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时不时的传来几声犬吠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伴着某些记忆伤痕的刺痛,让人从梦中惊醒。多少次,在这样的反反复复纠缠的记忆中痛苦着,默默承受着,难以言喻的伤痛,痛的哭了,哭得累了,用枯瘦的柔指敲打键盘来释放。

一直不想提起,不想面对那些伤痕的存在,一处处,撕心裂肺的痛吞噬着身上的每一处神经。在黑暗里做着垂死的挣扎,等到意识的恢复,原本慢慢愈合的疤痕,又被失控的手指抓破,鲜血一滴滴渗透出来,敲打着破碎不堪的的回忆。

多少年了?一千个日夜过去了,想起驻守心灵深处的那个人,想起那段刻骨的心酸往事,心痛的感觉依旧还是那样的清晰,彻底。从此再也摆脱不了,它的折磨。明明知道,那是一种病,恶魔一样的纠缠,常常令自己在不眠的夜里,痛苦不堪。灵魂在无声的呐喊,找出的千万条理由与借口,可是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愈合的伤口,撕裂,流血,再愈合,周而复始。一句话,一件事,或者是一阵细微的风儿掠过,都会触动旧伤,享受疼痛,一日日终成了习惯。恋上那忧愁,每每落笔成伤。

人生中有许许多多的无奈,在无言的倾诉;生活中有多少的遗憾,在继续上演。找一些勉强的理由,让自己笑着面对人生,眼睁睁看着,苦苦的挣扎。用牵强的笑容去遮掩那些不为人知的眼泪,犹如寒霜中的脆弱花草,不堪岁月的一击。但是还有那些残留的伤痛,丢下了更加顽固的后遗症,与余生对峙。

在这个春雨绵绵的季节里,似乎还有着一丝丝的寒意,轻微的伤痛,常常在欢笑中落下晶莹的泪珠,似乎已毫无知觉,而这些伤,都是你给我一生的馈赠。

时间过得越久,内心似乎日渐麻木和枯燥,但是,外面的花儿毕竟都开了,暖风徐徐,躲在自我的空间里,我想我错过的不仅仅是花开季节,而是整个春天的美丽。

我想就这样走出去,光着脚,让长发在春风里舞动着,轻抚脸庞,一袭白衣沐浴在阳光里,在春天柔软的草地上奔跑,躺在垂柳树下看着白云飘过天际,闭上眼呼吸着泥土夹杂着花的馨香,恍惚间,看到蝶儿纷飞,原来一直在这里不曾离去,快乐的种子在丝丝春雨里耐不住寂寞的破土而出,追随者蝶舞的美丽。

春天来的时候,新的生命,新的开始,新的轮回。每天醒来总有一种新生的感觉,有朝气,就有希望,全新的我自己也在春天里成长,心快乐就能承受伤痛。所有的伤痛,都是人生经历,都是一种考验。过程,就是一笔财富,伤痕的存在,造就人生的精彩。只有受过伤的人,才会懂得平安的概念,才会珍惜生命的价值,所以就让那一抹忧伤远去,快乐从此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