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巴掌重重地落在我脸上的时候,我喋喋不休的唠叨才戛然而止。不知道当时是怎样的感觉,也许是委屈,也许是震惊,好像还有些伤心,因为那是从小到大我爸第一次打我。

我爸辛苦了半辈子,好不容易才把我拉扯大,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我五岁那年,妈妈死于上皮癌,爸爸一度伤心欲绝,大家都说我是爸爸坚持下去的唯一动力。二十年过去了,他从来没想过再婚,到现在为止也依然孑然一身,只有一个红颜知己,我叫她梅姨。

梅姨和爸爸是一个单位里的,她很善良,很漂亮。她知道我爸一个人带着孩子很不容易,所以经常过来帮忙照顾我,小到接我放学,大到在我爸出差期间监管我所有的衣食住行。她做的一切都给我爸减轻了很多负担。

从小我就能看出来,梅姨看我爸的眼神和看别的男人的眼神不一样。我要高考那年,爸爸得了急性肠胃炎,吃什么吐什么,痛到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为了不耽误我的学业,梅姨坚持让我回家休息,是她在医院照顾了我爸一整夜,两眼都熬的通红。

梅姨和我爸有着一样倔强的性格,只要是认定的事情,无论旁人怎么说都改变不了他们的想法。特别是在爱情里,他们有着一样的深情。

我一直不明白,像梅姨这么好的女人,爸爸为什么不肯和她结婚。从小到大,是梅姨一直在为我尽一个做母亲的责任,说实话,从我懂事以来,我一直都希望梅姨能和我爸结婚,有的时候为了能给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我甚至编造了很多荒唐的理由躲到一边去。

可是,无论我旁敲侧击,或是直言不讳 ,我爸这块硬石头就是不同意。

有一天,我接到我爸的电话,他叫我去照顾梅姨。原来我爸他们单位聚餐,梅姨喝醉了,需要人照顾,本来我觉得那是融化我爸那块大石头的好机会,想拒绝的,谁知我爸就像猜到了我的小心思一样,说单位还有重要的事等着他处理,我就只好去了。

梅姨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端庄大方的,气质高雅,时尚个性。我从没见过她失态,更别说喝醉酒了。那天我到了梅姨的公寓,只见她又哭又笑,像个小孩子一样,我安抚了好半天,梅姨才渐渐安静下来。半夜我是被梅姨的哭声给惊醒的,问了好久梅姨才开口说话,她说她爱了我爸二十年,被我爸拒绝过无数次,很多人都劝她放下这段单恋,去看看别的男人,可她的眼里无论如何也容不下别人了,她爱得很累,可她只想嫁给爱情,不想将就。

我不想看到我爸就这么孤独终老,也不忍心梅姨的一片痴情得不到回应,我觉得这样好的男人应该和这样好的女人在一起。第二天梅姨清醒了,我告诉梅姨,我想帮她。

再过几天是爸爸的生日,我把家里装饰得很漂亮,为爸爸精心准备了生日晚餐,那天晚上梅姨也打扮得特别漂亮,她想好了,她准备直接向我爸求婚。

熄灯,吹蜡烛的时候,梅姨拿出了戒指,深情地说道:“建设,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的心意你是知道的,我不逼你放下从前的感情,只是希望你能给我们彼此一点希望。爱情这种东西,说来它就来了,是想赶也赶不走的,我也曾经试图控制自己的感情,可是越控制越压抑,干脆就放开手来爱了,如果你也想迎接新的生活,就和我结婚吧。”

我和梅姨一样,满心期待着爸爸这块石头能融化,可事实却是,石头就是石头,你别指望它能成为冰块,给它点温度它就可以化给你看。

爸爸两眼无神,里面充满了无尽的歉意,半天才开口说:“晓梅,你的心意我早已知晓,只是我的心意我也早就告诉你了,我和你是同一类人,一旦爱上了,就没办法轻易改变……”

“别说了。”梅姨的语气有些激动,坚持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结果的爱,在今天又一次给了她沉重地一击,她很崩溃,又有些无地自容,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站在一个女人的立场,看到这种结果,我很难受,我对我爸说:“爸爸,你太过分了!你明明知道梅姨为了你付出了整个青春,而你却一点回应也不给她,她为我们家付出了这么多,你一边接受梅姨给我们家的各种帮助,一边又拒绝梅姨的爱意,你这算……”

我的话还没说完,我爸就一巴掌打了下来,我捂着脸,震惊地看着我爸。梅姨马上冲过来抱着我,“干嘛打孩子?”爸爸没有说话,脸别过一边去。

我不明白我说错了什么,爸爸竟然要打我,难道就因为我拆穿了他渣男的一面吗?我不知死活地又对着我爸说道:“你是不是心虚了,被自己的女儿揭掉面具,很没面子是不是?”

“不是这样的。”说这话的是梅姨,“是我一厢情愿,是我死缠烂打,你别这样说你爸爸。”

我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人家都这样对你了,你还帮他说话,我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转身就进了房间,还甩出一句“是我多管闲事好吧,明天我就去外地,眼不见为净,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

我不知道梅姨是什么时候走的,只知道后来爸爸敲我的门,敲了很久我都没有理他。

爸爸就一个人在外面说起来:“莉莉,你长这么大,我几乎从来没有给你讲过你妈妈的事,不是我不想讲,是我怕自己失控。你知道的,爸爸是个孤儿,从小是我外婆把我养大的,改革开放以后,爸爸就出来打工。那个时候,爸爸什么都不懂,城市里的一切都很新鲜,你妈妈是我们服装厂老板的女儿,她很漂亮,举止优雅又读过很多书,我们厂里的男人都喜欢她,我所知道的关于她所有的事情,都是听厂里的同事在茶余饭后说起来的,虽然我和你妈妈并不熟,但我也悄悄地喜欢上她了。

我在厂里打工的第二年,厂里起了一场大火,里面的服装很快就烧了起来,等到火警来的时候,火势已经控制不住了,整个服装厂都烧没了,那可是你外公毕生的心血呀!火究竟是怎么烧起来的,查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查到原因,所谓树倒猢狲散,以前围在你外公身边巴结他的那些人都走了,你外公所有的积蓄都用在了赔偿那些死亡和受伤的家属身上,除此之外还欠了一大笔外债,他们变卖了所有的家产,依然堵不住那个漏洞。你妈妈为了还债一天打几份工,她那细腻的手好像突然就长出了老茧。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外公曾经借钱给我,解决了我的大麻烦。为了报恩,我主动把挣的钱替他们交房租,帮他们还债,最开始的时候,你外公和你妈妈都是拒绝的,但我坚持要做,他们也没办法,没多久,你外公得了病,半身不遂,很不方便,你妈妈一方面要照顾你外公,一方面还要挣钱,于是我就搬到了你妈妈的隔壁,你妈妈毕竟是女人,照顾你外公肯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所以后来很多事情都是我在做。

一天,你外公和我聊了很长时间,他说你妈妈是一个高傲的人,你要是喜欢她,一定要主动说出来,他看得出来,你妈妈也喜欢我,我要是不去主动追求,以她的性子,她可能会把这段感情一辈子埋在心底。我知道,你外公的一番话是对我的肯定,他心里已经接受我了,我就是再傻也明白,你外公就那么一个女儿,肯定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见到女儿结婚生子,见到她幸福。

最开始的时候我一直很含蓄,有了你外公的支持,我就开始大胆地追求你妈妈,在那个刚刚开始自由恋爱的年代,我学着别人带你妈妈去街边的影像厅看电影,给她买玫瑰花,你妈妈是文化人,我甚至开始学着写诗,最后我们结婚了,不仅还清了所有的债,还和你妈妈一起考上了事业单位。

本以为苦尽终于甘来,没想的你五岁那年,你的妈妈……你的……你的妈妈就这么抛下我们,走了。”爸爸说到这里,一边说一边哽咽,我已经不生爸爸的气了,就说:“那后来呢?”

“后来呀,我独自一人照顾你和你外公,经常家里和单位两边跑,很累,但是我不怕苦,我坚持得住。再后来,我也不知道你梅姨是怎么知道我们家的,她经常过来帮我照顾你和你外公,照顾得无微不至,就像当年我帮你妈照顾你外公一样,我看出了她的心思,和她摊牌,我告诉她我这辈子心已经给了你妈,你妈走了,我的心也死了,再也不可能喜欢上别人,况且我上有老下有小,比我好的男人多了去了,可你梅姨却不答应,她坚持要等。

后来,你梅姨的家人找过我,问我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一个黄花大闺女难道还配不上我这么一个单亲爸爸吗,我也曾经试着去接受你梅姨,可事实证明我做不到,为此你上五年级那年我还申请外调,没想到你梅姨竟然也跟过来了,她说无论如何我都别想甩掉她、她说她喜欢我是她的事,我凭什么干涉,我没办法,这个事情也就一拖拖到现在。

莉莉,说实话,劝我和你梅姨在一起的人真不少,可是我不想因为对她感到抱歉就和她在一起,这样对她不公平,她有资格得到一份确定的爱。

莉莉,我真的忘不了你妈,别劝我了好吗?如果你不想让爸爸一直内疚下去,有时间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劝劝你梅姨,好男人多的是,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听完这些,我真的很心疼我爸和梅姨,世界上就是有那么死脑筋的人,只要认定了就不会放手,我爸是这样,梅姨也是这样,我不会再劝我爸了,但我还是希望我爸能和梅姨在一起,毕竟逝者已矣,活着的人应该看看眼前人。

爱情啊,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你一会儿让人幸福得不得了,一会儿让人痛苦得不得了,我想,这大概是人类最复杂的一种情感了吧。

我看过我爸以前写给妈妈的那些诗,上面有一句话是这样的:

你是那天上的风筝

我是牵着你的线

无论你要飞往何处

我都将陪着你

如果线断了

亲爱的 不要以为是我不爱你了

我只是老到飞不动了

最开始我觉得爸爸很土,竟然写得出这种酸诗,现在我才知道,爸爸是对妈妈爱的深沉。

我想,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