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有多期待,就有多害怕

与W先生相遇是在酒吧的电梯里,黑色的鸭舌帽遮了半张脸,阿玛尼的T、古驰的黑牛仔、爱马仕的皮带、香奈儿的小白鞋一身名牌抵得上我在煌城三个月的工资。当然这些品牌是我后来替他洗衣服才注意到。所以导致W先生总说我,第一次见他没有正眼看过他。

我暗暗腹诽,“哥哥,我忙着引路,谁有心情仔细打量你。又不是我家吴先生。”当然这些我不敢说,因为他会用别的方式惩罚我。而我,也受之有用......

每个周五的晚上,他会从J市跨省赶到H市,五个小时的车程,让他抱怨没见我啥都想干,见了我只想躺着。

我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他笑,然后心疼他,又心疼脸上的面膜。

这样的生活很美好,我以为我在谈恋爱。

恋爱的过程里,女人的智商和情商急速下降,我高估了自己的自控力,和他在某种情境下许的承诺。

两个月后,我的亲戚总不来串门。

“你说,如果我怀孕了,怎么办?”

他没有迟疑,因为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养,我们就结婚。”

自然没有谁会在那一刻说损坏气氛的话,我听到了想听的答案。

“我才不要和你结婚。”

矫情的状态下隐着女人的口是心非,然后被讨论晚餐吃什么而成为过去式的话题。

那天,周日,惯例他离开H市。只是离开前我们闹点了矛盾,而他又赶着回J市处理一个投标,在我看来,这不算是不欢而散,而是交流没有达成共识。

当晚,我买了两盒试纸,回来才懊恼应该戴个口罩。结果我是不接受的。

接下来的两天,我浪费八盒各种品牌的试纸。

我有点蒙,第一个电话,打给了陈菲。

“姑娘,我可能要结婚了。”

“靠。哪个男的?”

“你丫的,我能有几个!”

“结毛线啊,你不说等我家嘟嘟长大了当花童吗!还有我最近紧张,你要是答应随礼打欠条。。。”

我知道她是故意的,怕我冲动,怕我一时上头。

“我怀孕了。”

我简直以为她断线了。

“大姐,他不会负责任的。你看着好了……”

我没说话,只说了一句挂了,就按了结束。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和w先生的事情从头到尾她也知道个大概。我只是气她,从来不盼着我好。起码,我想听到的是句“恭喜啊”!

拿到医院的确诊报告时,我突然害怕了。医生确诊的瞬间,我想到了她的话。出了诊室,靠在墙上,手机键盘的字打了又删,发了又撤,最后手松漏了四个字。

半小时后,他回了我四个字。

“估计到了......”

那时,我刚出医院大门,脚下的刹车踩的吱吱响,仿佛不用力,它就一直往前。

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钱多多女士曾说的一句话。女人在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刻,只要觉察到男人有一丝犹豫,那么决定就要快、准、狠。

相必,这半个小时,也是我此生最煎熬摇摆的时刻。

因为,我也害怕,却不知为何有一丝庆幸!

二、我曾拥有美好

“我明天来H市。”

“不用了,有什么意义。”电话挂完,身体却老实将家里收拾干净。

我的姑婆圈总流传:期望如果是一个数,失望便是它的根号值。地板被我认真擦过三次后,我看到了自己唏嘶竭力的崩溃样子。

第十天早上,我吞了米索坐在候诊厅的角落。快活不过二十分钟,便摈弃了开始嘲笑别人疼痛模样的心情。

陈菲是快十点到的,拿到她带来的毯子和暖水袋后,我再顾不了形象蹲在椅子上。然后她开始念叨。

“我说的对吧……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抬头:“你老公呢?”

“也不是好东西!”

“那嘟嘟呢?”

“现在是,以后要不是,我就把他腿打断咯!”

“嘟嘟才不是东西…”

“哧”她被我逗笑了,皱起的眉头松着说,“你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被你气死,喏,喝点水。”

整整三个小时,靠着椅背,缩着身体,望着手机里的两条微信,关机开机。直到一剂猛烈的针锥刺痛感,眼泪瞬间涌眶而出,我低语骂了声混蛋,就此结束冤孽痛苦历程。

我终是心软的。公寓楼道来往的人很多,他发来信息“老婆,外面好多人。”在门外站了十分钟不到,我便开门让他进来了。扭过头快速缩进被子里,跟着身上便感觉重物覆身。

我动了动身子说:“很重!”

他却喊了句:“老婆…”

一天内第二次流泪。

“我们聊聊。”我侧过脸,看着他的眼睛。灯没有开,窗帘也拉起来,下午的光透过布帘只能让我看个模糊样,他却不敢正视我,退坐到沙发上。

“还痛吗?”他说的第一句。

我突然不想回应了,就这么看着他,一语不发。许是被我盯的坐立不安,他走到我床边,拉出我的手握住。“老婆,这段时间让我照顾你好吗?之后你想怎样哪怕分手都行。”

我不再看他,被握住的手怎么也抽不出来。侧过脸眼泪开始不受控制。心中埋了万般怨恨,首先便是恨自己不争气,不死心,万不肯承认看错人。其次便是他,为何不干脆再不出现的好,为何要如此抓住我心软。

“老婆,别哭了。现在,你不能哭。”

鸡汤鱼肉,水果生鲜,我想吃他便依我。夜间入睡,他也拥我在怀。我迷恋了,甚至开始过滤不好的回忆。

刚关了灯,他一只手揽着我,一只手看着电视,是我推荐给他的“零下十八度”,听说男女主被誉为中国的史密斯夫妇。他看的很起劲。

我望着窗帘,“我想过段时间去趟九华山。”

余光里他偏了偏头,边看着手机边说“去九华山干嘛?等你好了我陪你去。”

“好。”我便不再吭声。

茶饭话语间,我知道了他这次的投标不顺,项目居多,临近年关,资金紧张。第三天中午,吃过午饭我便催促他回J市。

开始他不肯,最后他搂着我,头埋在发间,说了句“老婆,对不起。”临走前,又叮嘱锅里的鸡汤要喝,少吃多餐之类......

也许太累了,我连抬手回应都没有力气。关上门上床,一觉睡到了晚上八点。

三、童话只在憧憬中

鸡汤已经不能喝了,清水煮了点面条,算是今天的早午餐。从厨房出来,看了看沙发还是选择又爬上床。

我不喜欢很亮,关了灯,拉了帘子。躺在床上,无半点睡意。

突然,不知道该干嘛。

“你在忙吗……”开口,才发现调子哑了大半在嗓子里,竟不太习惯说话了。

“在请人吃饭,你吃过了吗?”他的声音一如往常,腔调还是浓烈的“J”市风格,我却瞬间有了活力。

“嗯,煮的面条,汤不能喝了。”我侧翻过身子,心情有点低沉,心底却期待。

“吃点好的,别总吃面条。少吃多餐,汤不能喝别喝了…老婆,人来了,我等会打给你啊。”

“嗯…”

灭了灯的屏幕,躺在手心里,我躺在床上。一瞬间,世界又恢复寂静。

好像时间在用秒针计时,我听到了床头柜抽屉里那块“梅花”手表的走动声。

“嘀嗒、嘀嗒....”

我“咳”了声,将哑在喉咙的余音清出来,用被子压紧了肩头,闭上眼。

“你最近很忙吗,约你都不出来。”阿昆坐在我对面,依旧风采满满。我喜欢他的朝气,和充满活力的笑容。

“有点,最近工作上事情好多。你想吃什么,我吃海鲜炒饭,好久没来必胜客了。”

“你不是喜欢吃意面吗?还好久,我是约了你好久,今天终于赏脸了。”

嘬着杯里的柠檬水,我有点不好意思。“没有啦,面条就不吃了,吃了九天的面条今天想召唤出碗炒饭。哈哈...”

“九天?”他诧异的看着我,“看你朋友圈知道你懒,不知道你这么懒。”

这下我真的红了脸,想起每天更新的动态,心里却又划过一丝叹息。“煮完面条,好收拾嘛,哎,美女点餐.....”

太久没出来透气了,四十平的房子是我十天的活动区域,阿昆约我吃完饭去商场楼上看部新出的电影,按理应该拒绝。可的确太闷。

“喂。嗯,在外面。约会啊…男的咯…哈哈....”刚到影院门口,W先生的电话如神而至。我堂堂当当,玩笑中带着如实交代。

我没想过自己冲动的潜力竟如此可被挖掘。待影片要检票时放了阿昆的鸽子,我答应下次陪他日后看两场新出电影外加一顿丰厚晚餐他才放我离开。

高铁从H市出发到W先生出差的地方要转三趟车。我拎着个挎包踩着刚买的皮鞋,潇洒出门。路上却在纠结为啥昨儿不洗个头呢。

到目的地高铁站是晚上九点多了,入冬的天,我没带外套,抖着身子从北广场又走到南广场,一度没按耐住急躁的情绪。

“不,我要你抱下我!”我以为W先生的心情与我相同,起码我为了他长途跋涉,车次颠倒,思念的拥抱是必然的画面。

“好多人呢,快,先上车。”他接过我的包放进车里,作势要往驾驶室走去。

“不行,我又没让你做别的,刚刚我还看见一对夫妻都四十多岁了,还亲吻呢。”我不高兴,赖在车门边不肯上车。

他无奈的拥我在怀。“行了吧!”熟悉的香水味钻入我的鼻尖,突然,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太作了,还是太没事干了。

这一路,这一夜,我们按部就班的开车,洗漱,就寝。躺在酒店的床上,旁边安然的起伏气息让我明白了臆想的世界多辽阔美好。

四、我有多爱

w先生总说他口才不好,我难以持一致意见。因为他实在能哄的我骨头犯酥,怒火难起。

第二天我不知为何郁闷难消,思虑昨日也不过一件小事却总觉得如一根鱼刺噎在胸口,便借口工作要回H市。他知晓我不开心,没有去公司,但是手机铃却是响个不停。一早上,他就赖在床上哼着,“老婆,我真的不想你走...”“别生气了…”“老婆,我真的爱你...”“老婆,公司好多事.,”“老婆,你最好了…”

我这人,圈里的最大赞颂就是体贴,善良,解人意。这些不知从何时,像个涂满了502的标签粘遍全身。被哼的头都痛,我扔下衣服,靠着电视柜,看着他。那副一脸服软,态度诚恳的样子,我就知道自己败了,估计再不爽也得自我消化了,可嘴上却想讨个台阶。

“不用了,你让小亚送我去车站就行。”

“不要,我老婆!干嘛让他送!”他作势跳起来,一把搂过我转身压在被子上。

“神经病啊,放开...”

“不,我想你...别生气了…”

感情里,常举白旗的一方果然逃不过命运和认命。

矛盾解决,在酒店旁边的饭馆吃了午饭,W先生悠然去了公司。他让我随他去厂里,可我不喜别人异样的眼光,便跟他要了车,说去转转。一路向东,穿过街区,我看到了一处码头。

不得不说,这边的风景的确很好。作为历史悠久的渔港古镇,临近东海,虽然海面没有一眼望过去的蔚蓝清澈,但是山水稠迭连绵就是有心情愉悦的感觉。

秋冬的这里,人不是太多,零散的几对情侣在沙滩上摆拍,嘻嘻闹闹的笑声随着水浪荡向海里。

“你好,请问旁边的渔船博物馆怎么走?”我一直趴在远离岸边的栏杆上,下巴抵着手背,望着周围。这背后突如的声音惊得我牙齿磕到了舌尖。

“嘶...”我吞吐着舌头,深呼吸,只是舌尖痛的眼泪瞬间涌在眶里。

“抱歉,你怎么样了?”温润悦耳的男音响在耳畔,我感到头顶被一股黑影罩住。只是实在疼的厉害,闭眼手掌撑着眉心说,“没事。”

大概歇了两三分钟,我抬起头,鲜艳的橘色外套晃的我眼前一亮,“旁边有博物馆吗,我也是来玩的,不太清楚。”

简单的聊了两句,知道他也是一个人过来旅游。我正好在码头呆的无聊便和他一道顺路去博物馆转转。

即便有丰厚历史文化,小镇的博物馆也只是些简单的渔器陈列,不过胜在介绍详细,小件品种丰富,我们转了一下午。

后来,W先生看到我发在朋友圈的照片,还笑我本事挺大,他都不知道这里还有博物馆。我回了个得意的表情,就没再看信息。

结束了下午的意外邂逅,跟橘色先生道别后我回酒店换了衣服,便开车接W先生去应酬的地方。虽然不太想去,但却担心他会酒后开车。

推开包厢门,大理石圆桌已经坐满,我顺坐在了他的身边。一场宴席,我只负责吃饭。却让我体验到了中国酒文化的博大精深。上完主食,桌面上还在觥筹交错,我就明白还有下场游戏。

“老婆,你跟我一起去。”

将w先生和某位总送到ktv门口,他让我一起进去。我回绝了,只劝他少喝点酒。“不用了,我去看电影,你少喝点。”

“十分钟,我去电影院找你。”我笑了笑没说话,升上车窗。

小镇的路我还不熟,但影院就在酒店后面,查了时间,我定了两张一个半小时后的票,便开车在街上瞎转。

“老公,你还要多久...”电影开场了半个钟头,我却任无意细看。

“马上。”十分钟后,两个字出现在屏幕。

灯红酒绿,莺歌燕舞。传说中只闻新人笑,不听旧人泣不知是真是假。思绪猛然被电影的音效震醒,我不再回信息,按了电源,将手机关闭。

五、他爱我对吗?

熙攘送站口,出租车私家车喇叭不停。醒目的“送客停留三分钟”蓝底警示牌粘在灯杆上,催促着一波波温情别离。

“老婆,抱一下。”

“不要了,我去取票,你快点,车子要被拍了。”

这是今早起床,我们说的第一句话。

我不知道背影在W先生眼中是否有落寞的感受,但我转身的瞬间便一股心酸堆在胸口。

高速的动车让眼底的丛林绿植快速后退,离家的路程逐渐缩短。突然一时情感突发,很想爸妈。我不再盯着屏幕,闭上眼让脑袋放空。

总说哀莫大于心死。回了H市,我拉黑了w先生的微信和两个外省电话,留了一个J市的号码。也是这次我才知道他原来有三个号码,两个微信。

“你还有一个微信,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我有两个手机,当然有两个微信,我以为你知道。”

“我不知道。”

“老婆,你别生气了。这是工作号,不常用。”

“是吗?”

“真的,就三十几个人。”

...........

我总在想,我是不是特别好哄。跨年夜的晚上他来了H市,只说要实现陪我跨年的承诺。我装作没看见短信,只顾埋头收拾房间。

洗衣机在卫生间空转,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要清洗。我第三次从沙发上起身去拿扔在床上的手机。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十一时三十五分!

“我还有十分钟到酒店楼下,你下来。”

跨年算是他陪我过的,答应我的总算有一次实现了。我们坐在车里,聊了很多,相较从前,我却感觉我们之间变了。但不知道是谁变了?哪里变了?

到家楼下已经一点多,车一停,收音机正好在放萧亚轩的“错的人”。

明知道爱情并不牢靠

但是我还是拼命往里跳

明知道再走可能是监牢

但是我还是相信只是煎熬.

朋友都劝我不要不要.

不要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

车里还飘着他身上的香水味,我忍不住趴在方向盘上:“老公,这真的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真的好痛啊…”

第二天,我请了假,还躺在床上没醒。

“我走了,雾好大我从国道走一截。”

“知道了!”

我笑了笑,没等回应,就挂了电话。

我以为,起码他会陪我吃顿午饭。

晚上,陈菲休假约我去吃海鲜。我在蒸洋货定了个卡座,没想到会遇见酒吧兼职的同事。

“咦,你怎么在这儿。”

“我跟朋友在吃饭,最近店里生意怎么样。”

“挺好的,他们天天几个班。”

“那我明天去啊,不然钱被老大扣完了。”

“好的嘛,好的嘛……”

那姑娘就喜欢吃椒盐皮皮虾,我也喜欢。两大盘子,吃的不爽,剥的真是爽到家。

“你俩现在怎么样?”

“还好吧,顺其自然。”

“你别太傻,陷的太深,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你被骗了。”

“不会的,这点我相信。”

“你确定他真的离婚了?”

“离婚证就在他车里,他拿出来过,我没看。”

“你自己把握好,我当然希望你幸福。”

“知道,他就是事情多,给不了我太多精力,他说明年就好了…这虾真的难剥,喏都给你......”

六、我放弃了坚韧,挽留了了坚强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离春节越来越近,一次打电话我玩笑的插了一句:“陪我过情人节好不好。”

“情人节哪天啊?”

“二月十四,腊月二十八。你肯定没时间,算了。”

“可以。”

虽然表面镇定自若,但是内心已然沸腾。

二月初,他带着两个同学一起来H市,说过来玩玩,顺便去参加商会的年会,要多呆几天。我自是欣喜又欢迎,已经开始策划是去拜佛还是泡温泉。

当天晚上,我们去他喜欢的汗蒸中心,临要去洗澡,他用微信借了个充电宝不知道怎么还。我一边骂他笨,一边让他告诉我密码我帮他弄。

“我自己来,大蔡刚刚告诉我了。”

“给你估计要弄到明天,在微信公众号里面,然后...”

洗完澡上来休息,我躺在发烫的鹅卵石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你有没有事情骗过我?”

“没有啊,怎么这么问。”

“没什么。”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觉得还是应该跟你说。她得了癌症,我打算后天去看下,毕竟是孩子的妈,顺便把小孩接回来过年。”

“也应该,严重吗?”

“应该是早期,我也是下午她打给我才知道。”

“好......”

第二天,我陪他去商会的路上。不知道说起了什么,气氛很好。我趁着玩笑又问了句,有没有什么事骗我,他说没有。我不甘心,问他干嘛昨天跟我抢手机,我又从没看过。他解释一大堆,我突然有点烦,缩在副驾驶上不再说话。

隔天早上,他从我家离开,一行三人去了Y市。这六天,每一天我都让自己很忙。可即使从酒吧兼职回来,已经一两点却还是不能压抑的住内心的难过。

从Y市回J市要路过H市。他停留了一晚。

“晚上一起吃饭好不好。”

“我约了人,你们吃吧。”

第一次,他在H市我没有见他。第二天,他就回了J市。

这个世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这个世界,也总有太多选择,没有两全其美,只有未来后不后悔。

“你是要接她回家过年是吗?”

“毕竟她是孩子的妈,小孩要她一起回来,我也没办法。”

“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对不起,老婆。明年我不会再在家了。”

“你知道我会不高兴你住在她家,你住了。你知道我会难过接她回去,你接了。我们之间隔了一个孩子。我只问你一句,如果我们分手了,你会后悔吗?”

“会。”

“如果我怀孕了,你还会这么做吗?”

“不会。”

“你知道所有答案,可是你没有选择我。你把路交给我走,一边是痛苦,一边是绝望。太狠!”

“老婆,让我过完这个年,求你了,最后一次。”

“我曾告诉过你,男人跪天跪地跪父母,求己不求人。我不需要你求我什么,祝你们新年快乐!”

人生有多少时光可以匆匆过,即使历经坎坷,我依然愿意相信美好,无畏结果,只求无悔无憾.....

“姑娘,我甘心了……可我还是相信世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