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过几个人?谁给了你爱的启蒙?谁让你学会怎样去爱一个人?此刻又是谁留在你身边?

年少时我们都曾夸下海口“我会永远爱你”,如此深情厚谊的情话,说的人信誓旦旦,听的人信以为真。然而我们中的大多数最终都落俗,成为彼此的过客。

但曾经温暖过生命的那个身影,那张脸,也许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第一次牵手的心跳,第一次拥抱的温度,第一次双唇触碰的柔软……最初的体验也许不是最好的,但一定是最不易忘记也最值得记忆的。

跟他分开后,为了忘掉他,屏蔽过去。但越是想忘记的东西,在脑海里重现的频率越高,越记忆深刻。有句话是对的,“千万不要努力忘记已经发生的事,除非去洗脑。”

我们分分合合算起来有七年之久。

那时候还没有手机,我们的交流主要以情书形式。后来,他说想把那些情书保存好,等我们老了一起温习现在的甜蜜浪漫。于是,买了带密码的漂亮笔记本,情书成了真正的情“书”。情“书”在我们之间传了三年,积攒了三本。

有些情话、有些感动,我想一辈子都会记得。

他说“一辈子只爱一个”。我曾把这句话当教条不但自己信奉,还以此教导别人,也因为这句话,多少次即使分开,我也依然相信他还是爱我的。直到熬透想透了才明白,以前他爱你是真的,但今后,他不爱你也是真的。从前,他只要一个理由就能爱上你,而今后走在人海里,他有太多理由不爱你。

他说“你送的生日礼物,我视如生命。放在怀里怕它碎,含在嘴里怕它化。”多美的情话,呵……不知道他现在想起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幼稚呢。就像今天翻看昨天的心情日记时,往往会觉得自己像个傻x。

他偷偷去改了名字,只因为我常把他名字里的一个字错写成另一个同音字。十五六岁,我们都自信的以为我们真的会结婚。

……

那时候的爱情,无知并幸福着,那是再也回不去的最好时光。

你和初恋多久没见了?时光流转,该怎样碰面才算好呢?

《致青春》里,郑微多年后与青梅竹马林静相遇,豁达的她脱口而出的是“我不再是那个小飞龙,我爱过别人。如果说你曾经给过我爱情的梦想,那陈孝正才是真正给了我爱的启蒙的那个人,我是因为他才学会怎么去对一个人好怎么千方百计地去爱。”而林静对他一往而情深。

她爱过别人,即使那个人此刻不跟她在一起,还是会不停地去爱。她曾经笃定这辈子非嫁不可的人,到最后,也只是给过她爱情梦想的人而已。就像我们曾经坚信我们真的会结婚,到最后,信誓旦旦成了荒诞。

他们再相遇,林静活在有郑微的过去,郑微活在有另一个男人的时光里。一个人薄情,另一个人专情,两个人尴尬。

赵默笙和何以琛七年后再见。七年,他们从青涩到成熟,眼前的人早已不是最初的恋人。可他还想着她,她还忘不了他。“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他不愿将就,也终于等到他回来。

我们都期望这样的爱情,始终如一。但不是每一个人最终都能够不将就,也不是每个人最初遇到的那个人就是最适合的那一个。这种相遇于我们太不可能。

“直到某一天碰面,在某家餐厅或商店,你挽着她和我擦肩,恰好我的手也有人牵。”

到这一天,希望我们都能把曾经的迷惑想透想明白,不纠缠,不怨恨,淡然处之,各自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