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也不太敢牵你的手”

你从车站闸口出来的那一刻,我整个人就生生的在你面前愣了数秒钟的功夫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先前想象过无数遍的见面三步曲,一瞬间被我在自己的脑海中揉成了一团废纸。

如果我的记忆并没有混乱的话,那时我只是坚持着接过了你手上的那个粉色的小袋子,你也坚持着没有让我帮你背起背上的那个小小的背包,然后我们俩人就略有些局促的向着地铁里面走去。

我们不像是久别重逢的朋友,更不像日思夜想见到面的情侣那样,带着多么热烈的情感在接站台上深深的拥抱在一起,甚至比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加的拘束,但是我那时候心里就总有着一种俗气而奇怪的感觉,这应该就是属于我们的见面,也许,所有的相遇都应该是久别重逢,只是可能我们在这之前已经分开的太久了。

我们在地铁上,在楼梯上,轻声的聊着天,述说着各自在各自地方的生活,又轻声的笑起来。从地铁窗户打进来的阳光将你的头发削成了金黄色,你抬起手搭在鼻尖上,眼睛弯成了两道明亮的月牙,夕阳在那里面渐渐的沉下了西山,一轮弯月在另一头皎洁明亮。你的一缕发丝在那一刻有一些微微的飞扬着翘了起来,我想伸手将它抚回到那种明亮耀眼的金黄色,可是在口袋里放了半天的手,湿漉漉的僵硬的不知该如何动弹,直到地铁开门的嘟嘟声带着我们游进了一片匆匆的人潮中,我终于伸出手来想要牵住你,不让你瞬间消失在人山人海里,可你真的就成了一条欢快的游鱼,从我的手指前端轻轻巧巧的滑过。我在后面看着你的背影,一跳一跳的带着发梢在微凉的晚风里偷笑着跳跃不止。

你说你饿了,我就带着你去吃饭,可是却偏偏不赶巧的看到几乎所有的店门外都排起了长队,最后,我们在一家鸭血粉丝店的窗边坐了下来,你埋着头喝着碗里的汤,一直喝到碗里只剩下一堆干干的粉丝,我的手指在桌上踱着步子,却又停在了你视线刚刚能看到的边缘,我猜你一定没有看见我蠢蠢欲动的徘徊着的手指。后来,直到你快要吃完的时候,我轻轻按下了短信的发送键,然后就没有再看你的表情。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也不太敢牵你的手,有时候太美好,就会让人心生自卑,只是坐在对面,安静的看着,生怕一碰到就像一个美丽的梦一样碎裂掉。但,也可能,是因为我更想给你一个犹豫而紧张不安的拥抱,那样,你就不会在人群中轻易的走丢。

 

“那,我们再改签一天吧”

事实上,这是我最淡定甚至窃喜的一次赶不及火车。出了宾馆的时候,阳光分外的好,我提着行李箱牵着你的手在树荫下的公交站等着离别的公交,我转过身看着公交来的方向默默地祈祷着公交今天可以晚一点,不要再一如既往的准时,然后,公交真的很久很久都没有来。我又极其理智了一把,牵着你要打车去火车站,但是可能真的是我之前祈祷的时候太诚恳了,所以我们最后不急不缓的走着路往火车站去准备改签车票了,原本急匆匆的步伐一下子沉缓了下来,我当时竭力的忍住想笑的冲动,甚至觉得这样好的阳光,这样美好的假日清晨,我应该带着你去吃一顿地地道道的南方早餐,然后在秦淮河边悠然的散着步去买一些菜,回去准备着午餐吃什么。那时候,我私心里不想你走,而你也大概是不想离开的吧。又或者,你只是想对穿行在这座城市血脉里的公交车更熟悉一些,更亲近一些。

可能是那几天南京的天气实在是好的让人不忍心用眼泪去涂抹,所以,我们又一次眼睁睁的看着车票上标注的时间从手表的指针间溜走了,是手表转的太快了,不是我们走太慢了。我笑着宽慰自己,也许,就这样走慢一点,就能将分别拖延到下一次见面的前一秒。你笑着说,那,我们再改签一天吧。我毫不犹豫的点了头,却又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理智一下,赶紧将你遣送回北京去,但是你笑了,对着我笑了。其实我做很多事的时候,都能恪守理智,唯独这个时候有些难以做到。是面对你的时候,总是舍不得,所以做不到。于是后来,我又疯狂了一回,人的脑袋里总是有理智和疯狂,理性和感性在交战不休,但是,有时候有些事情的决定,要么绝对理智,要么绝对疯狂,否则只会在你想去的方向上背离的越来越远。

所以我们一共改签了两次车票,几乎将南京南站逛了个遍,以至于后来我很忌惮去这个地方。太熟悉了,就总容易想起来每一个细节,譬如,你在出发大厅楼下的店里扒拉着碗里的饭,攥着一张11点31分的车票说,咱们能不能吃到11点25再走;譬如,我看着你小小的背影一跳一跳的钻进了车厢,车马上就缓缓的离了站,都不曾给我半分钟再看一眼;譬如,我一个人沉默着在检票口坐了很久之后,在南京南站地铁站进站的电梯上收到你发来的截图,地图上代表着你的哪个小点点刚刚离开南京的范围,你在下面说,我走了。于是我要万分狼狈的找个没人的地方憋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如果还有一次,我觉得,我还是会足够不理智的说:“那,我们再改签一天吧”

 

“很快就能再见啦”

每一次,其实,到现在算上我发疯的那一次,一共也就三次。我每一次都会跟你说,很快就能再见到啦。然后自己也不知道就连快要期中考试,复习都来不及的时间怎么就过得那么慢呢?我们走的慢了下来,所以时间也就一起跟着慢了下来么。

就像开始与结束一直是首尾相连的一样,没有结束就没有开始,没有开始也就没有结束,没有相见就不会有离别,没有离别,也不会有下一次的相见。你戴着茂密的四月阳光来见在出站口故作镇静的我,我穿过满城纷飞的柳絮去找在地铁站里迷了路的你。

相见的时候总是太美好,所以让人留恋的不忍离开。我记得几年前有一个很流行的句式是这样说的,我还是愿意选择站在离别的尾巴上眺望着下一次相见的更加明媚美好。

其实,一个月的时间,阳光飞起来,落下去,数三十个数就过去了,很快就能再见啦!

 

后记:

这是一篇应该在2013年4月9日就写完的文章,但是各种原因之下,一直留到了现在才能够将它写出来,可能是经历过几次之后,才能够有了更清晰的感受吧。人间四月,一年一轮回,总是会有着最灿烂的阳光,最鲜艳的花朵,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我很喜欢。

一个既有欢笑又有泪水的开始是不是就不会有结束?因为没有让我们开始的太高兴,于是不知道珍惜,也没有让我们开始的太悲伤,于是看不见希望和未来。这大概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始了,我觉得。

以后会怎样,我们都只能或悲哀或欢欣的去揣测,但是明天,还有我们,都值得被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