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我们的记忆里,应该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现在记得,以后记得,一直记着……

1、

曾经有个朋友,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喜欢写作?”

记得我当时是这样回答她的,因为有个人在我心里始终不愿意离开。

当然,每个人写作的初心都不一样,有的可能把这个当成了一种爱好,就是喜欢,不写点东西就感觉有事情没完成一样。

有的可能把这个当成一种宣泄情绪的通道,毕竟生活不易,我们都面临过失落、守望过孤独,当无人可说的时候,与自己对话也确实会让一切好过点。

于我而言,我选择写作,全部是因为她,我念念不忘的前任。

很多朋友都说:“她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好,该忘就忘了吧,忘了才能有新的开始。”

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我好,可忘记过的人都知道想忘记一个人,真的好难。

2、

我和她的故事,似乎多到我已经说不过来,也很难去说得明白。

回忆这个东西,美就美这里,脑袋里的和笔尖上永远不一样。

我只知道,自她走后,长头发的似她,大眼睛的似她,爱笑的都似她。

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是个敏感而又低能的拾荒者,手捧着爱情的甜与涩,只能在回忆里执着。

就连看一眼、见一面的勇气都未曾有过,不是不愿意去找她,而是我知道如果真到了相见的那一天,可能除了一双泪眼,就只剩几度哽咽。

我想象过那个画面,真的一句话都开不了口。忘不了,开不了口,舍不得,开不了口,回来吧,更开不了口。

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却总是说不出来。也许这就是爱情对我们开的最心疼的玩笑,得来不爱,爱而不得。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感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去珍惜,直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这是《大话西游》里至尊宝对于紫霞仙子的离别告白。

第一次看到这句台词的时候,心里更多的是感动,这世间竟然还有一种爱情叫至尊宝和紫霞。

等了那么多年,终于轮到自己做主角了,才明白这一切不完全是戏,那份爱一直存在着,就那么真实地留在我们心里最不愿意让人触及,也最不愿意与人分享的地方,似乎那个地方,有了它就足够了。

我们可能都有这么一个感触,当我们刻意去寻找一个东西的时候,往往是找不到的。

它也一样,我们不停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忘记,忘记了就可以不那么痛苦,忘记了就可以重新开始,可是它依然还在那儿,想忘却怎么都忘不了。

想起张小娴说过的一句话,她说:“有些人,这辈子都不会在一起,但是有一种感觉,却可以藏在心里,守一辈子。”

你不是忘不了他,而是忘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份爱。

人离开了还会有新的人出现,爱一旦丢了,就很难在找回来了。

所以忘不了就记着吧,也没什么不好。

3、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岁数慢慢大了,周围的朋友和家人开始关心起自己的终身大事。

他们会采取不一样的方式,不一样的说辞来询问,所有问题的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什么时候结婚?

我相信这可能是任何一个上了年纪的大龄单身男女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什么时候结婚?遇见了就结婚。

那么多年就没有遇见过吗?遇见过,想要的离开了,留下的不想要。

正是因为当初我们遇见过那么一个人,正是因为我们还记得当初那个为爱情奋不顾身,即便满身伤痕也要勇敢追爱的自己,我们才开始对爱情有了挑剔,我们才明白了喜欢和深爱从来都是不一样的。

我们不再因为长得好看就随意地说出我喜欢你,我们不再因为喜欢就随意地放弃我们自己,因为我们知道那全都不算爱。

正因为我们记得,我们才对爱情有了自己的诠释。于我而言,所谓真爱,就是在爱到头破血流之后,依然能拿出一颗真心来对待你。

所以,忘不了就记着吧,真的没什么不好的。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你忽然发现你已经忘记她了,真到那天里,你恐怕又会想念曾经那么想念一个人的滋味。

其实也正是有这些特别回忆的存在,才构成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我和你。

最后,想分享《人生若只如初见》里的一段话,在我们的记忆里,应该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现在记得,以后记得,一直记着……

“有些人,他们的心田只能耕种一次,一次之后,宁愿荒芜。后来的人,只能眼睁睁看它荒芜死去。何必可惜?昙花一现的惊艳,只要出现过一次已经可以,荒芜的本身就是一种保留。因为静默,你永远不会了解它蕴藏了怎样深沉如海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