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过多少离别,捱过多少眉南面北,从来没有这一刻这样,心生柔软。

1

星期五,五点半的样子,手机突然来了电话。

自从有了微信电话,好像就很少有人会用手机打电话给我,我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接了。

按下接听键的那一刻,电话那头传来一句:“米霞老师,我是肖玉琳。”

她的声音温柔到可以拎出水来,带着一丝的喜悦,又夹杂着小女孩的羞怯。

一听到她的名字,我就想起她是我暑假去乡下支教时,班上一个三年级的小女生,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说,老师,我好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

这好像是我们分别以来她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听到她的声音,欢喜的问她:怎么突然想起给老师打电话啦?最近学习怎么样?

良久,她支支吾吾地从口腔里憋出六个字:老师,我想你了。

细细柔柔的一句想念,来自一个比我小十二岁的小女孩,不禁让我觉得,总有一些想念,若有若无间,乍现眼前。

可能是第一次当老师的缘故吧,一切都会显得珍贵,就连记忆都是带着温热的。

因为我自己也是来自大山的孩子,所以我对乡下的孩子会有一种偏爱,总觉得小小的他们特别懂事听话,偶尔的调皮,好像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奢侈。

2

他们有一个特殊的称号――留守儿童,我都能想象的到每年过完年,他们的父母要出远门时,他们要么在泥泞的乡村小路上,撕心裂肺的哭,要么躲在爷爷奶奶的身后,偷偷抹着眼泪哭。

不论哪种方式的哭,都换不来父母的驻足,父母即使频频回头,也要大步向前,因为现实,因为金钱,因为要给他们美好的生活,此时的聚散是由不得任何人的。

所以,我希望自己的到来可以给他们带去一丝的慰藉。

班里的女生很多,长的好看的也很多,被太阳晒得黝黑的皮肤,也阻挡不了她们散发出来的那种明澈。

然而那个叫做肖玉琳的小女孩,印象中她每天来学校都是小脑袋上两条一丝不苟的小辫子,没有任何多余的发丝,巴掌大的小脸上,清澈透明的两只大眼睛,永远都是直勾勾的看着黑板,顺带看着有些紧张却假装镇定的我。

也就是从那一刻,我开始注意到她,心里甚至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学习认真的小女生。所以下讲台去检查作业时,会忍不住多跟她说几句话,给她指出哪里做的不好。

每次这个时候,她就会有掩饰不住的欢喜,她的笑脸就像太阳底下的格桑花一样,明晃晃的,照耀着我的眼睛。

大概是第五天吧,早上起来,我还在洗涑的时候,队友给我一大堆东西,说是一个小女孩送给我的礼物。

我看了下,有粽子和一个小小的鸡蛋,我猜应该是土鸡蛋,几包小零食,一张她写的毛笔字,她说她好喜欢我,歪歪扭扭的几个字,写的不算好看,却在我的心里激起阵阵暖流。

还有用她自制的信封装着的一封信,信封里有一张画,她画了两个穿着花裙子的姑娘,高的那个是我,小的那个是她,我牵着她在花丛中玩耍。

相对于我这个年纪来说,这些礼物显得稚嫩和普通,可我却能从每一份礼物中感受到她的用心,她对于我满满的喜爱,真的特别让我惊喜,那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当老师的温暖。

从那次我接受了她的心意以后,她就源源不断的给我送东西,有时候是一只笔,有时候是她家里种的玉米,给我的时候还是滚烫滚烫的,她特意告诉我那是她自己煮的,然后我的脑海里就浮现出小小的她,踩着板凳给我煮玉米的场景。

有时候是她在来学校的路上摘的花花草草,她会学着电视上男主送给女主的花束的样子,搭配好叶子和花,粉色和绿色,或者做成景区里卖的那种花环,踮起脚把它们戴在我的头上,看到我开心的笑了,她就会特别的心满意足。

 3

别以为她每天就光顾着给我准备这些,而不会好好学习。

她偏偏是班上学的最认真的那个,认真的做笔记,积极的发言,从来不跟旁边的学生打闹,特别是上我的课,她会尤其的认真,偶尔还会看着我羞涩的笑笑。

后来,为了不让她老是给我准备礼物我跟就她说,不要老是给我送东西,因为其她的老师会吃醋的。

结果第二天,她就给我们每个支教的老师准备了一份礼物,她还得意的跑来跟我说,老师,我给你们每个老师都送一份,她们就不会生气啦,我是不是很聪明。

弄的我真是哭笑不得。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在我的生命中会出现这样一个女生,对我是这分的偏爱,也许和她的相遇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

我正好比她大一轮,我们的生肖都是可爱的小猪,而且我从别人口中得知,她父母离异,他爸爸给她和弟弟娶了后妈。

有一次,我问她,你后妈对你好吗?她和她弟弟都说好,比她前妈还好,没错,她管她亲妈喊前妈。

可能是这个原因吧,她的性格脾气跟我也特别像,生性敏感,有点脆弱。虽然她在我面前总是爱笑,声音像银铃子一样,但是她内心深处淡淡的忧伤,我总是能够察觉出来。

特别是她好像对我有种特别的占有欲,她看到我对别的学生稍微好一点,她会吃醋,会不开心。

每当别的女生簇拥在我身边,有说有笑的时候,她会默默的躲开,脸上带着的忧愁,会让我特别心疼。

有一次,我让她们写自己长大以后的梦想,我看到她在便签上,小心翼翼却又十分坚定的写下:长大以后,我的梦想是像米霞老师一样,努力考上大学,然后当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

可是,我没有告诉她,其实我的梦想不是当一名老师,我以后很有可能不会做一名老师。

但是我不忍心去破坏她对未来的美好,我只要知道,她以后一定会努力读书,会努力考上大学,会走出那片大山,去山的那边,看看她从来没有看过的海,我想我对她的影响,就是值得的。

 4

不经不觉光阴如风。支教接近结束,我必须离开那个小乡村,回到我原来的地方去。

她知道我要走,总是问我,老师你毕业之后再回来我们这里当老师好不好,那个时候,我刚好上初中。

每次这个时候,看着她渴望的眼神,我会开始躲闪,因为我知道我不会回来了,以后可能她再也见不到我了。

都说聚散终有时,人生不正是如此么。

我做好了一切撤离的准备,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晌午,我拎着行李箱,刚要到来接我们的小轿车车门前时,我看到她弟弟气喘吁吁的跑到我跟前说:老师,你别走好吗?姐姐她知道你要走,一直在哭,你去安慰安慰她好吗?

想起那双会哭得肿成桃一样的眼睛,心下有些不忍。哎,傻孩子,终有一别,何苦。

但我还是决定去看看她,也算好好道个别,走进她家家门时,听到卧室的那一头,一阵断断续续的啜泣声。

内心深处,顷刻间,柔软无比。

历过多少离别,捱过多少眉南面北,从来没有这一刻这样,心生柔软。

轻轻走进那扇门,那个双肩瘦削的女孩,满头黑发泼散在她的小脸上、枕头上,小小的身子半蜷在被窝里,随着抽泣微微蹙动,仿佛一枝枯荷将坠欲坠。

“玉琳……”轻唤了一声,竟有些哽咽。

她转头看见我,“米霞老师,你不要走好不好?”

整个儿扑过来,抱着我嚎啕大哭。

我轻轻拨开她的头发,帮她擦拭了眼泪和鼻涕,告诉她说:老师终究要离开这里的,但是你可以努力读书,然后考上大学,以后也可以来找我的,好吗?

然后她才一边擦自己的眼泪,梗咽的挤出那句:老师,长大以后,我去远方找你,你一定要等我,好不好。

我欣慰的笑了说:好,老师在未来等你。

有一种情份叫留恋不舍,有一种离别叫回头就不一定会再见了,可我还是相信会有那么一天,她会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然后笑靥如花的出现在我面前,跟我说:

老师,好久不见,甚是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