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果有一天,我结婚了,一定是因为我头脑发热,才做了傻事,但那更是我的终身大事。

1、

“如果你们的婚姻真的不幸福,就请你们分开吧,不要为了我而彼此将就。”这是十岁江森的心里话。

江森初二时,爸妈终于还是选择了离婚,之后江森跟着妈妈一起生活。

在父母离婚前,总是经常吵架,江森一个人躲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不敢出声,他把头深深地埋在被子里,但无论江森用多大的力气捂住耳朵,始终无法完全挡住父母的争吵声。

父亲经常出差不在家,妈妈就总是在江森面前抱怨爸爸做事不靠谱,还总是出差不顾家。

在妈妈的口中,似乎爸爸根本就一无是处。要是真的那么讨厌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和爸爸离婚呢,江森总是这样想。每次听到妈妈抱怨,江森都非常反感。

但当父母真的离婚,江森才体会到那种伤心,这下子自己真的成了个没家的孩子了。

父母在离婚前,江爸几乎很少关心江森,反倒是在离婚后,三天两头的就想着和江森吃顿饭。江森的心中一边抵触,一边享受。抵触是因为埋怨爸爸在之前为什么就不能多花一些时间在家庭上,还总是和妈妈吵架。享受是因为能和父亲一起吃饭还是挺幸福的,虽然两人的话都不多。

渐渐长大后,江森才发现自己对待感情的态度好像过于严肃了。之前遇到让自己的心动的女生,也是小心翼翼的,而且总是习惯抑制自己情绪的表达。在与人的交往中,总是有意无意地让自己不要付出太多,以便在变数发生前就及时抽身。

江森在此之前,也有过几段感情经历,但最多也只维持在暧昧的程度,总是在快要真正走到一起时,发生一个极小的插曲就让两人的感情不了了之了。

江森其实在感情中并没有经历过背叛,同样也没尝过爱情的苦与甜。他也试着在感情中不考虑结果地去爱一次,但努力了很久,最终还是做不到,他太害怕受伤害了。

江森也不是没有想过去看心理医生,但去看医生不就是承认自己有病了吗,江森并不认为自己得了什么病。

“你就是太爱自己了。”朋友们这样评价他,江森自己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看着身边的同龄人一个接着一个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有了自己的小孩。亲戚朋友也开始催促自己,江森觉得像做任务一样去完成这些事情,真的让人感觉特别无趣。但朋友圈里越来越来的人开始撒狗粮晒娃,聚会上大家也都开始谈论各种育儿的小知识。江森开始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和别人有些不同吧,但他也实在找不出一定要结婚的理由。

“如果有一天,我结婚了,一定是因为我头脑发热,才做了傻事。”江森在备忘录里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他认为结婚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不应该被世俗的观点和舆论的压力所绑架。

2、

刚好趁着五一小长假,江森买了张去丽江的火车票,踏上了他梦寐以求的路。

江森来到丽江,正在一个小酒馆里和一群陌生人唱歌,突然有人扣了他的手掌心两下,他一回头就看到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站在自己面前。

女生对他粲然一笑,说道:“床前明月光。”

江森还不弄清楚是什么情况,就随口说道:“疑是地上霜。”说完江森挠了挠后脑勺。

“小哥哥,能请我喝一杯奶茶吗?”对面的女生问江森。

来到酒馆里面说想喝奶茶,江森觉得女生是真的逗,但还是不由自主地照做了。

奶茶已经点好了,奶茶店还是女孩带江森找到的。江森按耐不住心中的疑问问道:“为什么是‘床前明月光”,而不是‘天王盖地虎’?”

女生刚插上吸管,喝了一口奶茶,还没来及咽下去,就被江森的话呛得一口喷了出来。女生开始剧烈的咳嗽,江森赶紧手忙脚乱地递过去一张纸巾。

咳嗽了好一会,女生才开口说:“你叫什么啊?”

“哦,我叫江森。你呢?”

“叫我小仙女就好。”

江森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仙女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扫了江森一眼,慢条斯理地说:“有什么好笑的。”

江森之后几天的行程,小仙女都做了他的导游,他也知道了女生的真名叫柳巧羽。

本来江森只准备过来玩三天的,有了柳巧羽的陪伴,感觉时间过得飞快,他已经将回去的票改了两次了。

已经在这边待了一个星期,江森明天真的要回去了,不然他可能会失业。

今天晚上最后一顿饭,柳巧羽说带着江森去吃王牌腊排骨火锅,但江森的心思却完全不在吃上面。他故意灌了自己几杯酒,柳巧羽送他回到酒店后,他故意借着微醺的酒意,装作一不小心地扑到了柳巧羽的身上,将她压到了沙发上,柳巧羽却一点都不抵抗,还顺势抱住了他,他的胆子一下就大了起来。明明没有醉,还故意装出一副已经喝醉的样子,逗得柳巧羽忍不住偷笑。

3、

翌日一大清早,江森不舍地开始收拾东西,拖拖拉拉的收拾了好久才整理完行李,对着柳巧羽说了声:“我走了啊,不要想我。”

江森打开房门,正要往外走。柳巧羽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小声地说道:“能不能不要走?”

江森一下子犹豫了。

最后,江森还是坐上了回去的那班火车,但他是回去拿户口本了,他辞了以前的工作,回到丽江和柳巧羽领了证,两人开始在丽江摆摊卖水果。

“如果我那天我不挽留你,你是不是就真的走了啊?”之后柳巧羽问江森。

“也许…吧…”江森故意将字音拉得很长,对着柳巧羽意味深长地一笑。

那天江森在整理行李时,已经偷偷地将自己的钱包放到了柳巧羽的外套口袋里,如果柳巧羽那天不挽留的话,他就可以以此为由重新回来了。

江森在备忘录里的那句话后面又加了一句:但那更是我的终身大事。

如果有一天,我结婚了,一定是因为我头脑发热,才做了傻事,但那更是我的终身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