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遇见我那天,你并不快乐。

昨晚凌晨,他给我发消息。

一张火车票:南城到北城。一句话:我走了,你保重

我给他打电话,他没接。十分钟后,他的短信进来:车要开了,到了那边我再联系你。

关掉手机,我打开电脑开始写东西。写到一半,困意阵阵袭来,眼睛却不肯从电脑前离开。

故事里的男女主角要重逢了,我在想安排他们在哪见面能更容易赚到读者的眼泪。火车站?机场?还是大街上?

拿不定主意,把文稿发给他看,希望他能有更好的见解。消息发送成功后才想起来他手机关机了,现在正在去往北城的火车上。

他可能会更钟意机场吧,因为他曾经对我说过一句特别煽情的话:机场比婚礼现场见证了更多真挚的亲吻。

那是我第一次送他离开时他亲口对我说过的话。

自那之后,他走得愈发频繁,我送他离开的次数也日渐增多。不知道该说是“一语成谶”还是该感叹缘分本应如此,这些年,我们越离越远,越走越散。

安排他们在火车站见面吧。凌晨十二点三十分,他回复我。我说好,我这就写。

这一次,他罕见地没有责怪我熬夜,也没有催促我去睡觉。或许他心里也清楚今后我们可以独处的时间不多,想要见面更是难上加难,说不定一个转身的距离,我们就会消失在彼此的世界里。

从此一别两宽,各自生欢。

 

文写到二分之一时,他分享了一首歌过来。

带上耳机,一边听歌,一边在想男生见到女生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想了许久,还是打出了那句老掉牙的寒暄语: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这句话,当初我们重逢的时候,他好像也对我讲过。重逢的地点,也是在火车站。

那是我们分别三年之后的第一次重遇。

拥挤的站台上,他左手提着黑布包,右手插在裤兜里,静默地靠着栏杆,眼睛不时瞥一眼来往的人群。

几乎是同一时间,穿梭在人群中的我,和靠在站台上的他,我们俩隔着不断涌动的人群四目相对,视线交汇。

电光火石之间,一种叫腺上激素的东西在我体内上窜下跳,任凭我怎么警告都按耐不住。

像被人从背后点了穴似的,我站在人群中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他朝我走来。

黑布包从左手转到右手,修长的双腿轻轻一跃,跳过围栏,左手抬起把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一边走,一边嘴角上扬。

事隔经年后,每每看到电影里男女主角在站台重逢的画面,我总会下意识就想起他。当时的他,比电影里的人还要年轻帅气得多。

走。带你吃好吃的去。走到我跟前,他把黑布包换回左手,用右手牵起我左手,把我带出车站。

走出车站一段路,我才反应过来牵着我的人是他。你怎么会在车站?我问他。

想知道?亲我一口再说。他弓着身子,把脸凑到我嘴边,活脱脱一个等待大人奖励的小孩子。

他总是这样。每次想从他那得知什么消息,他都会先捉弄你一下。可恶,狡猾,却不会让人反感。

我没有亲他。把手从他手中抽出,继续走路。他轻哼了一下,追上我,又捉过我的手握住,紧紧的。

后来他问我,你当初有没有后悔过不吻我?我假装说没有,心里却在想:如果还能再重来一次,我一定会踮起脚尖搂住他脖子,亲吻他,然后再告诉他: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凌晨四点,把写完的稿子发到他邮箱。

他很快回我:辛苦了,快休息吧。到了那边我再好好看。

哈欠连天,眼皮都快睁不开了,却还是拨通了他电话。你给我唱首歌吧,听完我就睡。不知怎么的,就是特别想听他唱歌。

现在在车上呢,别人都在睡觉。乖啊,快睡吧,睡醒再给你唱。他应该是站在车厢外和我说话的,风声很大。

我不依,迟迟不肯挂掉电话。他没办法,只好压低声音给我哼了一段。

满意了吧,傻丫头。他说。

没有回答他,掐掉电话,倒头就睡。我想他当时肯定特别无奈,想骂人,骂电话那头得寸进尺,不知退让的我。

你看,人都是这样。但凡得到一点点,就想要拥有更多,甚至想全部占为己有。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我一直在想我们为什么会分开,明明那么相爱。

这个问题,我问过自己,也问过他。他说我们不是不爱了,而是爱得太累了。

他说以前刚在一起的时候,哪怕是吃泡面,都会觉得很开心。但后来,在西餐红酒前,却味同嚼蜡,没有了食欲。

是啊,刚在一起那会,从月初盼到月底,好不容易发了工资才能吃一顿好的。虽然生活很辛苦,有时候甚至会担心交不出房租被赶出去,夜里都睡不安稳。

但那时候我们很快乐啊。我们一起挤公交上下班;一起踩着情侣款拖鞋去逛菜市场;一起钻在小到容下两个人都困难的小厨房里研究各种黑暗料理;晚饭后还穿着情侣睡衣去压马路。

后来呢?后来工作日趋稳定,生活有了着落,时间也变得急促。最忙的时候,我们一个月都说不上几句话,尽管同住在一个屋檐下。

我们开车去西餐厅吃牛排,喝红酒,流连于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逢场作戏。

我们都在成人的世界里成功把自己装扮得越来越老套,越来越圆滑与世故。

甚至连我拖着行李箱离开的那天,他都还以为我在开玩笑。

 

第二天中午,他给我发来文稿的修改意见。

他问为什么最后的结局男孩没有和女孩在一起。他们不是重逢了吗?他说。

我说他们是重逢了没错,但重逢并不代表能和好如初。破镜重圆的故事,只有童话里才会上演。而我笔下的故事,从来都不是童话。

他感慨,说可惜了这段感情。

是挺可惜的,明明那么相爱。

什么时候回来?我扯开话题,问他。

不回去了,想在这边安定下来了。他回。

嗯……那你照顾好自己。那边天气多变,记得添衣加被。最后一句没发出,删了。

你也是。不要熬夜,稿子写不完就先搁着。写完了就发给我,我帮你看看。他声音有些疲惫,也许是长途跋涉的缘故。

没有再和他聊下去,点开昨晚写完的稿子,敲下题目:我心有所念之人,隔在远远他乡。

 

朋友圈里,他更新了动态。

一张图,是他刚下火车拍的站台。一句话:我走了,你保重。

我没有点赞,但留下了评论:走吧,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假装不曾爱过,就像不曾相遇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