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思念藏在清风里,送到你耳边你可听得见

1

晚上十点二十分,林乔自办公室走出。

从办公室到教室,约摸有五分钟的路程。她一边走路,一边低头刷朋友圈。右手还抱着明天上课要用的课本和教材。

刷到木子的动态时,手机的提示音骤然响起。她退出朋友圈,一看,是教师群里的通知。

高三级的教师群里,系主任艾特了所有人,并发布了一则消息:苏老师下周五结婚,邀请所有老师都出席。

看到消息,林乔顿住了脚步。教室就在前面不远处,但她却调头往办公室的方向跑去。

还有十分钟,晚自习便结束。担心高跟鞋的声音会打破这一片的宁静,林乔弯腰脱下鞋子。

左手拎着鞋子,右手抱着课本,林乔一口气跑下五楼,再从教学楼跑到教室公寓的三楼。

直至跑到自己住的宿舍,才一屁股跌坐到地板上。

木子,他要结婚了。就在下周。坐在地上,林乔掏出手机给木子发微信。

嗯,那需要我过去陪你吗?屏幕另一端的木子很快回复她。

这就是闺蜜。总在最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在林乔身边。不问原因,只关心你开不开心,需不需要陪伴。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静静。退出微信,关掉手机,林乔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阳台。

阳台对面的教学楼,灯火通明。正值放学的高峰期,每一层教学楼的走廊上,都挤满了人。

学生们三五成群,嬉戏打闹,好不热闹。每每看到这些充满朝气,青春活泼的孩子们,林乔都无限感慨。

曾几何时,她也如他们那般青春过,灿烂过。可如今,那些美好的青春岁月,都离她远去了。

现在的林乔,就像是一朵绽放之后,逐渐凋零的玫瑰花。花蕊开得最鲜红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剩下的,只是日复一日的凋零,枯萎,败落。

林乔时常觉得自己老了。她的心态老了。才27岁的芳龄,可她却过上了57岁那个年龄段的人的生活。

死宅,不交际,没有夜生活。每晚都在十一点之前睡觉,第二天早上五六点就起床。

木子常说她提前进入老年人的生活。对此,她也只是一笑而过。

在学校任教三年,除了学生,林乔对其他人都很冷淡。平日里那些聚会,能推的便推。实在推不掉,也就只是露个脸就走。

当初木子疑惑她为何回学校工作。凭她的能力,不应该在学校屈就。但她却铁了心要回校任教。

直到得知林乔选的是她们的母校时,所有的疑团都解开了。

对一个人最深的爱,莫过于在失去他之后,把自己活成了他的样子。

对于苏阳,林乔就是如此。

2

高二那年,苏阳阴差阳错成为林乔她们班的班主任。

理科出身的他,成熟,稳重,却又不乏幽默风趣。这样的老师,很难让人不喜欢。

喜欢他的人不少,但林乔觉得她才是最最喜欢他的那一个。

那时候还年轻,不敢轻易说爱,只知道很喜欢很喜欢这个人。喜欢他眯起眼睛微笑时的模样;喜欢他低头批改作业时的模样;喜欢他在讲台上为同学们讲课时的认真;还喜欢他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时的帅气。

所有与他有关的样子,她都欢喜。

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每到他的课,林乔都挺直腰杆,认真听讲。平时不怎么回答问题的她,却在他上课时频频举手抢答。

为了给他留下好印象,林乔还特地买了字帖回来练字。写作业的时候,一笔一划,写得用心又认真。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呢?具体的时间,林乔记不得了。

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时?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喊她“乔乔”时?或者是他第一次在她的作业本上留下那俊秀的字迹,劝勉她要努力的时候?

他带给她的惊喜太多了。以至于发现自己对他有意思,想抽离时,已经陷得太深,回不了头了。

唉,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应该一步步靠近他了。乘着晚风,林乔有些醉了。

穿上燕尾服的他,肯定很帅气。半边身子伏在栏杆上,林乔自说自话。

我把思念藏在清风中,送到你耳边你可听得见?

3

“乔乔?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

多年前的那天晚上,月明星稀,连风都是暖暖的,空气里满是甜蜜的味道。

他推着自行车,走在右边。她抱着课本,走在左边。昏黄的路灯下,他们的影子只差那么一点点就重叠了。

一路上,他问她学习如何?功课跟不跟得上?和同学们的相处得怎样?

她听得认真,胸口处的心跳声在加速,仿佛要从心房里跳出来似的,噗通噗通跳得飞快。

回到家,目送他离开后,她才惊觉手掌心全是汗。尤其是他站在路口的最后一瞬回眸,惊艳了她的整个青葱岁月。

如果时间慢些就好了。指着天上的星星,林乔用手指在空中描摹苏阳的模样。

我27了,他37了。如果早点出生,早点遇到他,那该多好。往日的回忆,如无声默片那样,在林乔眼前一闪而过。

她伸出手去抓,却什么也抓不到。

此生,他的手我都没能牵过一次。何况这些似水的流年记忆呢。

4

起风了,林乔回身走进卧室。

打开微信,滑到最后,他的头像还在。细想一下,她已经好多年没联系过他了。

从高中毕业到现在,三四年了吧。说不定他早就忘了她了。

试试吧,就当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下周他就要为别的女人披上婚纱,套上戒指,和别人共度余生了。

哪怕他已经忘了我,那也不要紧的。至少我还可以坦然地对他说一声祝福的话。

这般想着,林乔颤抖着手指点开他的头像。朋友圈,他更新的动态不多。最新的一次更新,是在三年前。

三年前,那时她刚大学毕业,忙着找工作。记得当时她找他诉苦,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的。

“可以考虑一下回来帮我带这群孩子的。”他当下只是一句玩笑的话,她却记了在心上。

回到学校交接工作,然后入职正式担任教师,再到一步步管理班级,走近每一位学生。

这其中的艰难,只有他能懂。也是他一手接一手把自己多年的经验传授给她的。

他离开学校后,她用他流传下来的方法,还有自己的真心,潜移默化地教导着学生。

“苏阳?在吗?”自回学校任职那天开始,她便不再喊他老师了。

“乔乔?”

“真的是你吗?”

“好久不见。”

接连三句话,足以林乔落泪,哭到不能自已。

他还记得她。他还和从前一样唤她“乔乔”。可是那又如何?

他要成家了,她也是时候该放下了。

“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呀。”泪水模糊了视线,一字一句都似千斤重,压得林乔喘不过气来。

“是的,到时候希望你也能来参加老师的婚礼。”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称自己为老师。

“苏阳,祝你幸福。”

只要你幸福,我去不去,都不重要了。

5

凌晨一点,林乔删掉了苏阳的微信。还有同学录里的联系方式,和高三毕业时的合影,她都剪掉了。

躺在床上,听着窗外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林乔在朋友圈更新了动态:

听闻你过得幸福,我很快乐。

消息刚发出去一秒,木子就评论了:

终有弱水替沧海,再把相思寄巫山。

喜欢()
热门搜索
兔子酱
站长
1292 文章
15 评论
2816K 喜欢
Top