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生命像一场风,我们不知道刮过一个人的生命中已经刮歪几棵树,吹倒几堵墙.

1、

喜欢刘亮程的文字,因为他总能把生命中发生的一切解释的恰如其分。很轻易让我回忆起过往,没有一点矫揉造作的成分。这大抵就是最好的生活常态了。

很久以前,因为杂志上发表的小豆腐块。我们由素不相识到笔友关系。

我那时收到很多来信,然后发现你的与众不同:洁白的信封里空无一物。后来我按照信封上的地址给你回信,只因为你的地址和名字吸引了我。

我们居然同名,而且,你身上穿着的一身绿,正好是我喜欢的颜色。而你作为男生,居然取了一个女性化的名字!莫非你的爸妈喜欢女孩,把你当女儿身养?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关于青春。关于青春里的初恋。一段深藏记忆的感情,纯真,不夹杂一丝虚伪和老成。那种在以后的岁月里,再找不到的一种返璞归真的情感。

你真诚而又风趣,幽默还带点傻气,靠着坚持和勤奋的吃苦耐劳,从部队奋斗到军官学校。你像兄长,像朋友,更像童话里令公主着迷的青蛙王子,遥远而又让我心生向往 。

那时候我们有诗,也向往远方。所以对于你,也想知道那个遥远的武汉,陌生城市里的阳光是不是也和厦门一样,炽烈?轻柔?

冬日的正午后,武汉的空气里夹杂的阳光明媚是温暖还是清冷,夜晚是否也如鼓浪屿灯火璀璨;夏日的晚上凉风轻拂耳际,霓虹灯下的想念是不是也会无处躲藏?很想知道你世界里的物喜和己悲。

2、

那时候我们彼此都有一种喜欢掺杂好奇的感觉在每周雷打不动的两封信件里,那时候的喜欢是不敢说出来的,因为太年轻,在那个不能承担责任的年纪,所以我们很有默契地选择了回避这个话题。

我们把美好的想念和人生的见解感悟都化成一封封书信,不知疲倦地在厦门和武汉的路途上来来回回的往返。感觉年轻真好,有时间任意表达矫情和多愁善感。

那时候有的只是书信往来。无法见面,偶尔电话,更多时候掰着手指头,估摸着今天差不多可以收到信了,已经两天了呦!

所以那时候是快乐的,单纯的,天很蓝,蓝得可以一抬头,就可以在那堆棉花糖一样洁白的云朵里看到你的笑脸。

读信是最快乐的时光,因为字里行间有一种荷尔蒙分泌的情愫在流淌,现在想来那就叫喜欢。年少的青春里恰如生涩的青橄榄,嚼的让人嘴巴生津,止渴,一点点甜里夹杂的更多酸味。

虽然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喜欢着,不敢说,不敢开口,怕你猜透心事,怕惊扰到你,也许连光明正大的笔友的关系也就此结束,我是不敢冒这个险的。何况你还大我几岁,总是叫我不要欺负大哥哥……

你给我寄来的照片里,你笔直的站成一棵树,浓浓的眉毛浅浅地笑成了一弯月牙儿,穿着那身得体的绿,真好看。

快乐和期盼在书信往来里传递。我们谈人生,说世界,聊文学,话古今,论是非,所有关于生命中形形色色的话题,我们畅快淋漓的长谈。关于文字,关于写作 ,我们有共同的爱好。

3、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无忧无虑。为什么年岁越长,反而就越不开心了呢?有人说长大的痛苦是明白人生无常,那么所谓的成熟,应该就是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来自生存的压力,咀嚼生活的酸甜苦辣,不再矫情的找人倾诉……即便是内心想念一个人了,也不再轻易表露,放任内心泛滥成灾。

最快乐的时光,是我们对彼此的人生有太多的共同话题的时候。最平常的每一天都充实而有趣,每天都是吃了棉花糖般的甜丝丝。

直到有一天,在邮局领到一包鼓鼓囊囊的包裹。打开来看惊呆了,是一堆五颜六色精致小巧的纸鹤,一千只!我的心瞬间被感动得像一颗化了的糖。

你告诉我是战友们每个晚上帮你一只只折叠而成,那里面有你的情意,还有你的战友们的心意。在那个容易感动的年纪,对一个小女孩而言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呵!而今我情感的丰富,许是你那时候教会我的?

那一年七月洪水泛滥,你来信告诉我你们部队前往九江抗洪。电视里的新闻反反复复都是可怕洪水淹没了村子的场景,官兵们赤膊上阵英勇抗洪的场面。我很担心你。

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演绎的生死存亡,在可恶的天灾面前如此真实残酷,我祈祷你平安,希望洪水面前少一点牺牲和不幸。

还好你平安归来。你来信的第一句话就是:“活着真好!”,字里行间满是对生命的渴望,那种感觉深深地震撼了我。那身绿带给我的何止是爱,也有希望和憧憬,还有未来可期。

4、

后来我出国了,在那个最美的年纪,我去了毛里求斯,一个比名字还要美的国家。三年。

你四处打听我的消息还有地址。可惜我家人都不愿意告诉你。父母刻意的安排让我们再也没有机会互诉衷肠。他们认为我年纪太小,背负不起如此沉重的爱情,特别是听到你的老家在遥远的江西……

直到我三年后回国,闺蜜那里知道了我回来的消息。我们见面了。

物是人非。改变的不只是我们彼此的容颜,还有对于爱情的想法。从前我所认为的爱情是彼此拥有彼此,在一起便是幸福。所以,再艰难都要在一起。

后来的我们,被岁月摧残了容颜,消磨了棱角,时间又教会我真正的爱情不只是拥有,放弃也是一种爱。

在我听说你已经订婚的消息后,我拒绝了你想退婚然后跟我在一起的想法。我不想打扰你的幸福,我看到属于你们的婚纱照,两个灿烂的笑容里藏不住的喜悦和幸福。我也给了你最后一次的爱,这份爱叫成全。

5、

我们三年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见面,在集美长途汽车站外面的马路上。车来车往里,我们看着彼此,熟悉而又陌生。我们没有拥抱,没有握手,我想像了无数次的见面,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说着祝福彼此的话,然后我看着你搭上整点的客车离开。

天黑了,我站在风里泪流满面,一切都结束了。在异国他乡多年独自承受的孤独和委屈,所有的压抑想念和不甘,在那一刻溃不成军……

我们相识,相爱,然后分开,就像那既成的火车铁轨,交错而过,各自划向不同的方向,越走越远,直至遥远的终点……

袁泉曾经说过关于爱情的信仰,“我还是相信这世间是有一些非常美好的事物存在着。如果它没有发生在我身上,也只是因为我不够幸运去遇到,并不表示它们不存在。”

我喜欢这段话,因为我相信世间有美好的爱情,而且我宁愿相信现在的你很幸福。而我也过得很好。我经历过那么美的初恋,我见证了那份纯真和美好,它陪伴过我的那一段青葱岁月,值得我用一生来回忆。

关于回忆,关于老时光,关于初恋,关于爱情,它适合珍藏在我心里合适的位置,在我回忆过往的时候,顺便把它拿出来阳光下晾晒片刻,关于青春里的美好和遗憾,还有我拥有过的千纸鹤,我亲眼看到它飞翔过天际……

愿你我在平凡的世界里,

既能文如流水,

也能语似冬阳

既有四月芳菲,

也有深秋零落。

如此的生活状态,如此的刻骨铭心,时间已经教会我慢慢放下,这也许是来自人生里最好的安排。就像那首歌里唱的: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