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孤枕难眠,月光迷离的夜,谁又会是谁的过客呢?

1、

相干的两个人,之所以有了一面之缘,皆有幸于擦肩而过的夙缘。而短暂的萍水之交,终究逃不过时空的渐行渐远。

凡是和我接触过的人,都当回想起我时,都会有一种随和友善的印象。

也许是受家庭的影响,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老实人。对整个世界释放善意、对谁都可以毫无保留地展露自己的全部这种被有些人看来有些居人屋檐的性格色彩,随着长大渐渐地深入了我的骨髓。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对每一个有过交往的人都惦念于心。于是,我无时无刻都在期待着和故人重逢,再叙那时的乐与愁。

可是,随着接触的人越来越多,却猛然间发现,离去的人也无从计数。甚至,曾经相交甚密的知己也去留无踪,最后只剩下满是迷雾的回忆。

曾有一段时间,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因为什么呢?不过是一个有过短暂交集的人,删除了我所有的联系方式,等我再次添加对方时,对方竟果断地拒绝了我。

是不是她对我的印象不够好?是我的某些言语和肢体触犯了她?还是我不够真诚?

我不断地问自己,我向来是很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的。

对于这些发问,我不得而知,进而辗转失眠。

后来,朋友言西的一句话点醒了我。

言西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既然没有了交集,又何必故作姿态,装作是相识已久的故人呢。"

我从言西肯定的眼神中,望见了随遇而安的洒脱随性。

言西是少有感慨怀旧的,当被别人问起自己的过去,有关于愁与乐,也都是轻描淡写地略过。就这一点,我对他多了几分敬意。

对于那些割伤过我们的荆棘,即使伤口早已愈合,困顿的际遇也会让一些念念不忘的人存留于心。言西懂得释怀,懂得遗忘,懂得去接纳新的雨和晴。

有些人,注定是生命中的过客。萍水相逢的短暂相聚,与其感怀,不如好聚好散,继续去完成漂泊的使命。

2、

前不久,大宝夜间赶火车,因为无座,于是就索性倚坐在过道里。

常听大宝说起自己的出差工作,因为工作涉及到客户对接,所以,夜间赶车对大宝来说已是习以为常,舟车劳顿也早已家常便饭。

这一次出差,疏于防范的大宝遇到了扒窃者。

当大宝开始醒来时,竟意外地发现钱包已经不胫而飞,所有口袋都不见了它的踪迹。

这时,大宝才认识到过道的隐患。人来人往的过道,无异于给扒窃者创造了机会。

要知道,那可远不止是几百块钱的事,钱包里还有大宝的银行卡和身份证。

说时迟那时快,大宝站起身向整节车厢的乘客大声求助,希望哪位好心的目击者能够主动现身。

见众人频频摇头,大宝开始慌了。

大宝一五一十地描述乘车的经过,慌乱的神情让所有乘客无不动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有一个好心人现身说法,说自己目睹了扒窃者的作案行径。后来,大宝追回了钱包,并通过乘务人员将扒窃者绳之以法。

大宝想留下对方的联系方式以图感激,被对方毅然决然地拒绝了。

这让大宝尴尬不已。明明是帮了自己的大忙,又为何连个联系方式都不肯留呢?

是害怕和这起案件有太多的关系?还是觉得现身说法不足为论,根本不值得一提?大宝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换做自己,肯定是无所顾虑的。毕竟多交了一个朋友,是百益而无一害的事。

之所以拒绝了交友邀请,一定是缘于相交甚浅,还不足以跨越陌生的界限。倘若再邀无果,何不退而求次,退出彼此的世界呢?

萍水相逢,一切都来得太匆匆。现实中,纵然我们多看了对方一眼,"忘却不了容颜"这样的诗意境界还是难以企及。

既然这样,离开的人就让他离开吧。浮萍相聚,也是一种不变的规律。

3、

说起萍水相逢,让我想起看过一档栏目,说的是帮助嘉宾找回帮助过自己的萍聚之人。

一个抗战的军人,被敌人的炮火炸伤了双腿,幸得村庄一户人家的包扎救助,才得以挽回性命。七十多年过去了,壮年已成霜鬓。虽然时间过去很久了,但老人对恩人的寻找从未停歇。

这是一种怎样的恩情,让一个白发鬓鬓的老人,时隔七十多年还记念在心。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栏目组的协助下,老人终于找到了当年的恩人,当旧人重逢时,所有观众都为之动容。

也许是因为人们对于重逢的渴望,亦或是重逢的无比珍贵,让重逢在人们的心目中多了一份情愫和定义。

久别的人盼重逢,重逢又怕日匆匆。萍聚的人不再见,一切也因为太匆匆。

孤枕难眠,月光迷离的夜,谁又会是谁的过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