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你好哇。

七七,我可以给你讲个故事吗? 这是她第109次入睡失败了。

夜深,躺在床上,打开歌单列表,想到很久没有听日语歌了,准备听首舒缓的日语歌。余光里看见了那个叫“道阻且长”的歌单,一瞬间整个人都恍惚了。

歌单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自毕业后再也没敢打开它。单单是歌名就已经可以将她打倒在地。

何况是旋律呢。这个秘密马上就要烂在心底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深夜,又被赋予顽强的生命力,开始顽强生长。她从未告诉任何人,她曾经喜欢过一个人。

留着碎碎的男孩子短发,皮肤白皙,单眼皮,个子高高的。

爱笑,爱打羽毛球。她从来不敢相信,自己会喜欢上她。

但是,喜欢就是短暂的那一瞬,带着一股好闻的香氛,一点一点,溢进她身边的空气中。反应过来,已经习惯了那种香味。一开始是酸甜,后来有点涩,最接近百香果的味道。

所有的小心翼翼,细心与隐藏,都是那个深秋里最深邃的秘密。

终于结束了苦逼的高三,进入了自由的大学校园。革命的春天终于来了,“自由真好啊。”她踏入校园的第一天,就感叹道。

不久,她注意到有个喜欢背着书包到处跑的女生,独来独往。有时候会用发蜡把刘海弄起来,像个男生。但是红色的USA书包上却总是挂着一个小布偶。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时间不紧不慢地过去了。夏天的燥热结束在了慢慢习惯的秋天里,似乎是一瞬间的事,冬天来了。她注意到她总是穿得很少,格子衬衫,黑色卫衣,最多再套一件牛仔外套。

每次想到这里,她都想去问问她冷不冷。但是她不敢。

羽毛球课是她最期待的课,因为可以自由组合一起练习,而且她们选的同一节课。

“嗨,我们一起打羽毛球吧。”

“好啊。”

她的羽毛球打得并不好,和她一起打的时候,手心都会冒出一层涔涔的汗。

而且,不会化妆的她,当天早上会让室友帮她化上一个淡妆,唇蜜在阳光下闪着细微的光,不知道对方看到了没有。每星期一节的体育课成了她最期待的事情。

终于到大二了,她们变得越来越熟悉,互加了微信。

她看到她朋友圈分享的歌,是她也喜欢的日语歌。

一首首,偷偷地存到自己的“道阻且长“的歌单里,每晚睡前都要听几首,白天想说不敢说出口的话,在夜里全部倾泻出来,密密麻麻,像天上的星星那么多。

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大概什么都能说吧。 于是她大三了。不在一起打羽毛球后,她们的联系自然地少了。

她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去打扰她,每次都是打开对话框,又关掉。

打开,关掉。学校周五下午的广播里,有档放音乐的节目。

有时候一个人走在去上课的路上,听到广播里响起她熟悉的日语歌,她都会微微一怔,然后加快脚步往前走。

好像走得越快,那些好不容易快沉没的情绪就会不再上浮。

一个晴日午后,她鼓起勇气打开了对话框。因为她知道这节课她也没课。

“好久没一起打羽毛球了,出来运动一下吧。”

“好啊,你帮我占个位子。”

“好。”

虽然表面上很冷静,内心的小烟花却早已炸开了。

马上从口袋里拿出口红,已经换成了正红色,因为她不再是那个用粉色唇蜜的小女生了。她等待着,期待又不安。

十分钟后,她望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但是旁边还有一个黑色长发的女生。她们一起说说笑笑,向她走来。

那个女生还用胳膊轻轻撞了她一下,假装生气的表情很可爱。走到她跟前了,她们的笑意都收敛了一些。

“这是一个学姐,我们一起打吧。”

“好啊。”

她咬了一下嘴唇,裂开嘴,努力展现处自己最真诚的笑容。然后她和她的学姐开始打了,她们又开始闹着。

她突然觉得自己站在球网一旁,像个傻子。再坚持一会儿吧,她鼓励自己。

但是没办法,嘴里却说:“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你们先打,我先走啦。”

她们没有表示可惜,也没有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好像也没听太清,沉浸自己的欢乐里。 她像个落荒而逃的士兵,狼狈不堪。

那天阳光很大,她却觉得刺眼,不想睁开眼睛。任凭双脚在操场上自由地走,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勇敢过。

不怕前路有石头,会把她绊倒,摔个头破血流。 后来她听说她恋爱了,又失恋了。她无暇再去顾及她,因为她要忙着毕业论文。

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她去做。在忙碌之余 ,她还是会抽空去练习羽毛球。那个歌单她也没有再打开过了,那时候她强迫自己一遍一遍地听,所以早已厌倦了。

她不再喜欢温柔的日语歌,她留起了卷发,喜欢上了撕裂的摇滚。学校里还是会偶尔碰见她,她还是会不自觉地绕道走。

在名单手册上偷来地她的电话号码,也从来没有拨出去过,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只是在另一个深秋的晚上,躺在床上,入睡失败,看到藏在角落里的歌单时,一切又都涌上来了。

“嘿,我的羽毛球技术已经很高了,不信你和我打一轮试试。”

“马上就要毕业了,你是想留在本地还是回老家去?”

“那天和你一起打羽毛球的女生,是谁啊?”

“你知不知道,你也曾是我的一个不可告人秘密。”

“我想我不会喜欢上你的。”

“七七,一切都是我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