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感谢曾经她对朵儿的无微不至,笑着转身离开。

1、

南哥和朵儿是一对恋人,在大学,曾是大伙最为羡慕的一对。

南哥是班长,朵儿是生活委员,何况,他们俩还在一个学院。

那时的南哥意气风发,学习之余总到处参加各种活动。在他的世界里,他有过当老板的梦,所以一有时间他就跑去参加各种活动;甚至有时会跑到市里的超市溜达,倒不是说买什么东西,只是偷偷观察他们的货架摆放,收银管理等等。

他就是这样一个要强的人,虽说家里条件不好,可他从未觉得自卑过。

他渴望自己以后成为老板,那样不仅可以衣锦还乡,更觉得是自己一生奋斗的事业。

朵儿在隔壁,他们经常遇到。

开始,南哥只是觉得这姑娘傻傻的,不喜欢说话。偶尔遇到,还是会走向前问好。

每次,朵儿都是低着头敷衍一声,然后悄悄走开。

南哥没有对象,他懂自己的家里经济不好,父亲也上了岁数,母亲身体不好,为了能让自己读书,家里可谓是付出了很多。

如今,学业未成,又怎能拿着他们的血汗钱去谈对象呢?

没错,这是南哥一直单身的原因。

他高高的个子,虽谈不上格外帅气,但也肯定是在普通人之上。

毕业的时候,室友们一个一个的都有了对象。

他们经常怂恿南哥,希望毕业的时候,南哥可以遇到一个喜欢的人。

此时,南哥笑而不语。

其实他已经有意中人了,只是还在犹豫。

有一天他们聚会,南哥喝多了;看着一桌上大伙一对一对的敬他酒,那一刻他猛喝了起来。他不是想灌醉自己,而是很是羡慕他们。

终于,没过几天,他心中压抑的想法付诸了行动。

他对朵儿表白了。

朵儿吓了一跳,以为搞错了呢?

可他还是不慌不忙的再次表白,这时的朵儿不做声转身离开

她没有说话,不知是答应还是拒绝?

从此,南哥开始正式宣布:他在追求一个姑娘,她是朵儿。

于是,大伙都在帮他,有人替他出谋划策,还有人为他买阿尔卑斯,可朵儿是个安静的姑娘,对这些突如其来的阵势吓到了。

她总是刻意躲着他,她不知心里怎么想?只是躲着就好。

南哥没有放弃,他追她追了183天,她躲他躲了183天。终于在第184天的黄昏,她主动打电话给他。

是,她同意了。

但,此时,南哥却哭了。

2、

毕业了,他们去了一座小城。

那儿离他们老家不远。朵儿不喜欢到处奔波,她想离家近一点,南哥特意找了这个地方。

小城人不多,即使是在周末,市里也看不到太多的身影。

而这些,都是他们俩喜欢的时光。

房子租好了,接下来就是找工作了。

不知怎么,朵儿很快就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可南哥没有。他想找一份工资高一点的,可刚刚毕业的年轻人,谈何容易呀?

他不忍做那些体力活,后来算是找个自己喜欢的。

恩,他们暂时停留在这儿。

傍晚下班,南哥带着朵儿一起,逛着菜市场,俩人卿卿我我,让人羡慕;买回来的东西带回小屋,经过一番烹饪,格外可口。

晚饭后,南哥喜欢带着她去附近的公园里。

她喜欢河畔旁的杨柳依依,而南哥却喜欢唱歌给她听。

日子,虽说平淡,但却也别致。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房租开始涨了,物价也开始慢慢涨了起来。他俩的工资,有点维持不下去了。

南哥着急了,可他不说。

那一段时间,他的肚子都没舍得填饱过;而他却买了很多东西,为的就是别让朵儿饿着。

看来眼下的工作是不行了,南哥辞退了。他得找份钱多的工作,至少可以养活他们俩。

不曾想,那段时光竟是南哥最艰难的岁月。他四处找,到处找,可就是找不到一家合适的。原来,生活在这样的小城,也不见得就是幸福的。

此时他们俩的生活费不多了。

南哥做了一个决定,他问室友借了2000块钱,1000给朵儿,另外1000留给自己。

他准备挣钱,即使是在其他城市。

没过多久,他就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可地点却在外地。和朵儿商量了许久,她才同意。

离别的车站,南哥下了决心要多挣钱回来,而此时朵儿却哭成了泪人。

3、

南哥走后,就留下朵儿一人。

她很难过,其实当初不答应南哥离开就好了。可如今说什么又有什么用呢?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继续着,没有了南哥的陪伴,朵儿心里不爽。

可她知道,南哥也是为了他们的以后。

他们开始每天一个电话,后来南哥说忙,要不两天或者三天一个电话;朵儿理解也都同意了。

一座小城,一个人,每天挤着公交,吃着麻辣烫,不知未来在什么方向。只记得南哥在他乡为自己偷偷的努力,为自己默默的奋斗。

每每想到这儿,朵儿心里踏实了许多。

第一个月后,南哥给朵儿寄了1000块钱。朵儿打电话说:“南哥,不要钱,你自己攒着就好了。”

“傻瓜,说好要让你过得幸福,拿着。”

朵儿喜欢南哥的强势,不再说什么了。

就这样,每到一个月,朵儿都会收到南哥的1000块钱。可三个月过去了,她有点想他了。

于是有天下班晚上回来,朵儿给他打了电话,不知怎么,竟然没有人接。

不过又过了一会,南哥打来了。

他说:“刚才手机充电,没有听到。”

朵儿一直不知声。

电话那头的南哥仿佛变得有点着急:“怎么了朵儿?听到了吗?”

“恩,南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南哥笑着说:“快了,等忙过这一阵就回去看你。”

又忙,还得忙。朵儿在这儿唠叨,她不想这样的生活了,她想去找他。

可这想法和南哥说了后,南哥很生气,他不同意她来找他,他说话的语气很是着急:“朵儿,这边很快就忙好了,到时我去看你,听话,不准再这样,好吗?”

“可,可是人家想你了。”朵儿的声音低到了极点。

南哥马上回应道:“傻瓜,我知道。我也想你。等我回来,听话。”

挂了电话,朵儿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4、

又过了两个月,南哥依然没能回来。

朵儿决定要找他,对,下了很大的决心。她想见他,想的不行。

她没有心思工作,开始寝食难安。

她手中拿着车票,拉着大大的行李箱,坐在候车室的那一刻,给南哥打了一个电话。

她想告诉他她来了,她准备和他一起面对这生活的不易了。

可明白了朵儿的意思后,南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吼了起来,对,是的,他从来没有对她吼过,这是第一次。

南哥在电话里说:“你从头到尾就是个SB,老子是怕你难过,骗你说出来工作。其实老子在这儿早都已经谈了对象,比你可温柔多了。我们准备下个月结婚,你来不来?给句话,你TM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吧?”

好似一个晴天大霹雳,朵儿失望极了:“你,你就是个人渣。”

说完以后,她摔了电话。电话是他给买的,非摔不可。

朵儿哭着把车票撕成了碎片,朝天上一洒,顿时洒了一地。

她是哭着走出车站的,一边走还一边说着:“人渣,人渣……”

她回去收拾好东西,当晚就离开了那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小城。这儿她太难过了,她得去个没有忧伤的地方,不曾想,过去总是渴望来省城,没错,她凭着自己的感觉就来了。

她后悔遇到了南哥,后悔死了。

在省城,她报名才加了夜校自考,每天都在努力的工作。说实话,来省城是她一时赌气来的。省城的压力更是太大,光是房租都已经让她喘不过来气。

可她一想到自己被无情的抛弃,就饿狠狠的告诉自己,非要活出一个自己来,不回去,混不好,绝对不回去。

后来,她考了公务员。

再后来,遇到了为她遮风挡雨的他。开始她还是不放心他,担心又是一个人渣。

她对他还是百般刁难,可他始终微笑依然。

他爱她,她防着他。

可最终,爱化解了一切冰原,他站在了南哥曾经的位置。

没过多久,他俩买房子,结婚,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5、

过了三年,南哥悄悄到了小城。他明明知道这儿已无其他,可他还是去了曾经他们一起的小屋。

房东见到他,是一脸胡子拉渣的模样。

他笑着问好,可房东说:“你这孩子,五年你才回来,人家朵儿已经离开五年了。傻孩子,光顾着挣钱,老婆都不要了。”

南哥一脸无奈,鞠了一躬和房东奶奶告别后,转身离开。

他找到了曾经和朵儿一起工作的同事玲姐,是,他不敢奢望其他,只是想打听她的状况。

玲姐见到南哥的时候,一脸茫然,仿佛一时不知所措。

南哥笑着说:“你好,玲姐,好久不见。”

“你这孩子,这些年你都跑哪儿去了?”玲姐开始抱怨;

“呵呵,没,就在外地打工了,我想打听一下她的状况,求求玲姐说说吧?”

“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这是又何苦呢?”

“恩,就想知道她最近过的怎样?”

“那当初你在哪?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她生病的时候,你在哪啊?”

南哥低下了头,不再说话。他知道,他没有发言权,良久,他抬起头对玲姐说了句:“对不起。玲姐,我又何尝不想回来呢?都怪我当年年轻气盛,误入了传销。”

玲姐坐在那儿,愣住了。

多年过去,南哥心中的秘密也没什么了,如今他可以给玲姐娓娓道来,就像故事一样。

我离开的第二天就进去了,没办法,出不来,已经进去了。

他们并没有立即要钱,而是想方设法让我把朵儿喊过来。我没答应,结果饿了一天。

后来他们给我上课,洗脑,每天20个小时,不停的说着所谓的财富梦;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天,他们以为我已经被控制了,又开始让我喊朵儿过来。我没答应。

他们让我洗了半个月的衣服,三十多人,有男人的,还有女人的,我咬咬牙忍着,没错,为了朵儿,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每天衣服都有两大桶,满满的,各种味道掺杂其中,没有洗衣粉,他们是故意的,可半个月我扛过来了。

他们又提了要求,非要我拿出3980块,还有180块的伙食费,一天时间,不然就把朵儿喊过来。是,他们知道了我的软肋。我承认,钱我没有,只要答应不找朵儿,我可以借。

说实话,钱很难借,我以为平日里大伙嬉笑哈哈, 那个时候才发现真的很难。其实我也知道是自己的不对,可我没有办法。我从小学朋友开始,一直借到了大学朋友,借了两天,才算凑齐。

钱给了,可他们说时间超出了。不得已,我又洗了两天的臭衣服。

日子久了,避免朵儿怀疑,每个月我给她寄了1000块钱,毕竟里面有几个所谓的“好哥们”,可手续费也不低,每次他们都要300块钱的跑腿费,还有200块钱的封口费。

再后来,朵儿非要过来找我,我担心死了。一时想不到有什么好办法,只能骗她我有了对象,算不得善意的谎言,可我觉得必须要说。

她一气没有来,我高兴坏了。

可他们火了,几个人围着我把我狠狠的揍了一顿,疼痛几乎传遍身体的每个部位,可心里还是乐呵的。她没来,是我心里最幸福的事情。聚会唱歌的时候,从没有唱过歌的自己,竟然畏畏缩缩靠在了墙角,唱起了《天使的翅膀》:

若生命就到这里,从此没有我,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我TM还特意申请洗了一个礼拜的衣服,可他们不干,非要我再出3980,无奈,毕竟落在他们手里了,借,借钱。这次借钱已经很难了,我花了半个月才凑齐,不过这次心里踏实了不少。

6、

我逃出来的时候是在冬天,那时算算已经进去五个月了。

出来了,不敢回家,也不敢大大咧咧的说话。我欠了很多钱,自己需要工作,需要尽快的工作,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

有人说呆了那么久,就不会被洗脑吗?

说实话,有时已经觉得他们是对的,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我的朵儿,瞬间又有了想跑出来的冲动。就这样,在一个雪花飘飘洒洒的冬天,成功逃出来了。

我身上一无所有,一路乞讨,一路来到了小城。我没有找任何人,包括她。

我去过工地给人搬砖头,搬了一个月,我拿到了钱,不敢多等一分钟,立马还了一个朋友的钱。从银行走出来的那一刻,自己心里满满的踏实。

我以为搬砖头就可以还了所有朋友的钱,可我错了,有一天自己竟然累倒在工地。幸亏几位大爷把我送到了医院。

干不了重活,我给人送过快递,也做过服务员,我在这儿用了一年时间,还了所有的债。可我身体搞垮了,在里面待久了,缺很多东西,但有一样是致命的,就是每天吃不饱。

我花了两年,特意注重养生,如今慢慢也好了起来。

玲姐,我不敢有其他想法,就是想知道朵儿状况,您,能告诉我吗?

玲姐回过神来:“原来都是可恨的传销,毁了一对鸳鸯。她错怪你了,我也错怪你了。哎,可惜回不到过去了。她在省城很好,现在,结了婚,还生了个大胖小子。”

南哥傻傻的自言自语道:“真好,这是我三年里听到的最幸福的事儿。”

“要不我告诉她真相吧?虽然也没有什么用,可至少得让她知道啊?”玲姐说道。

南哥站起来直摇头:“千万不要告诉她玲姐,如今她过得挺好的,我也挺好的,大家伙都挺好的,又何必再去打扰呢?”

看得出,南哥已经释怀了,玲姐点头答应了他。

告别的时候南哥还是给玲姐深深鞠了一躬,感谢曾经她对朵儿的无微不至,笑着转身离开。

玲姐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鼻子一酸,眼泪悄悄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