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尔后再次遇见,终究只是眼眶里多了个人影。

1、

没有浓情的不舍,没有哀怨的遗憾。

第一次遇见他,晚上,图书馆三楼的斯文堂第二个隔间,我起身打水,与迎面而来的他对视,白皙清秀,嘴角隐约带着笑。9点30分图书馆闭馆,我背着书包往外走,三楼走廊,他和同学说笑着,我竟有拿起手机偷拍的冲动,了事之后,从人群中溜走。当晚匿名发到学校的表白墙询问照片中的人,只是一张照糊了的背影,显然杳无音讯。

第二天同样的地方,看到了同样的人。后来,从春末到盛夏,斯文堂一直有他的身影。

有时我们在同一排,我起身从他旁边走过,瞥见他的专业书——《环境科学概论》。那一定是环科的,我们同住南区。

有时他在我前面,抬头便是他的背影。有时我在他前面,不用抬头,单是匆匆而过的脚步就能猜到是他。

这段时间是我的大一下学期,由于中途辗转发生了一些事,我的心思并未完全在此,只是记忆中有个常见的陌生人,只当那天是一时冲动。

后来已是临近期末,七月的青岛,天气越发湿热。没有空调的斯文堂像个蒸笼,实在待不下去。我选择在四楼404熬过考试周。

一个暑假的时间,快要忘记有这么个他。

大二开学,夏季学期开始,停业修整大半年的四餐也重新开放,精致的装修,丰富的各地小吃,茶饮吸引大批人。到校第一天,我站在四餐等人,从我身边走过一个熟悉的身影,瘦削的身材,牛仔短裤,灰色短袖,干净的发型,他转向左边跟同学说话,那样的侧脸,还是他。原来我一直没有忘记。

进入秋季学期的11月份,早上1、2节没课的我和小伙伴约好7点40去三餐吃早饭,然后去图书馆。每天早晨或是在8号楼(环科的学生住在那里)门前看到他下楼梯的身影,或是在三餐后门的岔路口看到他,或是在三餐打饭时遇见,或是吃饭时抬头瞥见。他总是一行三人,有说有笑。我总是一行两人,窃窃私语。

一次两次是偶然,长此以往,便成了每早的习惯。

如果步调更一致些,如果我不再去四餐提个小紫薯。就会恰好跟着他的脚步去图书馆,一前一后。

小伙伴爱待在二楼202,我偏爱斯文堂。却不知他早已不在斯文堂驻扎了。

最终我选择妥协,去了二楼。202里,两边各二十多排书架和对等的桌椅,中间是一条走廊,通向后门外的厕所和开水间。

2、

一天,我穿过书架去打水,抬眼看到书架里站着一个格子衬衣的男生,侧脸很是熟悉,我不敢长时间的驻足便匆匆走掉了,心里已经认定那就是他了。他的位置或许就在迎着阳光的右侧。

后来,书架或是走廊总有他的身影,他总是拿着打印好的资料来回踱步,嘴里念叨着。

为了跟同行的小伙伴提起他更方便些,索性给他个外号"小老虎"。

某个周末,原本一直在左侧的我,这次在小伙伴的怂恿下去了右侧,又特意看了选座系统,他的位置应该在205号。

这样每天看到他便渐渐成了戒不掉的瘾。

某个周四的晚上,我照常去上专业课。心早已飞到202,脑袋里想着小老虎,我是大二,他会是哪一级呢?为什么会有人每天没课?在图书馆从早待到晚?还老是拿着书一直背?考研!想到这,我不愿承认他已经大四,可事实已和猜测完美契合。还没来得及认识,尚且还贪恋这固定的偶遇中,他却是要离开的人。12月25、26号考研,那就是下个周六周日,仅有十天了。我失落到了极点。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争分夺秒地往202跑,总是要猝不及防地在走廊撞见他。

周五的下午,上完专业课,我顾不上吃晚饭来图书馆占座,也因第二天我要考四级。暖和亮堂的202果然已是爆满,竟无我容身之地,我耷拉着脑袋离开,也不忘回头看一眼走廊,他恰巧在背书的背影。我和吃饭归来的小伙伴去了一楼,中途我要上厕所,脚步竟不听使唤地去了202,绕到走廊,上厕所是假,偶遇是真。

周日,最后一次这样有他的周末,我又起了个早,约着小伙伴,同样的时间,不变的三餐,却没能遇见小老虎一"家"三人。

到了图书馆的选座器前,我再一次选择挨着阳光的右侧,他常坐的那一侧。特意选了最后一排,面朝外,一览无余,却仍是未见他的身影。8点过半,那几个座位还是空荡荡。可能是有什么事吧,也许是看考场去了?我索性不抱希望,低头学习吧。再一次不自觉抬头,视线中,匆匆赶来三人,一眼认出他,蓝色外套,干净利落的发型,嘴角挂着笑,他先去书架搬出一摞书放在桌子上,落了座。又是美好的一天,我会心一笑,埋头看书。

然而,几乎一天我都在琢磨。终于动了心无法自拔,却得知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他就要考研……到那时图书馆斯文堂,202的位置,南区三餐,8号楼的十字路口……也许再也没有他的身影。不敢去要他的联系方式,不敢打扰这短暂的非常时刻,可是考研结束,我们应该再也见不到了吧。我只能抓紧时间贪恋这最后的时光,我知道他一直坐的位置,在他不知道的不远处,我小心翼翼地看他最后几眼。

终于受不了这样的心情,下午我去了健身房,40分钟的时间里,跑步机上的我竟一直在想办法,写个祝福亲自奉上如何?嗯,我只是想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送上祝福,不留遗憾罢了。我这样搪塞自己内心真实的贪婪。

两个小时后,我买来卡片和信封,回到图书馆时,他已经去吃晚饭。我开始酝酿写些什么,打好草稿,开始誊写,没有好的字体,只能尽力工整端正。封面写上考研加油,尾落"来自一位陌生人的祝福",

小伙伴让我趁着晚饭的时间,偷偷把信放在他的书里。这倒是个好主意。但他的座位周围挤满了人,自己的心思像暴露在无数双眼睛之下。犹豫中,他回来了……再一次,他拿着书,去了书架。我决定当面送,叫上小伙伴为我壮胆,进了书架,我怂恿她去帮我看一眼他在哪一层,我躲在靠后些的书架里顾自紧张。"他在走廊,你快去吧!" "额……再等等,他进书架里,我就去。" 我捏着小伙伴的手有些发寒噤。抬头,他已经走到我这层书架尽头的走廊处,我对上他那双严肃的眼神,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红了脸,随即拿着打印的英语资料装模作样地默读几句。

看了看表,七点过半,小伙伴表示:"你再不抓紧,我先回座位上去了。"我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先回去。再等下去也无济于事,我走出自己的书架,在走廊里找寻他的身影,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他的那层书架,看着他伏身书架的样子,脚步还是无法转向,走过了那层书架,又折回来。顿了顿,我决定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重新出发,这一次,他背对着走廊,半个身子斜靠在书架上。我一步步朝他走去,手里紧紧攥着信,紧张却没有退路。走到他面前,不敢抬头。"同学,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啊?"他显然被吓到了。"这个送给你"说着,手上递给他信,许是看到了封面上的"考研加油",他道了谢,接过信随手放在书架上,那时我的热情已经褪去了一半,心里却仍有些不甘心,"同学,能加一下你微信吗?"私下里几番思量才能将这句话脱口而出。"额……我没拿手机。""好吧……"我虽嘴上说着,手已不自觉地点开微信,添加好友……"说手机号吗?"我点了点头,发抖着的手输了四五遍才查找正确。

闭馆回到宿舍,一直没能等来添加成功的消息,我在失望中睡去。早晨醒来还是忍不住再次查看,"我已添加您为好友,现在我们可以聊天了。"系统惯有的提示语,在我眼中变得生动。"谢谢~"昨晚23点46分发来的,欣喜之时感慨考研人的艰辛。我总觉得要回些什么,纠结很久发了个害羞的表情包。

我细数着考研的日子,对他即将的离开心怀不舍,却也因有了日后联系的方式而庆幸。

每天为他写下考研倒计时,又在哪层书架瞥见他的身影,或是三餐固定的位置看到他的笑……

很快到了周五,早上他匆匆吃过饭,去超市打印东西,我和小伙伴先到了南门,走过一条极窄的小道,我听到身后他的声音,随后擦肩而过。眼中,一行三人的背影在初晨的阳光里渐行渐远。

到了图书馆,第一次大胆地选在他身后隔一排的197号,我看到他挺直的身板,从不抬起的头,只是桌子上的一摞书已不见,想到最后一次,以这样的方式在图书馆看到他,我垂下了眼睛。

3、

再抬头,他已进了书架。我的眼神停留在前方一个挺好看的妹子身上(153号),面前同样是一摞书,新闻类的复习资料,看来也是考研党,我突然有种小老虎喜欢她的直觉。每天同样的位置,一同备战考研的日子一定不是我能想象的吧。我不愿再细想,留了几本书在桌子上,收拾了书包赶去上课。

晚上7点左右再回到图书馆时,205号只留一张空荡平静的桌面,收好的凳椅,一时间考研的那群人都走了。这一天还是如期而至,望穿走廊和书架,也再不会有他的身影。低头看向手机,想到微信,稍稍有了些慰藉。

朋友圈里很多人表达对考研的学长学姐们的祝福,我不自觉点开对话框,"明后天加油!考神附体!"很快消息回复"嘿嘿~谢谢~" "那我不打扰你了~" "学习~" 几个弯弯的小符号,我便觉得他对我并无不耐烦。

这两天恰好是圣诞节,我没有和好友一起出去玩,自己愣是在图书馆坐了两天,时不时看看表,猜想此时的他在怎样的奋笔疾书。中午食堂里多了许多外来参加考试的人,看着他们到处借智能卡的样子,想起他,在怎样的匆忙中解决伙食。不知不觉终于挨到了周日下午五点半,无论如何他解放了,我不知该以什么理由找他说话,想了很多终究都觉得不合适,好像一下子与他的距离更远了。

周一,气温骤降,下午五点窗外已是昏黑。下了课,路上行人显得有些激动,抬头仔细一瞧,原来下了雪,尽管细小甚微,但初雪的日子总有一些浪漫。想到了他,按捺不住莫名的兴奋,发去了一句"下雪啦~" 就这样,我一直不停的打开手机看有没有消息回复,尽管手机不是静音状态。四个小时过去了,我再一次失望,索性扔了手机,抱着电脑,开始选课,通识类课程我还差最后一门。这时,手机提示音响起,看到他的名字有些激动,却等来一句"停了",有些发冷的字眼另我无言以对,干脆转换了话题,问他一些选课的事儿,从他寥寥不过三个字的不走心的回复中看出他已是不耐烦了,我无力将这独角戏硬撑下去,便决心不再自讨没趣。

我不断的猜想,找理由:或许他没发挥好?心情不好?我不过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罢了……小伙伴插来一句:说不定他有喜欢的人了。

或许这理由最说得过去,即使我不愿承认。

周三晚上,和往常一样,我在202待到闭馆,这次是我一人。下楼梯时,拐角处竟又看到熟悉的身影,不变的笑容和发型,蓝色外套,真真切切是他,曾想放弃的心又提了上来。可是他笑颜相对的是分明是个女生,黄色的头发,半张脸已被围巾包裹得严实,他们并排走出来了图书馆。我加快脚步想一探究竟,半路却被同学拦住非要一同回去。出了南门,沿路一家人最少的水果摊前,我一眼便看到他们,他仍挂着那笑容,隔着马路,我大约瞧见了那女生的面容,联想到那天上午坐在153号位置复习考研的漂亮姐姐。我耷拉着脸,真的可以了,一切都可以解释通了。回想前阵子那些事,委实像个笑话。当天晚上我便删了他的微信和那些偷拍的照片,以及长篇的考研倒计时。好像清空了这些表面的东西便清空了对他的感觉。

数十天一晃而过,又到了磨人的考试周。预约选座又一次被提上了日程。我成了黏在书架上背书的人,却在走廊重新看到他匆匆而过的身影。特意打开预约选座系统,还是那个位置,他的学号格外醒目。可能他还有大学最后一门考试吧。

又一次在熟悉的地方遇见,刹那间的惊讶之后,我冷静许多,于我于他,不过是陌生人,曾谋面。

生涩的专业知识点,周围爆满的人,让我烦躁,索性找来了图书管理员的小板凳,在书架里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进了前面的书架里,一手反背身后,一手拿着打印的资料,瘦削的身板,我有些恨自己不安分的眼神,回了神继续复习。

考试周第三天,选座系统上没了他,这下我彻底安了心扎进课本里。

这次他真的离开了。

回想考试周遇见他那短暂的几天,不过"回光返照"罢了。

一个寒假40天的时间,对于射手座的我足够可以淡化对一个人的感觉。

纵然是失败的结局,我也不曾后悔当初的主动。当我向你走来,你却有自己要追随的脚步。

从默默喜欢到无声的放下,从陌生人到陌生人。既无缘便一切随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