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陈澄是个高冷的人,不认识她的人都这么觉得,但和她在一起很舒服,和她认识的人如是说。她不善交际,喜欢处在自己的世界里,认认真真工作,安安静静听别人聊天。每天还会买几朵鲜花摆在办公桌上,一天好心情。

其实陈澄从小就不爱说话,只喜欢躲在角落里观察大人谈话的表情,看他们表达出来的喜怒哀乐,她习惯了察言观色,大家也好似习惯了她如默不作声的存在,陈澄也一直保持着做人群中的配角,偶尔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大二那年的情人节,在学校附近的网吧里,第一次尝试玩网游,坑队友被骂的狗血淋头的时候,她遇见了方浩山。

方浩山当时就坐在她的旁边戴着耳机听着音乐,斜眼看陈澄打游戏。不知道是实在看不下去还是怎么的,后来就过来帮她打。

方浩山的双手横在她面前的键盘,手速了得。那是陈澄第一次离一个男生那么近,不敢抬头看他的脸,眼睛快把屏幕盯破了,心思却完全不在游戏上,只记得他身上味道很好闻,陈澄第一次动了心。

有时候人们会筑起一道墙,不是为了阻隔别人进来,而是为了静静等待那个可以拆除围墙的人,方浩山就是陈澄的拆墙人。

也许爱情就这么简单,他是夏天的凉风冬天的暖流,来的那么恰逢其时。她唯一一次厚着脸皮找方浩山要联系方式,才发现他们是一个学校的,他大她两届。那时候的方浩山长得白净,有点痞痞又很慵懒的感觉。

陈澄开始以朋友的身份和他套近乎,从游戏的拜师到后来现实生活慢慢地接触,一点一点渗透到他的生活。

第一次约方浩山出来见面的时候,在学校的冰饮店。陈澄手里紧紧掐着可乐的吸管,表情故作镇定的样子和他聊起游戏和日常。谁都看不出她有多紧张,他和她聊得很开心,说她是个好玩又有趣的姑娘。之后也慢慢多了会面接触,同一个学校里不小心碰到陈澄都觉得是他们注定好的缘分。

在认识了两个月后,她约他出来,陈澄向他表白了,她低头轻声说她喜欢他。只是没想到方浩山居然答应了她的告白。一起来的太快太意外,她担心自己没办法掌控局面,担心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那时候的少女情怀总是诗,每天期待着和他一起做不同的事,海边的微风,山顶的篝火,晨间的日出,晚间的彩霞,她一个个列举两人实现。每天都那么开心满足,连睡觉都是嘴角都是上扬的。

相处久了才发现,方浩山话少内敛,但还是会照顾她的情绪,会在吵架时先和好,他喜欢和她两个人静静地待在一起,他不喜欢所谓的轰轰烈烈,他说爱情应该是细水长流。

方浩山比陈澄大两届,她大三的时候,他毕业去了上海。方浩山要走的那天问陈澄,异地恋会不会让你很辛苦?陈澄说,两个人相爱着怎么会辛苦呢,只要我们坚持着,坚信最终会在一起。

方浩山莞尔一笑没有说话,摸了摸她的头。

2、

他开始忙碌工作连生活无瑕顾及,而她还在大学的象牙塔里满是对爱情的期待。刚开始她体贴他工作辛苦,跟自己说不要黏人,要给他一些空间。可是时间长了发现,陈澄的电话和短信他总是接不到,明明处在同一时空,她却总是联系不到他。

女生在恋爱的时候总是会作,会耍小脾气闹闹分手。嘴上骂他说他或者不理他,心里还是认定了他,陈澄固执地认为自己只是小作怡情,她认定了方浩山不会离开她。每次吵架总是方浩山主动求和,他知道陈澄喜欢他,所以理所当然地配合她的作。

陈澄从来没想过方浩山会真的离开她。

由于异地恋,彼此不能经常联系到,方浩山之前怕她多心,把自己所有的社交软件的密码都告诉她,陈澄也从来没有去碰过,她一直认为他值得她的绝对信任。

那天无聊又联系不到他,陈澄就登了他的微信,却看到方浩山和他妈妈的聊天。

方妈妈让浩山去相亲他同意了。还加了女方的联系方式约了半个月后会面。

陈澄抖着手退出微信后失了方寸。她不敢相信自己无条件的信任换来了他直面而来的背叛。自己被蒙在鼓里却只能一言不发。

她开始有意无意地注意他对自己的态度,开始极度注意他对自己的回应,而他开始觉得她敏感多虑,开始爱答不理敷衍了事。感情开始处在进退不得的局面,陈澄不知道怎么处理。

3、

到了方妈妈给浩山约相亲的那天,她翘了课飞去了上海。她看到他对面正坐着温柔婉约的姑娘,果然,他还是去了。

陈澄的出现让方浩山有些惊讶,但还是跟姑娘说,这是我女朋友。语气平铺直叙的样子,没有任何异样。可是来自女生的直觉,陈澄知道这姑娘绝非善类,她看得出姑娘眉间的笑意。

方浩山送走了姑娘后,对陈澄说了句对不起。陈澄看着他,听他说着“没办法说服母亲同意他们的爱情,只是先顺着她来看看”这样的话。

他的眉宇间已经有了变化,不再是之前看她时候那副神情。只是陈澄还不愿意承认,她看着方浩山还是以前那副模样,短短的头发,说话很温柔,明明和之前认识的那个他一模一样,但为什么现在突然变成这样。她跟自己说,不对不对,一定是灯光太昏暗我看不清,他没有变。

陈澄不是那种工于心计的人,她只知道爱一个人不应该是这样,她只轻声质问他为什么不拒绝,为什么明明有女朋友还要来,为什么这件事对她只字未提,语气冷淡得让人发慌。

方浩山说她不体谅他,说她无理取闹。陈澄突然情绪失控开始大哭,捂住耳朵说不听让他走,方浩山看了她一会儿,真的走了。

两个人开始了遥遥无期的冷战,陈澄舍不得分手,方浩山也不提,就让感情这样搁浅着。

情人节那天,陈澄犹豫了很久,还是自己和自己妥协。当我们选择先爱一个人,其实就像是把自己当成人质交给那个最爱的人,他可以毫不顾忌的伤害你,抛弃你,冷落你,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就像是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她给方浩山打电话,知道他忙,特地挑了个他平时有空的时间。

打了两通电话没有人接。看着窗外的夜景回想起以前,那时候他刚去上海,总会在十点半左右给她打电话,汇报一天工作和心情,说着他有多忙有多想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越走越远,远到现在的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

电话打到第三通,她都准备收线的时候对方接了。陈澄听到对方轻轻一句问候,是女声。

她认得那个声音,那天那个温婉的姑娘怎么会不记得呢,陈澄直接挂了电话,坐在床上哭了一宿。一遍一遍跟自己说:没事没事。

在第二天给他发了短信提了分手,故作轻松的样子。她不敢和他见面,她怕自己会忍不住上前抱住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流泪。她不再与他联系,换了手机号,去了另一个城市实习。

她只能把自己藏在人海里,只能尽量的,忘掉他。

她不怪他,她知道自己要用很久很久的时间,才能学会去成长,才知道在彼此相爱的时候,让他自由。不爱的时候,要让爱自由。

4、

只是还是会不争气的偷偷看他的微博,知道自己忘不了他,就不忘了。有时候想想,如果再见面,看到他会是怎样的。

方浩山像是陈澄这辈子无法躲避的一支箭,狠狠刺入心口,她自己把剑拔了,忍着痛把伤口清理干净后,结了痂却发现留下早已留下了暗红色的印痕了。

那天她走在热闹的街道上,下了班去最爱的花店买了满天星走在回家的路上,却在百米外看到了方浩山。他也看到了他,正面迎来。他说他刚好到这出差,好巧。

他已经不似从前了,西装革履的样子好生疏。闲聊几句告了别,他留了她的联系方式。谁也没有提当初分手的事,一切看上去好像很好的样子。

陈澄还喜欢他,只是已经没有想和他在一起的念头了。他和她道别,她一只手捧着鲜花,一只手和他挥手告别。

方浩山没有回头,街道上人群的喧闹吞没了她鼻腔发出的哽咽声,昔日过往历历在目,只是她不会再穿越人海去拥抱他,她站在原地看着他不断远走的背影。从此以后,他们背对而走。能做的是,在自己的路上往前走,不要回头。

那时候的爱情,因为不确定对方的心意,因为有顾虑,总是喜欢不停的揣测对方的心情,不停的猜忌对方的想法,总是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然后开始惶恐不安,开始患得患失,开始责怪自己哪里不够好,开始担心自己一定是不够体贴。

才发现是自己太在乎这段感情,以为只有时刻保持恋爱才能让恋爱完全,却不知道这一切已经让它失去了原来的味道,太年轻不懂得让他自由,让爱自由。但陈澄不后悔,她说,这曾经做过的正确的错误的事情,才是构成了她的曾经爱情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