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贺哥遇到朵儿的时候,是在一个落叶飘零的秋天。

他是去参加培训计算机考试的时候遇到的,那时的朵儿安静的坐在第二排。

贺哥就坐在第三排,他没有打扰她,也没有趁机搭讪,只是安静的陪着她的安静。

朵儿不是他们大学的,可他不敢去问。

贺哥一直觉得眼前的身影好像在哪儿见过,可到底在哪儿呢?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就这样,几乎一个学期,贺哥每天都在期待着周六。

他们的培训都在周六,他希望日子过得快一点,甚至指针使劲往前挪一挪他也乐意。

周六的早上宿舍是安静的,室友们都在呼呼大睡。

此时的贺哥悄悄起来,不敢打扰他们,洗脸刷牙之后,顾不得吃早饭,就坐着公交车赶去培训的地方。

他几乎放下了所有的娱乐,室友喊着他一起去爬山,他一直搪塞着;有时带着他去打游戏,他也不去。

总觉得那个时候,日子里就好像只有计算机,学好计算机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又何尝只是学好计算机呢?

他只是想学计算机的时候,安静的坐在朵儿身后,一动不动就已经知足。

后来,他在心里一直想着,她有没有对象?应该没有吧?不然怎么每次都不见他来呢?

她读的什么专业呢?她家是哪儿的人?

就这样,安静的时候,他总是胡思乱想。日子慢慢的过去,一转眼,马上要考试了。

培训了大半年的课程已经接近了尾声,可贺哥觉得挺快,他多想让日子重来,哪怕再付一次钱也可以。

只是考试之后,他可能不会再遇到这位姑娘了。若是以后遇不到了,那该多遗憾啊?

终于,在一个洒满阳光的周末,贺哥开口问了句:“同学你好,我是王贺,同学一场,认识你很荣幸。”

“你好,我是云朵,我也是。”不曾想,就这样,姑娘大大方方,让贺哥意想不到。

临走的时候,他们彼此留下了联系方式。

恩,也许同学一场,他们应该继续做朋友。

2、

慢慢的,他们俩熟悉了。

得知朵儿还是一个人的时候,贺哥高兴坏了。

他鼓足了勇气,和朵儿表白;不曾想,把她吓住了。

她没有想到贺哥会看上她,一个普通的姑娘,又没有什么背景,可他表白了。

朵儿一时不知所措,挂了他的电话。有时,有些话,在电话里是说不清楚的。

况且他们也不是很熟,朵儿是这样想的。

贺哥仿佛明白了她的心思,趁着周末,买了很多零食跑过去找她。

见到她的时候,她看着他笑,他也开始笑。

贺哥偷偷的从包里拿出一盒德芙巧克力,双手递给她:“若是此刻你还是一个人,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吧?”

朵儿没说话,伸手拿着德芙,转身走开。

贺哥紧跟了上去,是啊,怎么不回答,多让人着急。

她没说,一直都没;可她带着他逛着校园,走过食堂,走过操场,也走过她们高高的教学楼,最后到了一处凉亭。

她一直介绍着她的地盘,贺哥安静的听着。

他回去的时候,她站在校园门口望着,也算是一种目送吧。

贺哥心里怪怪的,是不是自己有些唐突了呢?

应该不会啊,可她怎么不说呢?

之后他们就这样保持着,不曾靠近,也不曾远离。

在一个安逸的周末,贺哥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朵儿的。

她说了句:“那个,今天有空吗?要不我俩去公园逛逛?”

那一刻,贺哥终于恍然大悟:“好,好,好,马上过去找你。”如此,她答应了他,他成功追求到了她。

不曾想朵儿的表达方式很委婉,但却温情。

那段时间贺哥高兴的整日里都在吹着口哨。

仿佛全世界都在为他高兴,爱情,给人的感觉原来是这般美妙。

3、

毕业了,贺哥带着朵儿到了他们那儿的省城。

房租很贵,找了半天房子,付了房租,他们俩手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

可日子依然得继续。

贺哥和她商量着最近的计划,他想着自己尽快找到一份工作,总不能让两个人挨饿吧?

而贺哥让朵儿准备考公务员,可她不愿意。

生活啊,有时真的很难。朵儿看不得贺哥一个人打拼为了他们,她不考了,虽然机会难得,也曾是她的梦想,可如今她变了主意。

她有了他,她必须和他一起面对这一切。就这样,贺哥找了份工作,整日里忙碌的没有时间陪她。

而不过多久,朵儿也找到了。

那晚贺哥请她吃饭,带着她来到市里的沃尔玛广场,到处车水马龙,而不远处有一个霓虹灯做的广告语,就是为了宣传一家火锅店。

朵儿平时喜欢,贺哥不说就直接把她拉到店里;

两个人狠狠的吃了不少,回来的路上,朵儿看着菜单,傻傻的说道:“咱俩真的成了小猪了,俩人吃了十八个菜。”

贺哥笑着把她搂在怀里:“我是小猪,你不是,你是天使。”

听了之后朵儿乐坏了,贺哥总是这样嘴甜。她在心里默念着:“真好,傻瓜。”

夏天到了,他们租的房子里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

诺大的地方,摆满了很多东西。回去的路上,他俩路过一个百货超市,停了下来又挑了一会,买了一个风扇。

那晚的空气很热,可多了一个风扇,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她躺在他怀里,他搂着她,胳膊都被她的脖子压麻了,可他不敢动,生怕弄醒了她。麻就麻吧,他喜欢这样。

她喜欢看电影,他就偷偷加班攒钱,电影票很贵,他舍不得花钱去打发时间,可一想到她喜欢,他就没有犹豫。

她喜欢吃苹果,因为小时候她就是在果园长大的。

每天下班回来的路上,他都会跑到路边摊,精挑细选的挑上几个,回来放在盆里为她清洗。

他爱她,可从来都不挂在嘴上,而是默默的付出。一想到为了她,瞬间他仿佛变得无所不能。

4、

有天晚上回来,她忽然抱着他哭了起来。

他搂着她,紧紧舍不得松开;他知道她受了委屈,他不问,只是不停的拍拍她的头。

朵儿辞职了,是的,她不想干了,压力太大了。

贺哥说了句:“那就在家歇着呗,不要太累了。”

可她不舍得让他一个人奋斗,于是又开始找工作,碰巧的是她在市里找了一份心仪的工作,虽然待遇不如以前,可真的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贺哥有点心疼她,整日需要加班,有时很晚才回来。

他们的房子距离市里不近,很多时候,太晚回来,朵儿需要走一段很长很长的夜路。

她舍不得坐出租,她只是觉得可以省不少钱。

他挣到的钱,全都放在朵儿那儿保存。

朵儿专门为他办理了一张银行卡,她觉得虽然钱在一起,可还是分开的好。

每个月发了工资,除了基本的生活费之外,其余都被朵儿存在了银行卡里。

虽然物价涨得厉害,可他们来齐心协力,最终还是留在了省城。

她喜欢那儿,那儿高楼耸立,那儿繁华热闹。

有时就是这样,默默的努力,默默的奋斗,其实就是为了有一天自己可以站在高楼上看着对面的高楼,就算不说话也是激动的。过年回去,他没有带她回去。

毕竟刚刚毕业,若是直接回去,贺哥担心大伙唠叨。

再过一年,这样也可以说的过去了。

回去母亲问他挣了多少钱,他笑着说够吃的就不错了。

母亲一直算着呢,八个月的工资不算多,但也不少了。

可这到年怎么没有带钱回来呢?是不是在外乱花钱了?

终于,在母亲的一再询问下,贺哥说出了他的对象。

母亲不高兴,反开始唠叨了起来:“你呀你,钱都被人家骗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长大呢?”

“没有的事儿,妈,你不懂。”“我不懂,你懂,你懂没有看好钱。”

贺哥知道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干脆任母亲她老人家唠叨。

那个春节,他过得很是压抑。

5、

不曾想,回来工作的时候,母亲还是下了一道命令。每个月的工资要打回家由她保管,在没有结婚之前必须这样。结婚的时候她再给他。贺哥真的不知说什么好了,他心里对母亲的行为很是无奈。他也曾和她解释过,可母亲总担心朵儿,她没见过,她心里放心不下她。工作了,生活依旧。朵儿的工作很忙,办公室里的同事家里请假有事,她经常一个人干着几个人的工作,仿佛一瞬间变成了女汉纸。

而贺哥也是,只是为了能够多挣点。

发工资了,他没有给朵儿,而是留了点生活费,其他的都给母亲寄了过去。

一开始朵儿没有说,她以为公司效益不好,压着工资呢。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贺哥去银行办理汇款的几张收据。

那一刻,她没有说话,也没有闹,安静的坐在窗前,窗外,雨滴儿滴滴答答,不知她心里什么滋味。

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朵儿提出分手。贺哥愣住了,非要问为什么。

“贺哥,在你眼里,我是不是特现实特爱钱的一个人?”朵儿不想说,可还是说了出来。

犹豫了一下,贺哥说道“没,绝没有的事儿。”

“恩,知道了。你很好,相信会遇到更好的,忘了我吧。再见。”

贺哥挽留了很久,可最终朵儿还是离开了。她走的时候,除了她的衣服,其他的都没有带走。

她还把曾经的银行卡递给了他,这就算结束了。

贺哥一直想不明白,有时想着母亲整日的唠叨,偶尔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朵儿也是普通人,肯定是现实的。

直到有一天,他有急事去了银行,身上没多少钱,他拿出朵儿曾留给他的那张卡,一查询余额,贺哥愣住了:半年的工资,一分不少,都没曾取过。原来这些天的生活费花的可都是朵儿的工资啊。

贺哥傻坐在那儿,一时后悔莫及,可这一切再也回不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