好看书了,不然好像一切都不懂了。”

平姐使劲点着头,是啊,毕竟俩人都挂科了。可游戏,对啊,游戏是真心好玩啊。但为了不让自己再次挂科,还是暂且放放吧。

回去之后这年过的,可想而知,俩人不怎么开心。

2、

回来以后,计哥果真遵守了承诺。

他放下了喜欢的游戏,平姐也是。他俩开始一起去自修室,一起去图书馆。慢慢的,那儿多了两个熟悉的背影。

补考的时候,计哥心里胸有成竹,自然而然的完成了所有科目的考试。

结果很好,他们的努力没有让他们失望,一切顺利通过。

可两个人谈对象,花钱的地方实在还有很多,比如两个人逛街,溜达着,就算是吃饭也比平时消费不少。

计哥家里条件不好,学费是助学贷款,生活费是母亲攒出来的,一个月也就三百多块钱。过去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可以凑合。如今两个人了,仿佛一时间口袋里没有了银子,心里开始慌张。

一开始,计哥倒没有觉得什么。每天都是平姐喊着他一起吃饭,学校的食堂米饭便宜,几毛钱就可以拥有一大碗米饭,计哥总是吃的很多,可菜吃的很少。

平姐见了情况,总是把自己的那份留给他,生怕他饿着。

计哥开始不好意思,不过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可他心里总觉得酸酸的,一个大老爷们,兜里没有钱,很多时候都是平姐在付钱,多不好意思。

家里不敢多要,于是慢慢的计哥开始问室友借点,后来他是在没有办法,就开始接室友的饭卡。是啊,要是借总是要还的,计哥这点总是很清楚。

他总是在每个月家里给他生活费的那一刻,马上把欠下的都给还上。

就这样,日子久了,室友都习惯了,计哥在谈对象,需要钱,大伙都在帮忙。

有一段时间,计哥在宿舍抽着烟,看着窗外,仿佛在想事情,又仿佛是在发愁。是,最近他觉得压力太大了,可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3、

那段时间,计哥每日都很晚才回来。大伙以为他又去上网去了呢,谁知有天晚上回来之后,他把门关上,把大家伙都喊到了一起,说是宣布一个重要的决定。

没错,对于计哥来说,的确是个大事情。

他郑重其事的宣布,还专门清了清嗓门:“哥哥我和大家商量一件事,不管你们同不同意,反正我都决定了,哥哥我准备在宿舍开个商店,大家意下如何?”

顿时宿舍里都炸开了,计哥要开店?不上网了?

对,计哥准备在宿舍开个小店,主要经营一些零食,价格优惠,负责包送。

不曾想,大伙举手一致通过。

就这样,计哥的小店计划提上了日程。

平姐帮他策划做的广告宣传,虽然只是A4纸,可也是精心努力的一番。

计哥带着大伙还有平姐,坐着公交来到了市区不远的批发市场。到了这儿,才知道原来很多东西的价格是很便宜的,那时真的想多买一些东西。可计哥一直让帮忙招呼着,所以也没有来得及。

经过几个人的商量,宿舍里最缺的就是两样东西,一个是泡面,一个是矿泉水。

他们批发了很多五箱泡面,还有很多矿泉水,计哥懂得不少,还顺便买了些鸡爪鸡翅,沙琪玛之类的东西。对了,差点忘了,最后的最后,他还带了一箱奶茶。

没想到的是坐上公交车,司机师傅不想让上来,带的东西太多,无奈之下,计哥和师傅说了好多好话,这才同意。

听说宿舍开了一个小店,那天晚上顿时来了很多人。

一个晚上,不知算不算捧场的,还是什么,五箱泡面卖了三箱,零食一下被买空了。

计哥那个高兴了,本来他都是借大伙的钱凑来买的东西,这下一个晚上不仅仅把钱还了,还剩了一些。

就这样,计哥的生意开始做了起来。

平日里,他带着平姐,还有室友,几天就得去批发市场走一趟。回来的时候大伙手里满满拎着袋子。

后来,生意火了。计哥经常请大伙下馆子,他还给平姐买了新手机,新衣服。他说还要继续挣钱,以后还要给平姐买个戒指,这个是他的梦想。

大伙都在起哄:嫁给他,嫁给他……

平姐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可看得出,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

4、

计哥的生意越来越好,可这个时候,可能有人眼红了。

他的小店被人举报了,不得已,在一个安静的下午,学校宿管处带着人把宿舍洗劫一空。

为了杜绝学生在宿舍私自卖东西,不仅如此,计哥还被在全校通报批评。

计哥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的山峦起伏,嘴里叼着烟,就这样呆望着。

是啊,生活就是这样。

就像流水一般,有时平静,有时遇到激流。没了小店,计哥整个人仿佛泄了气似的,整日里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的生活。

他不想和平姐出去,他知道,出去了需要花钱。自从小店没了以后,计哥很少说话了。

偶尔,平姐也会给他打电话,喊他一起吃饭。

可这样的日子,计哥不喜欢。他总是想当大男子主义,他希望自己可以无所不能,可此时此刻,自己变得狼狈不堪,还需要平姐的救济,实在是说不过去。

其实,这些都还只是眼前的坎坷。

让计哥不曾想到的还有很多在等着他,快毕业考试了,计哥和平姐每天都在自修室看书。他们准备努力应考,之后去找工作。

忙碌了一段时间,终于考试了。

坐在教室里,计哥心里踏实,卷子不难,一口气就做的差不多了。

过了几天成绩下来了,结果让计哥大跌眼镜,竟然有两门挂科了。

不可思议,他找到辅导员问问情况,说是想看一下自己的卷子。辅导员和他明说了,由于每年毕业的时候都会有一定的名额是留给肄业的,而这些大都是平日里学校通报批评的对象,你的考试成绩当然可以,可你的平时成绩是0分,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计哥出了办公室,没有再去找任何人。

平姐看到他的表情有些疑问,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是不是不高兴了啊?

计哥很坦然:“那个,我肄业了。”

平姐好像没有听清楚:“怎么了你?”

“考试挂科了,没有毕业证了。”计哥大声说道;

平姐站在那儿,良久,不敢说话。

5、

毕业了,大伙都找工作了,只有计哥,他也在找工作,只是陪着平姐罢了。

慢慢的,大伙一个一个都找到了工作。

就剩下计哥了,在计哥的陪伴下,平姐也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计哥傻笑着,那天他还请平姐吃了一份地锅鸡,满满的一锅,两个人偷偷的竟然吃光了,临走还不忘彼此调侃着:哎呦喂,你的饭量不小呀。

是的,从此,平姐工作了。

计哥也在找,可没有了毕业证,确实困难。

他最后去了KFC做服务员,生怕见到了同学。他都是晚上去做钟点工,白天休息。可毕竟是两个人生活,那点费用太少。他找来找去,又找了一份安保的工作,自己当了名保安。

就这样,白天他做保安,晚上就当服务员。

日子虽然辛苦,可慢慢的他口袋里有了钱,就在他心里规划着给平姐买戒指的时候,这个时候平姐竟然提出了分手。

没有理由,若是非要说的话,就是不合适。恩,三年了,一句不合适就TM这样走了。

计哥心里都懂,他想挽留平姐,可他知道她的脾气,她一旦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可他不甘心,可又无能为力。

她离开了那座小城,可他还在。

从此,小城只有计哥一个人整日忙碌的身影了。

6、

半年光景,计哥从一名保安做成了一名保安班长,KFC也做起了小跟班。

那个时候,口袋里的钱已经足够买戒指的了,可再也找不到戴戒指的那个人。

有时计哥也会偷偷喝酒,他喝酒就是要把自己灌醉,只是想让自己不再清醒,这样就可以遗忘悲伤。可每次醒来的时候,他总是无限怀念过去。

有一天,计哥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平姐打来的。

“最近怎么样?”

“你是?”

“哦,我是平。”

“哦,还好,你呢?”

“再过两天我就要结婚了,你,能过来参加吗?”

“切,我怎么可能会去呢?”

“过来见证一下我的幸福呀,我现在很好,不过你要能来的话就到我家来,婚礼在老家举行。那个,我希望到时你能来,我家具体地址是……”

“打住,再见。”计哥挂了电话,他心里不舒服,很恼火。

他不知她怎么这样,当初分手是她提出的,在他落魄的时光里丢了他。如今她要结婚了,竟然还要让自己去见证她的幸福,也许有人会这样做,可至少不是他,他肯定不会如此大方。

7、

两天后,计哥的手机响了,是平姐的手机号。

计哥没有接,直接挂断拉黑了。

他不明白平姐为什么这样做,对啊,这样又是何苦呢?

过了一段时间,计哥清理手机内存,发现免打扰短信竟然有一条平姐的短信,他点了进去:

你好,我是平的父亲,从她的日记里我知道了你。打扰你一下就想和你说三句话。首先想对你说一声谢谢,谢谢当年你曾给她的爱情;其次是当年她离开你是因为单位组织体检她发现自己已经病了,不想累赘却只能强笑着离开;最后是她邀请你来,只是想在去天堂之前再见上你一面,虽是葬礼, 可又何尝不是属于她的婚礼呢?谢谢你,孩子。

计哥拿着手机的手抖了起来,手机掉在了地上,他慌慌张张捡了起来,电话打了过去,却发现早已是空号。

那一刻,他摊跪在了地上,双手不停地拍打着地面,悔不该当初,泪水早已朦胧了他的双眼,只是再多的泪水也换不回和平姐的最后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