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独自舔了这么久伤口了,也是够了!

望着天花板,泪水如大朵大朵透明的花,顺着脸颊,浸润了蓝色的百合花的被子。

被子是当初向阳挑的,他向来喜欢蓝色,屋里是深深浅浅的蓝,有的偏绿,有的偏紫,都是赏心悦目的。

如今,向阳已不在,他构建了另外的家,他家的窗帘颜色肯定改变了吧,一定是女主人喜欢的吧。

分手不足三月,他已有了新欢,原来所有的山盟海誓都抵不过爱人的一个笑靥。

枝心止了泪,围着被子坐在床上,南方的初冬,冷入骨髓,她是北方的女子,因何还贪恋这南方的城?

她点上一根烟,火光明明灭灭,在暗夜里闪烁,想念北方的一室温暖。

早晨起来,是一个晴天,枝心用冷水洗了脸,裹上米色的大衣,挤上那辆公交车,一切都是往日的样子,人与人挤在一起,热闹又疏离。

枝心抬起头漫无目的地望去,越过人群,撞见一个男人的目光,正望过来,有不合时宜的关切。

这已经是第N次了,这个男人大约和她住得不远,目的地也和她的公司很近,在这辆公交车上,他和她并排坐过,也前后站过,大多数时候都是遥遥相对,起先枝心是不在意的,偶遇的人太多,她心里想的是向阳,别的男人怎入得了法眼?

向阳走了,把枝心的半颗心也带走了,枝心象失了魂,每天心不在焉的样子,男人曾关切的问她有没有不舒服,她摇头,问过几次后,她记得了这个男人告诉她,他叫陈杨,又是杨,虽然此杨非彼阳,却引得她的心一阵阵抽痛。

某一天并排坐的时候,他们加了微信。

这个城市她真的厌倦了,她在这里弄丢了爱情,似乎也丢了自己。

她曾经幻想过挽回,也尝试过等待,而等来的是昔人已另结新欢的消息,她真的被抛弃了,这个,因他而来的城市,哪里还值得她再留恋?

枝心今天去办了离职,然后漫步在冬天里,这个城市,临了,她还要多看几眼,或许,还有几个人,应该告别一下。她拿出来手机,将一条短信复制发给了几个人,有人也很快回了,无非是保重什么的,她一笑置之。

微信视频的声音突然响起,原来是早晨刚看到陈杨,枝心犹豫一下按了语音,陈杨问她在哪,她环顾四周说了一个地方,陈杨说等他五分钟。

枝心一惊。

陈杨果然在五分钟内来到她面前,他的眼里有一丝怀疑,还有一丝慌乱。

他的这个举动惊到了枝心,他们并不熟,连话也止于打招呼客套,现在这样子,透着古怪。

“为什么离开这里?我正要向你表白!"突兀的话响起,连同直视她的明亮的眼睛,枝心不知所措,怎么也没想到失意的日子里居然惹了桃花。

陈杨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星星一般,枝心心里,仿佛有小火苗闪烁,须臾又消失了。

后来。

枝心不记得自己怎么干脆利落地拒绝了这个热切的男人,怎么在他失望的目光中继续向前而去,只记得迎了北风,踩了一脚落叶。

枝心最后一次睡在自已的小屋,又猜想向阳和她的新女友,此刻八成在柔情蜜意吧,他这么快有了新欢,难道也如陈杨一样有一场突然又有预谋的表白吗?陈杨?了解她吗?就那样盲目地表白了?男人还真好笑!当然,向阳和他的新欢,也许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走到一起,可是,与她还有什么关系呢?他已从她的生活中彻底抽离。

百合花还在被子上兀自盛开着,幽冷的光,是述说寂寞的样子。

独自舔了这么久伤口了,也是够了!枝心狠狠地劝自己,放下,放下吧,明天起,这个城市及这个城市所有的人,全都再见,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