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搜索栏里输入你的微信号,按下添加键,又一次成为了你的好友。

不敢问你有没有想我,也不敢说我想你了,只是淡漠地问上一句:什么时候回来?

不出意外的,你没有回复。没有犹豫的,再次删掉你。相比起第一次按下删除键时的踌躇,这一次,心里竟没有过多的不舍。

没有得到回复的热情,都应适可而止。时至今日,愈发能体会到这句话所表达的意思了。

或许更应该说,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早上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一个电台。

说话的人声音不算很好听,但他说的内容却字字诛心。他说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联系了,不是你不够好,而是我不知道在你那,我够不够好。

更不知道,在你心里我有着怎样的位置,以怎样的身份存在于你的通讯录里。

十几分钟的音频里,他最后哽咽着说: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联系,我想我一定是累了。

末了,我在那里留言: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找你了,不是你不够好,而是我追累了,跑不动了。

这场漫长的马拉松,我不陪你一起跑了,因为即使跑到了终点,等你的人也不会是我。

陪你跑过漫长马拉松的人是我,但等在终点的却是别人。

与其这样,不如我现在就投降吧。

 

之前有人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他啊?他那么遥远。

我说:因为他会发光啊。

你的微笑,你的一言一行都会自带光环,在我目光所及之处熠熠生辉。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这句歌词多美啊,形容的不就是你嘛。

如果可以,真想把你藏起来,藏进心里,捧在手上,不让别人看见。

不过,你要是知道我有这种想法,肯定会笑着敲我的头,然后低笑着说:丫头,做人不能这么贪心。

我没有很贪心啊。只是有关你的一切,我都想珍藏而已。若换作别人,我都不屑一顾呢。

我想想啊,你都好久没喊过我“丫头”了呢。每当别人这样叫我的时候,我总会下意识地就想起你。想起你每次唤我丫头时眼眸里的温柔与宠溺。

你看,你给过的温柔,总是那般让我难以忘怀,总是那般刻骨又铭心。

 

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我很少会想起你。

我假装自己很忙。忙着学习,忙着生活,忙着去认识新的人,邂逅新的故事。

每次遇到一个聊得来的人,我都会下意识地在对方身上搜寻你的影子。然而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他们都很好,或风趣幽默,或绅士体贴,但他们都不是你,也不会是你。

遇见过的人越多,就越想念和贪恋你的温柔。

有时候我会想,要不就随便找个人凑合得了。但念头一转,又说服不了自己。

我亦只有一个一生,怎能慷慨与我不爱的人呢。

在这不长不短的前半生里,我已经将就了很多事情,唯独在爱情里,我不想,也不愿意再将就了。

如果等不到你归来,那我就继续一个人赶路吧。说不定在下一个路口,你就会出现了。

 

前些天,读到郑愁予的一首诗:错误。

反复读了几遍,愈发觉得这首诗真美,美到极致。同时又觉得这首诗很凄凉,凄凉到荒芜。

诗的最后两句是:我达达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只是个过客。

这让我想起了梁咏琪唱的《错过》:错过,我们都有过错,在幸福的角落,还要奢求什么。直到有一天,遗憾开出它的花朵。

你我之间呢?是错误还是错过呢?

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错的人?亦或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我想应该是后者吧。所以我才会在每个夜不成寐的寂静深夜里于窗前双手合十祈祷:如果有来生,让我早点遇见你。

如果有来生,别再错过你了。

 

先生,这是我最后一次写你了。

也是我最后一次想你了。

希望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在没有我的黄昏里,你能幸福快乐地生活着,带着我的祝福一起。

从不后悔遇见你,只是,滚滚红尘,茫茫人海,终究还是辜负了这场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