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心里曾经住着一个人,可是他离开时没有跟我说再见,我在等着他回来。

陆佳佳第一次遇见李扬时只有17岁

那时候陆佳佳看起来还没有现在这么光鲜艳丽,总是穿着一件宽大的T恤,有点微胖,尤其是小脸肉乎乎的,却有一副清秀的眉目,笑起来很甜,眼睛弯弯的。

那时候李扬还是学校的不良少年,而陆佳佳是老师们口中的好学生。

那时,陆佳佳还没有喜欢上李扬。

1、

那天是个周末,也是陆佳佳来到小镇的第一天,刚从超市买完生活用品,领着一大袋东西正准备回家。

小镇是个苗族人居多的地方,房子楼层都不高,却密密麻麻聚在一起,形成了几条巷子。

陆佳佳有些晕头转向,好不容易找到一条眼熟的路,却在巷子拐角处被撞了个翻天,手里的东西撒了一地,瓶瓶罐罐打碎了不少。

“你走路不会看着点啊?”一个少年站在陆佳佳面前,皱着眉头说到。

“喂!明明是你把我撞倒了?你讲不讲理啊?”陆佳佳坐在地上,看了看撒了一地的东西,瞪大了眼睛抬头看向眼前的少年。

那时候的李扬还很瘦,个子高,留着一头长发,皮肤黝黑,痞痞的样子。

“算我倒霉!你这坏了的东西算我的,不过我现在赶时间,我先走了!”李扬看着地上的陆佳佳,无奈地摇摇头。

说完的李扬,转身就要走,却被陆佳佳一把将裤腿揪住,陆佳佳瞪着眼睛气愤地说:“喂,你这算什么啊?想跑路?不行!你给我赔了再走!”

李扬试图挪动被陆佳佳紧抓的裤腿,却发现揪的死死的,叹了口气说:“你这个女人真是麻烦,这样好了,你起来,跟我走,我赔你还不行!”

陆佳佳松开李扬的裤腿,起身后立马抓住他的衣袖,生怕他突然跑掉。

“你看看!我这些都是刚买的!就被你给…”陆佳佳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埋怨着。

“那小子好像往那边跑了…”巷子的拐角处有人说着。

“快!快点走,一会要追上了!”李扬冲陆佳佳小声嘀咕,抓起陆佳佳的手向巷子后面跑去。

天色临近傍晚,陆佳佳就这样被抓着,不知道跑了多久后,终于停下了脚步。

那时候李扬的双腿特别有力,跑起来像个短跑运动员,陆佳佳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力气跟着李扬跑了那么远。

“喂!你有病啊,赶紧赔我钱!”气喘吁吁的陆佳佳红着脸说。

“嘘…别说话。”李扬一把将陆佳佳拉进身后一个破旧的仓库。

“这臭小子跑哪了?算了,今天先放他一马。”仓库外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跟另外两个人说着。

在仓库里藏了没一会,陆佳佳率先从里面跳出来,拍了拍头上的灰尘,看向李扬:“搞什么鬼啊?”

“你等会再出去!他们可能还没走远!”李扬焦急地说。

陆佳佳翻了个白眼:“喂,早就走远了好吧…”

李扬从仓库探出头看了看,确认没人才出来。

“这是什么人啊?你是怎么惹到这些人的?”陆佳佳疑惑地看着李扬。

“跟你说了也不懂!江湖恩怨。”李扬说着,低下头看向陆佳佳,眼前的少女穿着宽大的白色T恤,留着一头短发,还有些微胖,虽然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却丝毫显不出有吸引人的地方。

“不管你那么多,你赶紧赔我东西!跟你跑这么远,我一堆东西都没了,刚在超市买完,一共二百!”说完陆佳佳抬头看向李扬,伸出了手。

“嘿!你这个小胖子,有那么多钱吗?”李扬低头看着眼前这个女生,不屑地说。

“你才胖!当然有了!不信你可以去超市查查…”

“我现在没那么多钱,明天你去一中高二一班找我…”李扬说完转身就走。

“喂!这就走了?不会想赖账吧?”

“记住了!高二一班!”李扬撇了撇嘴,撂下一句话便消失在巷子口。

陆佳佳气愤地跺了跺脚,扭转头继续寻找自己的住处。

那天的陆佳佳做梦也想不到,刚才这个让他气得跺脚的男生,后来会为了她而奋不顾身;也不会知道,后来的她,再想起这个男生会哭到哽咽。

2、

周一的早晨,李扬已经趴在课桌上睡着了,上课铃打响后,班主任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女生。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新转来的陆佳佳同学,陆佳佳同学学习成绩很好,大家要好好相处,互相学习…”

“陆佳佳,你先委屈下,坐到那里,等下次我给你调座位…”班主任指向靠窗处一个空座位,旁边趴着一个男生。

“李扬!你给我起来!大早晨来了就睡觉!”老师冲着李扬喊到,陆佳佳走了过去。

“咦?新同学啊!你不是昨天的小胖子吗!”李扬迷迷糊糊睁开眼,惊讶的说。

其他男同学们跟着起哄,哈哈的笑着。陆佳佳看着眼前这个男生,瞪大了眼睛,心想:我真是倒霉,怎么分到这个家伙班里!

陆佳佳听说小镇只有一所高中和一所职高。在陆佳佳看来,李扬这种坏学生不应该考上高中的,但是一切就像安排好一样,她不仅走进了李扬的学校,分在他们班,还坐在了他旁边,与其成为同桌。

“喂!你欠我的钱呢?什么时候赔我?”陆佳佳质问李扬。

“这个…你能在宽容几天吗?最近手头有点紧。”李扬皱着眉头装模做样。

陆佳佳白了李扬一眼说:“别打扰我学习!”

陆佳佳刚转来的那几天,两人话很少。她看着李扬成天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总会摇摇头,带着嫌弃的目光。

李扬是老师们眼中的差学生,李扬讨厌学习,也讨厌老师们口中听话的“好学生”,所以对这个坐在身边的转校生并不感冒,有时看着陆佳佳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甚至想嘲讽她几句,可他知道这个女孩是她的“债主”,不能招惹她。

对了,陆佳佳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路痴,在来到小镇好几天后,她才能在每次放课后,勉强的找到新家。这里不是陆佳佳的家,她是跟妈妈来到这里的;她也不喜欢这里,总想着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3、

事情转折,在一周后的期中考试上,成天散漫不羁的李扬发起愁,如果他这次成绩还是倒数第一的话,一定会被老师通知家长,李扬不想因此让年老的爷爷生气。

可是李扬知道,自己的时间从没有一分一秒是用来学习的,倒数第一是必然的。

考试临结束时,李扬把最后的希望抛向了陆佳佳。

“喂…你能帮我个忙吗?我题不会做…”李扬小声的哀求着。

“…”陆佳佳没有理会,继续低头做着题。

“…算了。”李扬也没指望这个好学生会帮他,自己继续低头犯着愁。

突然一张小纸团掉到了李扬脚下,李扬偷偷捡起,选择题和大题的答案全部写在纸条上,李扬惊讶的看了眼陆佳佳,然后迅速的抄起答案。

突然,奋笔疾书地李扬被老师抬起了胳膊,露出了那张褶皱的纸条。

老师生气地问道:“说!谁给你传的!”

“没有谁啊?我自己事先备好的!”李扬说出口后,自己都觉得可笑,选择题的答案怎么可能事先备好。

老师觉得李扬在跟他耍滑头,便将李扬的卷子撤走,说:“按零分处理!”

李扬只是对老师笑了笑,他早已习惯老师们的冷眼相看。

老师从那张纸条中,很快看出了痕迹,惊讶的老师质问陆佳佳:“陆佳佳,你怎么犯这种错误呢!”

陆佳佳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陆佳佳也不知道那时候自己为什么会帮助那个少年,或许是怕李扬欠钱不还?但是她又知道自己不会为了二百块钱而做这种事情。

陆佳佳后来说,有时候你总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让你自己都无法理解,但是在你多年之后,你再去回想起这件事,却从不感到后悔。

李扬那次考试还是排在倒数第一,而陆佳佳也因此被老师批评。

那时的李扬根本没想到陆佳佳会帮他,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李扬渐渐改变了对这个“好学生”的看法。

4、

第二天一早到了教室,李扬的课桌还空着,陆佳佳却在自己桌洞里发现了一堆零零散散的纸币,加起来刚好二百块。

陆佳佳不在去想昨天的事情,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可是,班级里却因这件事炸了锅,一堆女同学在嘀咕着什么,为首的是韩晓曼。

“她肯定是因为喜欢李扬才帮他作弊!”一个女生看了眼陆佳佳说。

“肯定啊!李扬虽然学习不好,可是却很帅!”另一个女生附和着。

“别胡说了!”韩晓曼喊道,然后向陆佳佳走来。

韩晓曼虽然学习成绩平平,在学校却是出了名的女生,因为那时候的韩晓曼确实长的很漂亮,一头乌黑的长发,还有高挑的身材,是学校好多男生的梦中情人,在女生里也很吃得开。

“呦,学习呢?你下次考试也帮帮我呗?”韩晓曼带着嘲讽的表情看向陆佳佳。

“……”陆佳佳面对这尴尬的气氛不知该说什么好。

“喂!新来的,问你话呢,下次考试帮帮我行吗?”韩晓曼刁难到,身后的几个女生发出了笑声。

“不好意思…”陆佳佳抬起头,瞪着大眼睛看向韩晓曼。

“装什么好学生啊?帮男生不帮女生啊?”韩晓曼说着有点凶,顺手抢过陆佳佳手里的书扔在了地下。

这时,刚才一堆女生都凑了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陆佳佳,陆佳佳看着被仍在地下的书,气的憋红了脸,抬头看着面前的韩晓曼,却不知道怎么处理。

“吵什么吵!快让开,我要回座位睡觉了。”这时李扬站在他们身旁,看着面前的女生们。

女生们都分别挪开,韩晓曼也退后了两步,一脸惊讶的看着李扬。

李扬看了陆佳佳,顺手捡起被仍在地上的书,书的封面已经被踩上一个黑黑的脚印。

“脏了呢!没事,你用我的,我的书从来都不看!还新着呢!”说着李扬走进座位,把自己那本崭新的语文课本递给陆佳佳,冲其笑了笑。

陆佳佳茫然的接过书,一句话也没有说。

韩晓曼看着眼前的一切,咬住嘴唇,转身准备回座位,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使其停住了脚步。

“都他妈听好了!以后谁也不许欺负陆佳佳!”李扬突然站起身,表情严肃地冲班里大声的吼到。

同学们都纷纷看向李扬,陆佳佳却红了脸,低头看着书。

李扬坐下,笑着看向陆佳佳:“怎么样,小胖子,跟我混吗?我罩你!还有,你的钱我可还清了!”

“知道了!别烦我看书!”陆佳佳从来不惧怕这个学校的不良少年。

陆佳佳非常奇怪,自己才来这个小镇十天左右,却发生这些戏剧的事情,竟然都与坐在旁边的这个少年有关。

5、

从那之后的一段时间,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同学们不再讨考试作弊的事情,也真的再也没有人找陆佳佳的麻烦。只是陆佳佳发现,每次韩晓曼从她身边经过时,都会轻蔑的瞥她一眼。

李扬还是成天不学无术,总是趴在课桌上睡大觉。

陆佳佳后来才知道,李扬的家和她家离得很近.

而那天,陆佳佳在家和母亲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陆佳佳的母亲在和老师聊天时,得知了陆佳佳帮同学作弊的事情。

陆佳佳母亲是个生活严谨的人,在她的父亲因为失业而整天无所事事,却经常喝的醉醺醺时,她母亲狠心与父亲离了婚,带她来到这个小镇。她的母亲在小镇的小学找了一份老师的工作,这里的家,也是母亲托朋友租到的房子。

那时的陆佳佳一直不理解母亲为什么不能再等等父亲,为什么一定要“拆散”她的家。

陆佳佳的母亲容不得自己向来优秀的女儿犯半点错误,因为作弊的事情,严厉质问她,陆佳佳在与母亲争吵了好久后,丢下一句“你从来都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夺门而出。

陆佳佳伤心的是,母亲只顾着指责她,却忘记今天是她的生日。

从家里跑出来的陆佳佳不停地走着,走在这个陌生的小镇里,她流下了孤独的眼泪,还有些想念自己的父亲。

“怎么了,小胖子?你去哪里?”突然冒出李扬的声音。

陆佳佳看着李扬从一所房子里出来,旁边地破仓库让她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没什么,随便走走。”陆佳佳故作镇定,接着问到:“你家是在这里吗?”

“对啊。”李扬看到了陆佳佳伤心的表情,接着说:“跟我走。”

“去哪里啊?”

“跟我走就好了。”李扬强调地说,然后向前走去。

陆佳佳迟疑了片刻,跟上了脚步。

陆佳佳说,那时的李扬身上像是有着一种魔力,年少的她在他酷酷的丢下一句话时,总是会跟着他走去。

6、

陆佳佳跟着李扬走了好久,感觉把整个小镇已经走遍了,终于在河边的大桥处停下。

从大桥旁的台阶下去,沿着小河有一条街道,大大小小的店铺有很多,李扬带着陆佳佳走向一家店。

“我不能进去,被妈妈发现又要训我!”陆佳佳看了眼面前的“民谣酒吧”,冲李扬说。

李扬看着陆佳佳笑了笑,抓起她的手走了进去。

“喝什么?”李扬带陆佳佳在角落里坐下,又说到:“得嘞,猜你也不能喝酒。”

陆佳佳瞪着双眼睛看着李扬。

过了会李扬端着一杯橙汁和一杯可乐冲陆佳佳说:“喝哪个?”

陆佳佳拿过橙汁大口的吸着。

“我之前在这里打工,怎么样,不错吧?”李扬笑着看向陆佳佳。

陆佳佳想起那二百元钱,皱皱的,像是积攒了很久,大概就是他在这里打工挣到的吧。

“哦!好吧!”好学生的陆佳佳坐在这里不知道说什么,她看向周围,大家都在欢快的捧着杯,开心的笑着,她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台上一个长发男人抱着吉他唱着歌,在一首歌曲结束后,男人背起吉他走下来,路过李扬时说:“呦,李扬,有女朋友了啊?”

“不是,不是,同学!同学!”李扬支支吾吾地说,旁边的陆佳佳已经羞红了脸。

看着陆佳佳复杂的神态,李扬说:“走吧,这里太吵了!”

在这个临近夏天的南方小镇,河边的柳枝有些许垂到河里,时而吹来些微风,水面泛起一丝涟漪,让人感到一阵舒爽。

走在河边,李扬说:“说说吧,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我妈她知道了作弊的事情,我和她吵了一架。”陆佳佳面无表情的说到。

“哦,这样啊,那我得跟你道声歉了!”

“跟你没关系,她就是太…什么事都得听她的…”陆佳佳诉说着自己的烦恼。

李扬听陆佳佳讲着她的过往,陆佳佳说她小时候有个美满和谐的家庭,他们家住在城里有一所不大的房子,母亲是一所学校的老师,爸爸是一家公司的普通员工。她说她很喜欢爸爸,小时候总是爸爸耐心的陪着她玩,在自己难过时总是爸爸站出来扮鬼脸,逗她开心。而她的母亲从来都只关心她的学习,后来爸爸就突然失业了,不再有以前的热情,母亲也带着她离开了爸爸。

“今天,是我生日,妈妈从不记得我的生日,以前都是爸爸给我过…”陆佳佳说着。

“小胖子,先祝你生日快乐!”

“其实,你应该理解理解你妈妈…”李扬看着她,又说:“不过…我也不懂这些东西,我从小就没有爸爸妈妈。”

陆佳佳疑惑的看着李扬,李扬继续说:“我从小跟爷爷生活,爷爷说爸爸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

李扬跟陆佳佳讲着,脸上却没有一点悲伤。

李扬告诉陆佳佳,他曾经因为没有爸爸妈妈在学校遭人冷眼,爷爷总是站在他身边,爷爷对他很好,还经常给他讲爸爸妈妈,爷爷说他爸爸是个英雄,以前还见义勇为救过人。

陆佳佳听着李扬的故事,突然有些心疼眼前的这个少年。

“对了,那天那些混混为什么追你?”陆佳佳问到

“他们是镇上的混混,其中一个混混有次在酒吧闹事,当时我在酒吧打工,跟他打了起来,后来报警后他便跑了,因此也记恨上我。”

陆佳佳相信李扬说的话,她也相信李扬不是老师们口中的坏学生,她愿意相信这个少年。

那天两人在河边聊了很久,像是无话不说的朋友。

陆佳佳说可能她就是从那时开始,渐渐对这个少年有了好感。

7、

过了没多久,韩晓曼向李扬告白了。

迷迷糊糊睡醒的李扬站起身,看向在收拾东西的陆佳佳。

在李扬果断拒绝韩晓曼时,韩晓曼把怒火撒向了陆佳佳。

“陆佳佳!你是不是喜欢李扬?喜欢就说啊?别装了行不行!”韩晓曼愤怒的看着陆佳佳

陆佳佳不知道该说什么,继续收拾着东西。

突然李扬将陆佳佳收拾好的书包放在肩上,往教室门外走去,边走边说:“走了!回家了。”

陆佳佳有些蒙圈,还是跟上了脚步,只留下韩晓曼一个人在教室里。

从那时候开始,陆佳佳就每天跟李扬顺路一起回家了。

陆佳佳说那时候的李扬还是个大男孩,瘦瘦的身子走起路来却特别有力,她渐渐的喜欢上了每天放学后走在他身后的感觉。

在学期末临近放假的一天,陆佳佳突然问李扬:“你为什么不学习?”

“我为什么要学习,我不喜欢学习。”李扬随意说着。

“那你不学习怎么考大学,以后怎么养活自己啊?”陆佳佳瞪着李扬。

“不上大学怎么了?小镇的人不都这样吗?该工作的工作,不都好好活着,再说了,咱这一个学校能有几个考上大学的。”李扬不屑地说到。

“李扬,你有梦想吗?”陆佳佳认真的看着李扬。

“这东西啊,有很多啊,比如想当个歌手。”李扬说着笑了笑。

“其实,我想,给爷爷买个漂亮又大的房子…”李扬突然收回了笑容。

“那你必须学习!会帮助你实现你的梦想!”陆佳佳着急的说到。

“是吗?”

“是啊!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出色的设计师,所以我首先得好好学习考上大学!”

“哦,那祝你成功哦!”李扬咧开嘴笑了笑。

从那时开始,陆佳佳开始不停地劝说李扬学习。

李扬渐渐在陆佳佳的“逼迫”下,拿起了课本,一开始只是为了应付,后来,李扬竟然真的会用心的看书,用心地解答每一道题。

李扬也不知道那时为什么自己突然就开始学习,或许是受到陆佳佳一番话的影响,也可能,他只是愿意听从陆佳佳的话。

在高三开学后,两人不再是同桌,而在同学们看来,他们却越来越亲密,更让人诧异的是李扬的改变。

每天在教室里,李扬也会跟着大家一起学习,放学两人还是走在一同回家的路上。

每当有空闲时间,陆佳佳就会给李扬补课,而本就聪明的李扬成绩也是突飞猛进。

陆佳佳后来说,那段日子是她这些年最匆忙的日子,但也是她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8、

事情发生在高考前不到半个月。

那天放学后,李扬和陆佳佳像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

“李扬,你想报考哪座城市的大学啊?”陆佳佳边走边说。

“我没想过啊,都可以啊!”李扬随意的回到。

“李扬,我想去西安,你呢?要一起吗。”陆佳佳带着疑问看向李扬。

“嘿嘿,可以啊,反正我去哪里都一样。”李扬说着。

之后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陆佳佳脸上却带着笑容。

在走到一条巷子口时,三五个人从他们身边经过,突然,其中一人停下了脚步。

“是你小子啊?好久没见了啊!”几个人围过来,一个人站上前说。

“呦!还有女朋友了啊?”另一个人看了看陆佳佳。

李扬没想到,时隔一年又碰到了那几个混混,几个人嚷嚷着要找李扬算账,李扬把陆佳佳挡在身后,冲他们说到:“算账找我啊,我没打算不还你!”

李扬往前走了几步,几个人对着李扬一顿拳打脚踢,李扬抱着头始终没有还手。

陆佳佳在旁看傻了眼,赶紧报了警。

陆佳佳又尝试着去阻拦他们殴打李扬,却被其中一人用力推开,失去平衡的陆佳佳一头撞在了墙上,即刻晕了过去。

看着晕倒在地上的陆佳佳,李扬像疯了一样扑向推倒陆佳佳的男人,将其按在地上挥动着拳头。

警方赶来时,其他人已经跑了,只有李扬和那个男人被抓到。

陆佳佳醒来后,已经躺在医院,母亲为她削着苹果,她抱着母亲哭了出来。

陆佳佳回到学校并没有看见李扬,在学校才得知李扬已经被开除学籍。

那天被李扬按在地上猛揍的男人受的伤不轻,李扬因为参与斗殴进了拘留所。

陆佳佳得知后跑去拘留所,问李扬:“我都已经报警了,你为什么还要还手?”

李扬只是对她笑了笑说:“好好复习,考完试再说!”

当陆佳佳从考场走出来,她第一时间跑向了李扬家。

刚从拘留所出来的李扬,站在家门口靠着墙,一句话也不说,像是在等人。

陆佳佳见到李扬时,李扬在看着她笑,脸上还有几处包扎的伤口。

“李扬!你再复习一年,我在西安等你,好吗?”陆佳佳焦急的说到。

“好啊!没问题的。”李扬快速的回到。

“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我…”

“不用说,我知道啊!”李扬温暖的笑着走向陆佳佳,摸摸了她的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怀表,将它放在了陆佳佳手里,说:“喏,去年没来得及送你礼物,过几天你生日,送你的礼物!”

陆佳佳抬头看着李扬,李扬又说道:“快回家!我今天休息休息,明天记得来给我复习!”

陆佳佳终于咧开了嘴:“好。”

陆佳佳在李扬的要求下,怀着忐忑的心情转过了身。

陆佳佳说她永远记得那天,当她走到巷子口时,回头看了看李扬,李扬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朝着她摆了摆手,她便安心回家了。

那时的她不会想到,这一别,便是多年。

9、

当陆佳佳再来到李扬家时,打开门的是爷爷。

李扬骗了她。

爷爷告诉她李扬已经走了,临走时说去外地打工,还跟爷爷说以后挣大钱了给他买所大房子。

爷爷还告诉陆佳佳李扬送她的怀表,是李扬母亲留给李扬的遗物。

唯独没有提起陆佳佳。

陆佳佳从那天开始不停的给李扬拨去电话,却始终没有打通。

陆佳佳在大学开学时,去往西安的路上,手里握着那块怀表告诉自己,李扬一定会来的。

End。

再见到李扬时,竟是在西安。

陆佳佳已经大学毕业,她留起了长长的头发,也瘦了许多,不再是以前那个小胖子。

刚毕业的陆佳佳在一家广告设计公司上班,那天加班到很晚,陆佳佳到楼下取外卖时,见到了李扬。

李扬头发剪短了,比以前更黑了,还留着小胡子,但是走起路来还是那么有力。

李扬一句话都没说,把外卖交到陆佳佳手里,便坐回摩托车。

陆佳佳自始至终盯着李扬的脸没有移开目光,在她大喊了一声“李扬”时,李扬停顿了大概几秒钟,随后发动摩托离去。

陆佳佳回到公司,坐在桌前,看着李扬刚交给她的外卖,一口也没有吃。

当同事们加班完准备回家时,从她身旁经过,才发现她已经哭到哽咽。

曾经在大学临毕业时,陆佳佳一个舍友问她:这么多人追你,你为什么从来不谈恋爱?

我心里曾经住着一个人,可是他离开时没有跟我说再见,我在等着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